人间秘密偶像档案

2018-10-29 16:27:18
2018.10.29
0人评论

前言 偶像究竟是什么? 综艺爱豆,学习榜样,摸不到的月亮,遥遥海上的灯。 这一期我们将聊聊偶像的含义,和它的更多可能。 对编辑们来说,偶像意味着什么?他们的偶像到底是谁?又怎样影响了他们的人生?

发光的偶像

沈燕妮:好故事用听的,这里是人间FM。这里是我们编辑部的故事。今天的主题是你的偶像是谁,你到底有没有偶像,你的偶像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我是沈燕妮,大家好。

任羽欣:大家好,我是人间的编辑,每月换一次偶像的任羽欣。

唐糖:大家好,我是唐糖,我是一个穿童装、写童话的已婚少女,5公里始终跑不进30分钟的厨艺小师傅。

许智博:大家好,我是许智博,是在前三个人已经完成了独特的自我介绍,我还没有想出独特的自我介绍的人间怪大叔。

沈燕妮:人间只有你一位叔叔,所以大家都会很清楚地辨别出你的声音,放心吧。

许智博:对,这就是拖延症又发作了,拖延了一个星期有没有想出自我介绍。

好像我们之前在想起这个话题的时候,还是半个月之前,然后就生生地拖延掉了很好的时效性,以至于把它变成了尬聊。

唐糖:深深错过了我们王一博的火红时期。

沈燕妮:人间从来都是这样的呀,就是包括发稿子什么都是,什么东西很火,然后反应又很慢。

许智博:反正我们永远蹭不上热点,然后就美其名曰说我们不做热点好了。

沈燕妮:我们从来都不做热点的,我们都是等热点沉淀下来,让它变成了一个永久的、美妙的、不管过多长时间我们回头看都是很有价值的主题的时候,我们才会来讨论它。

许智博:所以我觉得今天这个话题,其实羽欣和糖,好像你们两个更有发言权,因为我已经长期不看综艺节目了。你们聊这些的时候我完全插不上话。

沈燕妮:羽欣喜欢谁?

任羽欣:我喜欢吉尼斯俱乐部的岚,他们有一个综艺叫做《交给岚吧》。就像燕妮姐说的那样,就很贴近生活。他们每一期都会去日本的某一个小城市,去发现那个小城市里面没有被别人发现的闪光点。

沈燕妮:会让我们觉得好像自己真的跟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虽然有可能他们也并不是这样生活的。

唐糖: 如果真的就是,谁说偶像这种有那种神秘力量,有那种崇拜的,我觉得自始至终可能真正影响我的,我觉得偶像一个是很遥远的人,一个是欣赏身边的人,那就是我哥哥了我觉得。真的就是从小的那种偶像崇拜,就,对我完全有过那种很大的影响的那种。

我哥哥就是那种从小就真的是天才型的那种孩子,他可以自己一连把注会过了,不复习,也可以随便考到全重庆市第三这么好的成绩。

沈燕妮:应该是智商崇拜。

唐糖:对,我就是智商崇拜的人。

任羽欣:直树哥哥。

唐糖:他会N种乐器,自学,就会弹得很好。可能他比我大十岁,就是那种光芒,属于真正在我们小学的奖状上,德智体美劳任何一样都做得特别好。而且关键是小的时候觉得哪个人很厉害,可能过了那么多年,他就陨落了。但是我哥哥我觉得他至今还是那么厉害,他现在是一个国企副总,但是他每天晚上都会拿出时间看书。我说我专门做这个职业,我都做不到。

就是作为一个丈夫,他可能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常常在家里,然后他还有小孩,所以说我哥哥他每天可以通过视频就把小孩和他的关系就处理得特别好,完全没有缺失。就好像发现就是这种智商很高的人,是不是做什么都特别好?

沈燕妮:我觉得因为情商他应该也挺高的,所以。

唐糖:对,以前想我哥哥到底像谁?后来发现他给我的小侄儿取了一个名字叫子瞻,唐子瞻,我觉得这个名字太好听了,因为子瞻就是苏轼,他就希望他出世和入世都做得很好,我觉得我哥哥就是这样的人。

沈燕妮:我的妈呀,我觉得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

唐糖:我们以前那个学校,即便我哥毕业了很多年,我走过去,他们就会说,你是某某某的妹妹,永远就是会有这种。关键是我看周围,像我们这种年龄,包括我老公在内,可能对父母那种关系,都会有一种冲突,或者不耐烦。像我哥哥这种,我觉得又那么牛的人,即便他父母可能只是没有他高,不管问他什么问题,他都可以无限耐心地去回答。就是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我就觉得,他这种就属于我那种身边很欣赏的人。像他和我特别近,带给我的压力也挺大的。比如说我爸爸就觉得,我们家如果数学不好,你就不OK,就是这样。以前可能高考我数学能考140,但是我英语就不好。然后我爸爸就觉得,反正数学考好了,证明你还是个聪明孩子。但我就觉得,反正他对我的那种影响还是挺大的,但我也许这一辈子也达不到他的高度。

许智博:哇,我好庆幸我从小没有这样的哥哥姐姐给我留下这样的心理阴影。

不可能成为的人

许智博:我现在可能随意想起来一个偶像,大概是初中的时候,当时看一个中国战地记者写的书,提到了一个美国摄影师叫罗伯特卡帕,当时特别喜欢这个家伙,就觉得他死得特别酷。后来我查了一下,买过他很多的书,也知道他算是社会精英阶层的一个人吧,但是他确实一辈子活得挺传奇的。他是个匈牙利人,最开始的时候是在西班牙内战的时候拍了很多照片,然后女朋友也折进去了。后来就一直做一个单身大龄战地摄影师,出入于各种战场,死在越战。死之前踩上一颗地雷,在地雷把他炸死的一瞬间还按了一下快门,留下了一张类似于空镜的照片,就叫卡帕眼中的最后的世界。

当时我就觉得,哇,人要是能死得这么酷,真的是挺不错的。曾经小的时候一直把卡帕的名字做自己的笔名,用了很长时间。所以这就是我对偶像的感觉就是,一直求而不得,就是我渴望成为、但是我永远做不到的。偶像对我来说都是与众不同的,但是我永远是这种庸庸碌碌的,扔到人堆里看不出来的,人家也不想多看一眼的那种人。

沈燕妮:就刚才我们俩在讨论这个问题有了争执,就是我一直觉得偶像是,如果一个人是你小时候,或者你成长经历,或者是你当下生活对你有影响的人,那偶像其实就有点像引路人,或者是前面的一个灯塔,他指引你的人生该往什么样的方向去走。如果你的偶像是一个出淤泥而不染,或者是比较出世的人,那可能你会认为说,我也想要一种比较出世的人生;如果你的偶像活得非常的与众不同,然后对人类或者是对这个世界做出了你认为的所谓的贡献或者意义的,那你可能自己也会在接下来的人生中,有意无意地去往那个方向去进行。如果像你说的这样,你的偶像是一个跟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人,那你为什么不向着自己偶像他所活成的样子那样去,一直追求下去呢?

许智博:那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我去干的事情。

青春期偶像

唐糖:我觉得偶像它并不一定是一个特别褒义的词,在你可能就是认知还不够成熟的时候。比如说当时我说了,我可能小时候对我哥是那种崇拜,我觉得老师最讨厌小孩的大概是在十三四岁,就是青春期的时候,在我们那个年龄可能刚好就是韩寒出来的时候。

沈燕妮:韩寒。

唐糖:对,可能在认知还不够特别成熟的时候……也许说出来这个故事,会觉得我还蛮矫情的,但是我觉得他就像人生的某一点的那种蝴蝶效应。至少韩寒的那个节点,对我今后很多的生活真的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

许智博:是开赛车吗?

唐糖:不是不是。

沈燕妮:好像是他当时,应该是他的做法,比如说他高中辍学,然后他要追求文学之路。

唐糖:果然我们是一个年代的。

沈燕妮:因为你会觉得说,我其实可以去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放弃一些我原以为根本不能打破的一些坚硬的东西。

唐糖:对,可能当时我就会属于,可能像我哥哥那种,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至少在我们那个学校,可能我能考到年级前三,我就觉得我要一路这样。然后我老师当时还跟我说,什么十三岁的寄语。在我初二的那年就和韩寒撞车了,忽然发现我所有的世界观都不对了。

许智博:我还以为你是在赛车场上跟他撞车了。

唐糖:我本来是以为我会一路这么就顺上去,如果没有遇到韩寒的话,现在不是甩锅给他,我觉得如果没有韩寒的话,也许我的人生会完全不一样的方向。

沈燕妮:会学理科吗?

唐糖:也可能。因为我哥哥就是学理科,在我们家里就会觉得是学理科的孩子比较聪明。但是我那个时候就也会写一点文章,看韩寒之后,就有两个点,对我的触动比较大。第一他就觉得,刚才燕妮说的,就OK,我可以辍学,我也可以凭我自己,我不上这个学也可以。我当时真的休学了三个月。

沈燕妮:跟我想的不一样,我只是觉得这是一种意识、价值观,或者是一种想法,但是没想到你是付诸实践了?

唐糖:对,我就是休学,我跟我妈说,当时我年级前三,我跟我妈说我不想上学的。然后我就有三个月没有去读书。

沈燕妮:在家干吗呢?

唐糖:玩呀,也不知道干嘛。我那个时候想做室内设计师,我天天去图书馆,看那种室内设计的东西。这是一个点。后来还有一个是,当时我是班干部,我记得韩寒《1988》里面说了一句话,他就特别看不起班干部。

唐糖:对,当时也是觉得,也可以不当这些东西了,我觉得这个也是一个,反正就是整个世界观就坍塌了,原以为的那种世界观。

沈燕妮:后来是怎么回归的呢?

唐糖:后来我爸就跟我说,不管怎么样,你妈为你付出了还挺多的,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因为我们那边是可以保送,就是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你的那个,是在初二下学期,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你的那个什么级点就达不到那个,也就不能被保送。然后我…

沈燕妮:后来你被保送到哪儿了?

唐糖:但是我保送的也不是重庆最好,就是重庆前三育才学校。但是如果按照以前的设想,就会去读那个最好的。

许智博:你看,这就是把韩寒当做偶像,和把郭敬明当做偶像的区别。

唐糖:为什么?

沈燕妮:有谁把郭敬明当成偶像了?

唐糖:羽欣吗?

任羽欣:啊?啊?

沈燕妮:羽欣有这段吗?

任羽欣:没有,我感觉没有谁对我的人生有过特别大的影响。就可能就只是有一个喜欢了比较久的一个明星,但是喜欢他的中间会源源不断的,比如说过一两个月就会喜欢上另外一个人,然后再过一两个月换成另一个人,但是会一直喜欢就是其中的那个某一个人。

沈燕妮:原因呢?

任羽欣:当时好像是因为看了一个电视剧,然后喜欢上了nino。然后就发现,我特别喜欢他的一点就是,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他一直觉得自己要成为一个偶像,因为在日本偶像不能谈恋爱,会有很多限制,偶像是一个职业。

沈燕妮: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说,他其实是一个很职业的人,因为日本的这种职人文化里,连偶像都是一种职业。

任羽欣:对,就不像在国内,是把明星等同于偶像,是有光环的、高高在上的。二宫和也的工作就是做一个偶像,是要给人们带来力量的那种,就是要一个会唱歌、会跳舞、会主持的一个职业。他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晰,这一点就会让我非常非常的崇拜。因为我觉得自己,我自己本身就是很缺这方面的,感觉自己会,偶尔会高看自己,或者偶尔会贬低自己,但是如果,去看看他的综艺就不会这样子了。

沈燕妮:其实人生还是有不同的阶段我觉得,可能某一个阶段,你确实会对自己的这个定位会产生怀疑,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可以做到哪儿,或者我不能做到哪儿。

唐糖:这可能就是羽欣她蛮喜欢他的那个偶像的那个特质。

任羽欣:因为我做不到,因为我做不到所以我需要一个……

唐糖:对,可能每个人喜欢一个人,至少比如说就每个阶段不一样,我现在喜欢的人,我就喜欢特别自律的那种。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可能做不到,比如说晚上不吃饭,我今天又吃了一点点。

任羽欣:我觉得感觉跟智博老师说的那个,我永远也达不到不太一样的。

沈燕妮:你还是很像努力去接近,希望自己有一天像他一样,之后我再去,可能会有新的偶像或者…

许智博:我是觉得把韩寒当偶像的人,最后还是有救的,还可以抢救一下。

唐糖:没有啊,但是就是那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真的其实那个学习那个劲就是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我那个就属于再而衰了。虽然感觉好像还有余温存在,还通过保送出去了,但是后来的那种气我就觉得泄了,然后就走向了……可能是文科。但是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你这个是一个甩锅,但是我自己会知道,就是那一段时间我是怎么度过的,他对我的那种影响会是怎么样的。

许智博:所以说,我对于韩寒的当年的感觉就是,哎呀,我生不逢时,其实我也可以成为他那样的人的。

其实韩寒在赛车圈的口碑很好的,因为我原来做记者的时候,曾经采访过他们那个圈子。当然了,他们服气的不是韩寒的车技,而是他的这种把自己打造成偶像的组织能力。因为赛车手是需要很多赞助的嘛,国内很多赛车手其实开车都不差,论技术都不差,但是确实怎么能给自己能弄到后面的赞助,能变成车队,这种能力其实大多数人是不具备的。所以确实也是因为做过那次采访之后,我对韩寒的一些原来的看法有些改变。从更其他职业的角度去理解他的时候,确实对他的理解比较丰富一些了。不单纯是原来把他当成一个文艺青年的角度去理解。

沈燕妮:真的有偶像吗?说说看嘛。智博老师是我们整个编辑部的偶像,所以…

许智博:有一个偶想说完了之后你们应该也不理解,但是跟韩寒的职业应该有点像,当然高于他的职业。

沈燕妮:谁呀?

许智博:就是《头文字D》里面的高桥凉介。他也自己开赛车,但是最后他是,就是《头文字D》吗,那D里面就是D计划,Project D,然后他是那个计划的负责人和实施人。他不去下去比赛,但是他会制定各种比赛的计划,组织起来这项比赛。我好像是更欣赏这种高智商的组织者,在幕后的,也不是冲在第一线的。

沈燕妮:所以他为什么是你的偶像,还是因为智商高吧?

任羽欣:智商崇拜?

沈燕妮:也不算是吧。

许智博:人格魅力,他很冷静,也知道自己的使命,知道自己的定位,又甘于做幕后,享受另外一种很低调的这种成功的感觉,我特别喜欢。

沈燕妮:我也觉得。

许智博:所以再跟原来有一个前前前的女同事,当时有一次聊什么话题,她可能问我喜欢哪种女孩类型,举例了一大堆,我发现好像都不是我喜欢的,然后她特别愤怒地说,你喜欢的女孩类型是不是都在二次元世界里?我想想,啊,好像是这样的。

沈燕妮:所以那个女生到底是谁?

许智博:啊,灰原哀呀。

沈燕妮:说到小的时候的影响,初中的时候,也有一个作家对我的影响特别大,他不是影响了我的职业选择,也不是影响了我的学习,而是影响了我整个看待世界的方法,尤其是感情,就是安妮宝贝。

那个时候好像都还能背下来一些里面的片段。那个时候还没有作这个词,郭敬明还没出来,还没有人45度仰望天空,说什么上海徐家汇。

任羽欣:明媚的忧愁。

沈燕妮:对,泪流满面,然后徐家汇的阴雨天,走在大街上,失恋了,要自杀啊什么的。那个时候大家还没有去嘲笑这种文字的感觉。当然什么亦舒啊、张爱玲她们老早做的都很高级了,还有更不喜欢看的,萧红他们那一批,是我不喜欢的作家。他们已经把这种所谓的作已经表现得挺丰富了,安妮宝贝只是比较年轻化。

许智博:小清新一点。

沈燕妮:对,十二三岁,穿个白棉布裙,睡在有什么亚麻窗帘、白床单的什么上海的小阁楼里面,当时你会幻想这种生活。你会觉得说,可能有一天我也能拥有她的这种,比如说自由的生活,或者是我可以把家布置成我想要的样子,或者对一个初中女生来说,可以去自由地恋爱,嗯。

我会觉得当时安妮宝贝对我的影响还挺大。小的时候你会看很多诗词,有些是很伤感的,什么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这种。但你其实是感受不到那个文字背后的那种巨大的黑暗的力量向你袭来的。再说小的时候读的书,课本上都很光明,读个《红楼梦》其实也不懂得背后深沉的悲哀。你读安妮宝贝,她是很浅显地让你感受到悲伤,就是通过文字,那种感觉扑面而来,也没有戏谑,也没有光明,也没有搞笑,就是很伤感,她在无限放大你心中伤感的情绪。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说,原来文字可以对一个人的影响这么大。我当时真的觉得是毒药,就有一段时间。

后来上大学的时候,安妮宝贝接受《城市画报》的采访,我记得有一张照片放在上面,她虽然年纪也不年轻了,但是就坐在床边那张照片,我印象特别深刻,上大一的时候,在饭堂门口的报刊亭看见了那张海报,我觉得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安妮宝贝,不知道她长啥样,那就是我想象中她的样子,一点都没差。

我本来以为自己没有偶像,但是跟大家聊了聊,反倒觉得,原来偶像就是对自己某一阶段的人生具有指导意义的那个人,现在……

许智博:也有,其实有。就像我刚才说,如果说偶像是你觉得在生活中够不到的,也许是你永远不可能去像他那样生活的人。但是实际上在,可能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头脑一热,就可能像他那样,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决定。

沈燕妮:就好像是一个种子,埋在地下,其实他给你埋了一个种子。

许智博:至少我看到罗伯特卡帕的故事的时候,我觉得好像死没有那么痛苦。人还可以死得这么潇洒,是不是。

沈燕妮:也是一种世界观的冲击。

许智博:对,他会有一些世界观的冲击的。后来就买到罗伯特卡帕的书,不管是看他在拍的西班牙内战的时候,二战的照片,包括越战时候的照片,心里面就觉得,这个家伙出生入死,这一辈子足够刺激的。但是我想我一辈子也摸不着战场的边了,那我就借他的镜头去感受一下这个刺激好了。我也不知道我死那天是什么样,但是我希望是死得快一点,像他那样潇洒一点,不要拖拖拉拉的。

成为偶像,成为我

沈燕妮:我自己并没有什么偶像,从小到大要问我你偶像是谁,或者是谁在你的人生中正在起指导意义,我觉得没有,就是不想把自己活成别人的样子。就是一直想活我自己的样子。如果我觉得我在学着某一个人,或者是他让我羡慕,或让我觉得我应该这样,这个时候我的内心就有另一个我跳出来说,你不应该这样想,他这样有他自己的原因,你有你自己的生活,你应该朝着自己的地方去。所以就一直都活得,强迫自己,并没有一个东西在前方指引我,要去找一条没有指引的黑暗的道路,一直往前走。

但是我就想到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跟我说,因为我曾经问过我爸,你有没有偶像,因为我觉得一个中老年男性,可能心中早就没有那种你还去喜欢谁,或者还去期待我的人生向着谁的那个样子去进行,因为大多数人生都定型了,你就会觉得说,人就那么颓下去了。我爸就说他特别喜欢巴顿将军,就是美国二战的那个。原因是,我爸说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是一生只干了一件特别专一的事情,就是打仗,是为战争而生,二战结束之后他好像……

许智博:抑郁而终。

沈燕妮:对,很快就去世了。我爸给我的理由是,他觉得人的一生如果只为一件事情生,为一件事情死,就是为同一件事情,他一生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他活的是很单纯,从某种意义上讲他是幸福的。

许智博:单纯而狂热。

唐糖:我觉得当然,这是一件幸福、而且特别幸运的事儿。你想做一件事,而且还能把它做好,这个几率太小了。

沈燕妮:而且你一生还做了。

唐糖:对,一生还有机会去做,这就是我对幸福的完美定义,就是我想写东西,还能写好。我觉得这个换谁谁都幸福。

沈燕妮:你这样解释,我觉得更开阔了。因为我一直觉得就是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或者就没有用幸福这个定义去解释,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挺好。

许智博:其实我更多,其实有时候特别羡慕粉丝的那种狂热。有些人握了偶像的手之后说要一个月不洗手的。

任羽欣:真的,如果我能摸到二宫和也的手,我一个月也不洗手。

唐糖:那你也是狂热的。

沈燕妮:我曾经拥抱过李志,但是当然回家就洗澡了。但是这件事情会让我一直觉得,我跟他比其他的他的粉丝要……

任羽欣:我好想摸一下二宫和也。

沈燕妮:听上去有点怪。

许智博:进入狂热状态了。

沈燕妮:其实好像说起来也没有什么意义,对吧。

任羽欣:对,没有意义。

沈燕妮:说起来完全是一个毫无意义的事。

任羽欣:但是就感觉又近了一步。

沈燕妮:但是再仔细想来,真的也没有什么意义呀。有可能人这一生很多安慰、支持,精神支柱,都是自己赋予自己的。而你喜欢他,你的那个情绪,也是你赋予他的,你让他有了激励你的这种……

唐糖:机会。

沈燕妮:对,榜样的这种光芒。

许智博:其实还有一个偶像的定义是行业里的偶像,就是你可能在工作里面,之后在这个行业里面有特别好的,特别优秀的前辈。其实在你工作的时候,他无形中也是你的偶像。

沈燕妮:对,许老师就是我的偶像。许老师就是我们的偶像。

任羽欣:这一个非常好的前辈。

沈燕妮:感谢许老师在人间……

许智博:这个风气必须刹住,都变成了表扬与自我表扬,这个不太好。

沈燕妮:偶像其实还可以成为你和跟你有共同爱好的人的一个连接。就有点像你会同某一种状态下发现,我认同他的某一个品质,或者还有一小群人,跟我一起认同他的某一个特质。

许智博:找归属感嘛。

唐糖:就像梁文道说得更狠一点,他会觉得是,可能你喜欢某个人,就是在等同于你向大家分享,我是什么样的品位。

许智博:对,是。

唐糖:这种品位,其实就跟我们微信分享有点像,以前我们领导说,可能你要取什么样的标题,让人家更好的分享,就是为了显示“OK,我是这样的品位”。

任羽欣:我明白,就是类似于,比如说我喜欢谁谁谁,就觉得我很高级,就是我…

沈燕妮:我喜欢李志,所以就不是一个颜控对吧。

任羽欣:对对对。

许智博:我觉得有人喜欢李志,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财富实力。比如说有人一直在研究,怎么把自己的银行卡转给李志。

任羽欣:真的吗,有吗,真的有这样的?

唐糖:你吗?

沈燕妮:我,就是李志他不是一个偶像歌手,甚至他不像是正常的歌手。他可能有演唱会,但是你也买不到他演唱会的票,把钱给黄牛,可能我又觉得李志自己也收不到钱,他又不出专辑,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你买的东西,他的淘宝店就那么几件一两百块的T恤衫。

许智博:你多买他十打二十打不就行了?

沈燕妮:所以其实你没有什么……

任羽欣:给他花钱的机会。

沈燕妮:我大学大二的时候,第一次听李志的歌。我为什么要做一个媒体人,为什么要进媒体这个行业,是因为我想采访李志。当时李志说,他只接受《南方周末》的采访,所以我大学只选择了一个媒体实习,就是《南方周末》。

所以我觉得,就是这么说的话,偶像真的会影响你,至少李志影响了我的职业选择,就是我想要接近他,但是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

许智博:有吧,有一个类似的例子,我以前有一个前同事,大概跟羽欣差不多年纪。入职的时候说,她的偶像是鹿晗,她呆了一年之后,真的采到鹿晗做完一期封面之后,她离职了。

沈燕妮:就是因为一直都没有采到李志,所以我现在还在做一个媒体人。

许智博:祝你永远采不到李志。

人间严选时间

许智博:我推荐大家去读夏宇的诗。

沈燕妮:夏宇奶奶的诗好。

任羽欣:我推荐大家在吃饭的时候去看岚的综艺《交给岚吧》。

沈燕妮:我推荐大家去听李志,从第一张专辑,一直到他最新的一张专辑,我推荐大家去看李志的演唱会,我推荐大家去买李志在网易云音乐上的付费专辑,现在不付费了。我推荐大家去买李志淘宝店的所有的东西,我推荐大家去李志「三三四」的每一场演唱会。

许智博:我在百度网盘分享李志所有的免费的歌。

沈燕妮:在云音乐上都可以免费听的,李志是一个很注重版权,但也不会问粉丝随便要钱的人。

许智博:我知道。

沈燕妮:所以怎么给他给钱啊?谁知道怎么给李志钱?

唐糖:那我就再推荐一下李志。

沈燕妮:真的很值得,他值得所有人。

沈燕妮:说一句自己最喜欢的歌词,我最喜欢的歌词是“妈妈我会在这个夏天开放吗,像你曾经的容颜那样”,李志的,这个世界会好吗。

许智博:是活在命运的强盗殿,还是神的幼儿园。万能青年旅店的《乌云典当记》。

唐糖:我说一句我喜欢的《性空山》里面的,就是“一祝你手边多银财,二两祝你方寸永不乱”。方寸永不乱,有一段时间我就觉得特别难达到。

任羽欣:不要等我了,直接结束吧。

还没结束

沈燕妮:我觉得,是吧,也没有人配得上李志,但是李志觉得有人配得上他,那我们就只能:算了算了,你幸福就好了,你开心就好,只要你喜欢,怎样都好,想干嘛都行。就有一天他说我不再唱歌了,粉丝们都是SB,你们再也别来听我演唱会了,你怎么那么傻?我都觉得,对对对,对对对,我是SB。就会这样的。

许智博:我好希望人间也多一点这样的粉丝。我们发点什么文章,然后粉丝们说,你们怎么发都好,反正都……

任羽欣:想什么呢。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关于“人间FM”(renjianfm) 的音频合作等事宜,请致信:renjianfm2018@163.com
题图:Laura Wielo
音乐:A Banquet of Roses by DJ Quads

音频制作:人间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