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小额贷款催收,是怎样的

2019-06-19 14:22:15
9.6.D
0人评论

征稿在大多数时间,工作都与我们的生存直接相关。无论我们是在主动寻找一个谋生的饭碗、不断追求自己钟爱的事业,还是被动接受命运的安排、甚至消极逃避,它都是我们人生最重要的构成部分。为了更好的生活,几代中国人都在不断适应着时代的变化,不曾停歇,也不能停歇。工作如同一面棱镜,折射出不同代际、不同地域、不同阶层、不同教育程度、不同性格的个体多元多样的三观。这一次,我们希望能请大家一起,记录下自己以及身边的人与工作有关的故事。记录下我们的父辈们曾经所为之奋斗的,也记录下我们自己所困惑、怅惘与坚持的一切。记录下自己,就是记录下今天。征文长期有效,投稿发邮件至 thelivings@vip.163.com,并在标题标注「寻业中国」。期待你的来稿。

1

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催收”,还是在1999年,我上大学的时候。

那天,同学阿豪央我陪他去茶楼找他亲戚,一走进烟雾缭绕的包间,就看见3个衣着整齐的男子正坐在沙发上低声谈事,阿豪的亲戚坐在中间,身边的人都叫他“四哥”,阿豪打了声招呼就在一旁静候着,我也小心地站在一旁。

四哥大概40岁左右,头发不多,微胖,矮而壮实,给人一种相当威严的感觉。旁边相隔不远的麻将桌旁,还有两个赤膊的男子和一个身材瘦削、满脸倦容的女子,女子一身黑衣、皮肤灰暗,像是刚刚熬过夜。女子正低声哀求着,隐约听着像是“宽限几日”、“不要扣车”、“会四处筹钱的”等等,一个赤膊男子抱着臂站在旁边一言不发,另一人则坐在对面皱着眉盯着她。

“要你自己手痒,跑去赌!”四哥开口了。旋即,又回头招呼我们:“阿豪,以后在这片有啥事尽管找我,遇事报我名字,没人敢欺负你。”

阿豪点点头应道:“好的好的,谢谢四哥。”

包间里的氛围实在让人紧张,没说两句,我俩就从茶楼走了出来。阿豪告诉我,自己的这个亲戚是专门在外面负责帮人收账的,手底下有一大帮人在茶馆“放水”。

自此,我对“打牌”和“贷款”两件事就有了阴影。

作为川人的异类,我一直不大会打牌,更不敢尝试带有赌注的牌局。那时候,只觉得自己离这种场面越远越好。

等到2011年春节后,一天朋友聚会,忽然有个电话打来,一位自称是小贷公司的HR邀我面试“市场营销策划经理”的职位。

当时,我已在公司做了好几年营销策划工作,也确实有换工作的打算,一直在四处看机会。彼时,小额贷款公司还算是新兴产物,而且我一下想起十几年前见到四哥时的场景,便匆匆挂了电话。后和朋友说起,朋友反而劝我,说如今小贷行业正蓬勃发展,那公司正规,也是个不错的平台,可以去试试。

几轮面试,费时近1个月,我顺利入职了。

2

从进公司开始,我就想象着,自己会不会见到那些“大金链子大光头、胳膊膀子大纹身”的“催收人”,可到头来也未能如愿。

公司的客户都是客户经理负责维护的,遇到有客户拖欠,也是电话联系居多。很多客户都是由于疏忽而错过了还款时间,及时补上后便也相安无事。只有电话一直联系不上的,客户经理才会约上一两个同事一起上门——所谓上门,也只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陈述“征信黑名单”之类的利害关系,若还是不行,就只能找到法务部,若法务部也沟通无效,再诉至法院,这实属下下策——因为有时候即便法院判了,但由于客户没有可执行财产,也只能等到6个月后再进行剥离。因此大部分拖欠,公司都会争取在诉讼前把问题解决掉。

法务部的工作也分为两块,除了给拖欠客户发律师函,以及到法院递交起诉申请书之外,还有一部分工作由风控主管负责:将已经发生和即将发生的拖欠风险,通过谈判和沟通,争取在诉讼前把问题解决掉。

公司风控部的主管叫浩哥,我一进公司就听说,他是一位颇为传奇的人物。

初见浩哥,大眼睛,圆圆脸,配上浓密的眉毛,笑起来像一尊小号的弥勒佛,看着十分亲切友善。浩哥的身体壮实而灵活,举手投足也得体。渐渐熟悉后,有天我开玩笑问他:“你们催收需要打架吗?”

浩哥笑了笑说:“催收是门技术活,打架斗狠那是最低级的做法。我们目的是让客户还款,不是让客户害怕。”

他见我比较狐疑,便给我讲了个例子。

一个星期四的下午,浩哥接到了客户经理春燕的求助电话。春燕称,一位女客户借了8万,每期还款7000多,已经正常还了4期,可这个月却没存钱。春燕打电话提醒客户,大概是因为语气不够温和,被客户在电话里骂了,春燕忍不住回呛,便和客户在电话里一通对骂,很快客户挂了电话就不接了。

第二天就是星期五,如果不存上,周六周天银行休息不能代扣,将会拖到第二个月,造成跨月拖欠,那春燕这个月的奖金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她这才来找浩哥帮忙。

浩哥翻阅了客户资料,这是一位单身女性,工作稳定,亲弟弟还是某国企的高管,只要客户有意愿还款,筹钱是没问题的。浩哥想了想,便试着给客户打了个电话,提醒征信污点可能会给她的生活工作带来负面影响,除此之外什么也没说。

客户表示自己不会赖账,但目前经济的确困难,更重要的是,春燕的服务态度太不好了。

浩哥先是代表春燕给客户道歉,表示一定严肃批评处理,继而又给客户解释:“虽然7000块的还款对于您来说是个小数字,但对于我们小贷公司的工作人员来说,却是大数字啊。春燕会因为这个被扣工资的,所以她才心急了,请您多多谅解。”

通话近1个小时,才终于把客户安抚下来,并约定好第二天存钱到账户。

第二天一早,心急的春燕又给浩哥打电话:“浩哥,李姐的钱存没?要不要我打电话催一下?”

浩哥立即制止:“你和客户昨天已经闹僵了,这个事我来处理,你别管了。”考虑到客户休息较晚的习惯,浩哥担心打扰客户,并未直接打电话,只是发了个短信。

临近中午,客户打来电话,说一早就存了,因睡懒觉没有看到信息,表示抱歉。浩哥立马安排工作人员代扣,完美解除了这次风险警报。

“那后来一直就没出过问题了?”毕竟还有几期,我经不住好奇地问。

“后来还了两期,终究还是没能撑住,破产失联了,剩下的款项由其弟弟帮忙偿还了。当然,这是后话。所以,你还觉得这个是靠打架收回的欠款吗?有时候气得你想打架都找不到人打,哈哈,这真的是一门技术活。”浩哥笑眯眯地说。

3

当然,浩哥的催收也不是每一次都这么顺利。

客户刘老板是外地人,最早来到成都荷花池做服装批发生意,经过多年的积累,流水大、铺货多,生意一直顺风顺水。刘老板对自己的投资眼光很是自信,便决定多搞几项“来钱快”的生意。

投资占用了大量资金,刘老板开始四处借钱,也在我们公司借了12万。可没多久,投资就失败了,刘老板承受不了压力,跑路失联了。

“失联了?那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人没找到,但钱收回来了。”浩哥一脸骄傲,“其实这个案子最初交到我手里,我也觉得没希望——找不到人,我也没办法啊。”

按照流程对客户资料进行梳理后,浩哥发现资料里有一页记录了刘老板有个共同借款人(一般俗称担保人),他问管护客户经理共借人情况,管护经理回复说,早就找过,但对方态度强硬,“钱又不是我用,凭什么找我要?”

浩哥还是决定从这里入手,死马当活马医。“共同借款人姓陈,我给他打了个电话,喊了一声陈哥,确认了他的身份。一开始,陈哥确实态度强硬,只说不关他的事。我就给他说,‘你把刘老板当兄弟,却没想到他不是个东西,把你坑了就躲起来。我给你来电话也不是找你要钱的,我就是想找你了解下情况,看看是否能找到他,好还你一个清白。’”

浩哥顿了顿,继续说:“这种情况,还是要先打感情牌,和客户站在同一条线上,取得他的信任后,才能有机会进一步谈判。”果然,陈哥同意见面谈,于是浩哥把见面地点约到了陈哥的铺面里。

“你为什么不喊他来公司谈呢?”我不解地问。

“约到他做生意的地方,我知道了经营地,如果他不配合才好知道在哪找他啊!”浩哥说道,我这才恍然大悟。

到了约定时间,陈哥却变了主意,将碰面地点改到了附近的茶楼。“陈哥其实人不错,看起来成熟稳重,蓄着颇有个性的八字胡。”浩哥眯着眼回忆道:“他不让我到铺面,我估计是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这事。”

陪着陈哥骂了一通“刘老板不是人”后,浩哥就离开了。离开前,他还给陈哥普及了一下什么叫“共同借款人”:“顾名思义,共同借款,也就意味着共同承担还款义务。”浩哥让陈哥做好思想准备,“据我们调查,你在新都有一套刚购买不久的房子,小心被冻结啊。你挣钱不容易,不能因为几万块钱而损失几十万的房子啊!”

浩哥回到公司后,通过其他同事给陈哥送去了律师函和还款通知书。这招很快见效,陈哥忍不住主动给浩哥打来电话:“可是浩经理,让我来还这个钱,我实在是想不通啊。”

浩哥顺着陈哥的意思回答道:“是啊,你一分钱没用到,现在却要你来还钱,换我也想不通。”继而,浩哥又话锋一转:“我给公司也讲过,实际资金使用人并不是你,但是法律不支持啊,借款合同上也有你签字的。”

最后,浩哥还不忘提醒:“陈哥,这事不能让嫂子知道啊,会影响家庭和睦的。”这句看似关心,实际上却暗含着威胁,如果找上门去,家里人势必都会知道,这也是绝大多数借款人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陈哥不说话了,浩哥赶紧补上一句:“不过你放心,我们可以帮你出代偿证明的,一但找到老刘,一定帮你追偿回来。老刘太不是东西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就这样,陈哥终于还了一期。

但一个月后,又出问题了。

先前,陈哥是瞒着家人帮刘老板签字还款的。这一下掏出近万元的还款,又没钱来填这个窟窿,家里人还是知道了,陈哥的爱人在家闹翻了天。

浩哥找到陈哥的爱人交流,陈哥爱人一见到浩哥等人,就破口大骂,好不容易等她骂完了,浩哥才说:“你不想还也可以,但法律是讲证据的,借款是陈哥签的,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你如果能证明陈哥借的钱没有用于你们夫妻共同生活,那也可以不还。”听完这话,陈哥被爱人臭骂一顿。浩哥看到这一幕,心里一喜,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知道这事解决了。

陈哥和爱人商量了一下,告诉浩哥必须提供还款证明。浩哥欲擒故纵,说需要向公司请示一下,装模作样地打了一个电话后,同意了要求。

就这样还了两期,陈哥也撑不下去了。浩哥担心拖下去夜长梦多,几经磋商,最终决定为陈哥申请减免部分逾期费用做出让步,一次结清欠款。事情这才算妥善解决。

听完浩哥的讲述,我深深觉得,这种“有话好好说”的催收模式,实在让人很安心。

4

然而,我自己第一次在公司接触催收工作,却是因为两名工作人员被打了。

我所在的公司在四川开设有很多分部,形式上有点类似于各大银行的分行支行。因为数据都是按月计算,一旦跨月,就会显示为“不良”,所以每到月末,都是催收最紧张的时候。

月末的一天,临近下班不到10分钟,分部经理接到电话,说外出催收的同事出事了。经理马上召集了分部所有员工,并通知了附近分部的同事赶往出事点支援。我也在其中。

当时,同事一行3人,2男1女,上门处理欠款,其中许梁驾车在楼下等候,钱威和永霞则拿着客户的借贷资料上了楼。

最初承办这位客户的经理当时已经离职,所以上门的同事与客户并不认识。敲开地址上的大门后,住户矢口否认自己借过贷。

这其实也是催收常遇到的情况,钱威见状就多说了两句,没想到住户一下就怒了,很快,双方言语上就有冲突。钱威指责对方耍无赖,对方暴怒,立刻动手卡住了钱威的脖子,对方人高马大,钱威毫无还手之力。永霞见状,冲上去拉扯,没想到对方又伸手将永霞推倒在地。

眼见女同事被推倒,自己又被卡住脖子动弹不得,钱威使劲用脚踢对方,对方气急,一拳打在钱威脸上。这时候,住户门又开了,里面冲出来五六人,个个拿着刀叉棍棒,钱威见状吓坏了,猛地挣脱开冲下楼去,一行人跟着追下了楼。

看着钱威惊慌地跑下楼来,等在车里的许梁正想开车门,但钱威却并没有朝车的方向过来,而是绕过车跑远了,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一行人挥舞着棍棒朝钱威追去,见势不妙的许梁故作镇静,如路人甲般关上车窗,立马给分部经理打了电话。

在分部经理提醒下,许梁报了警,等我们到达的时候,双方都已被带到了派出所,透过调解室的玻璃窗,钱威满脸憔悴中又饱含着委屈,肿着半边脸接受着警察的询问。

我们一行人从夕阳斜照等到华灯初上,再到街边的店铺纷纷熄灯打烊,事情才算处理好了:对方的确不是欠款人,我们找错人了;钱威挨了一拳,门牙被打断了一颗,后经法务经理和对方谈判协调,对方赔了几千块。

我们理亏在先,这个处理结果也算得当。

就因为这件事,后来公司针对工作流程进行了一次大的改进,增加了一个环节:离职客户经理移交客户,必须和接收客户经理一起到客户处进行交接签字确认。一来可以确认贷款客户本人,二来客户也知道工作人员有了变化,后续工作才能更好的配合。

但即便如此,催收工作仍然是一个复杂而危险的工作。

5

钱威的事情刚过去不到3个月,分公司一个平日里见人就满脸笑意的同事,竟在上门催收时被人砍了。

被砍伤的同事叫老郁,那天,他和一个同事到拖欠客户家做工作。这位客户养了几十头猪,此前在公司借了3万块用做扩大养殖规模,分1年期,每月还款,开始半年一直都很准时,从未拖欠。可是,客户家的小儿子却不省心,20好几了还游手好闲,偷拿了家里卖猪的几千块去赌博,亏得底朝天,公司的贷款也还不上了。等老郁上门的时候,已经欠了两个多月了。

这是老郁第二次上门,得知客户还是没有办法还时,不由得多说了两句:“我也知道你们目前经济困难,但欠账还钱,自古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们自己知道,按当初的条件,你们找银行能借到钱吗?”

“当时为了帮你们申请资格,你们知道我找领导做了多少工作吗?我给领导保证:虽然你们没有什么资产,但忠厚淳朴,是踏实做事的人,值得信赖。现在你们还不上,这是砸我饭碗害我啊!”

老郁没有撒谎,按照公司的要求,一旦客户出现拖欠,客户经理的整个收入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老夫妻满脸歉意地给老郁赔不是,男主人叹了口气,哽咽着说:“实在对不住啊,这都是那个不争气的瘟丧……现在我们连饲料钱都欠了2个月没结账了,人家都不愿意继续供饲料给我们。”

女主人也红着眼眶嗫嚅道:“圈里的猪还卖不起价,之前已在亲戚中借过一轮,眼下实在是拿不出钱来了。而且现在还要想办法把饲料续上,那么多张嘴等着吃呢。”

老郁见老夫妻除了低头垂泪别无他法,心里也是又气又怜,“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啊?明知道孩子好打牌赌钱,你们也不管,还敢把钱交给他!”

“咋管得了嘛,前天他妈多说了几句都差点挨打。”男主人气愤地回答。

老郁只得安慰道:“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还好窟窿不是太大。我们一起想想办法看怎么解决吧。”

大家一起又讨论了一番,老郁决定把自己另一位做屠宰生意的客户介绍给这对老夫妻。临起身准备离开时,恰巧客户儿子从外面回来,喝得满脸通红,知道老郁是来催收的,也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老郁看着满面沧桑的老夫妻,又想着就因为这个人,自己才背上PAR(贷款术语:放款出现逾期风险)被扣了奖金,不由得开口训斥了他几句,无非也就是让小伙子多替父母考虑,踏踏实实帮家里做点事。没想到,小伙子一点就炸,不仅不领情,还说老郁多管闲事,没说两句,居然趁着酒劲跑厨房操起菜刀,挥向了老郁。

老郁和同事大惊失色,急忙向外跑,结果半天都没打开防盗门,被客户儿子在室内追着砍了十几刀,背部和手臂中刀最多,好在都不深,但还是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才下床。

此事一出,公司立即组织全体培训,着重强调和客户沟通时如何避免发生冲突。我们私下也打趣,更应该来一场“学会如何从室内开启各种防盗门锁”的培训。

6

类似的事故见多了,我才发现,真正的催收,和电影里那些黑帮催收的场面完全不同。

之前,有对小夫妻在公司借了2万做小生意,还了还剩不到1万,结果生意失败,直接关掉手机玩起了消失。同事小徐多次联系无果,只能按照客户此前提供的紧急联系人资料,往女方父母的住址寻了去。

第一次上门,小徐还在路上买了些水果,想客客气气地把事情解决了。无奈一直敲门没人应,便在楼下车里等候,晚上9点过,才见房间里有了灯光。小徐揉揉眼睛确认了楼层和房号,激动地拍醒了身边的同事,上楼敲开门,双手递上水果,落座后表明来意,却绝口不提要钱的事,只说了些“诚信和征信对客户的重要性、以及对客户前途的影响”等等,又说自己担心是不是小两口出什么事了,看看能否帮忙联系上。

还好,老人明事理,立即联系上女儿女婿,臭骂一顿,埋怨这么大的事都隐瞒不给家里讲,要他们回来和工作人员一起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小徐从老人家告辞出来,虽已快晚上11点,却感觉浑身轻松。没过几天,这个客户在父母的帮助下,终于把剩余的欠款全部结清。

当然,也有些事情的发展并不是按照客户和我们的意愿来的。

有一位曾经的优质客户,是理发师,曾在沿海大城市赚了些钱,打算回来自己开店,在我们公司借了12万用于装修。为了省钱,找来的装修队并没有施工资质,包工头也没为工人买保险。没想到,装修过程中一个装修工人从梯子上摔下来身亡。见出了人命,包工头一跑了之,死者家属找不到包工头,就将遗体放到工地闹事。

这下可苦了客户,只好找到我们公司,请求公司法务帮忙协助他处理好各项事务。

公司特事特办,将客户的还款期限延长,以便将每月还款额度控制在他能承受的范围内。还好,客户有一身好手艺,也感激公司对他的帮助,每期还款都准时存进账户,从未拖欠。

真实的小额贷款催收,是怎样的

以此为例,在大多数情况下,真正还款有困难的客户都会给工作人员讲明原因,并积极配合解决——理解和尊重是相互的。

公司同事为了帮客户解决困难,有帮客户找工作的,有帮客户产品找销路的,还有将自己房子低价租给客户的,更多的,则是帮客户向公司申请延长还款期限,如从当初的6个月延长到12个月,以减轻客户的还款压力,专业术语叫做“展期”。

客户也大都知恩图报,偶有客户生意失败,宁愿自己出去打工也会坚持还欠款,着实很让人感动。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催收工作都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2012年夏天,一位同事结婚,婚礼当天几乎所有公司同事都到场祝贺。饭局中,女同事项蒂忽然过来问我是否喝了酒,听我说没喝后,便转头拉我就走,还丢给我一把钥匙让我去开车。

我拉着一车同事紧跟着项蒂的车,途中从同事们的讲述中得知:午餐后,法务经理约了分部经理,带了几个男同事,准备到附近一位“老赖”客户那催收。这位客户是做酒店生意的,借了20万,已正常还款一半,还剩10万不知何故就一直拖着没还。可能对于银行和大贷款公司而言,10万元是有些微不足道,但对于我们这种平均额度在3-4万的小微贷款公司,影响还是很大的。

根据公司的观察分析,这位客户的生意其实很正常,酒店也一直在营业,但就是不还钱,客户经理上门找了几次,依然无果。法务经理亲自带人去问,客户却一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钱反正是没有,解决办法也没有——这就是典型的耍赖。

而对付无赖,也只能用非正常手段。

这一天,法务经理从酒店出来的时候经过前台,偶然发现前台有个颇为隐蔽的监控视频屏幕,仔细一看,屏幕上居然是几台“老虎机”。原来,酒店还暗藏有赌博窝点。

刚一离开酒店大门,法务经理就给110打了举报电话。挂断电话还没走远,就见对面冲出一伙人,手持刀叉棍棒追过来。同事们见势不妙开车就跑,再次报警的同时,也给婚礼现场打了求救电话。

法务经理一行人开着的两辆车中,其中一辆没有公司标志,被忽略了,另一辆印有公司标志和名称的车跑了好几条街,因为街窄人多速度慢被拦住了。等我们赶到的时候,车子前挡风玻璃的副驾驶被砸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凹洞,碎玻璃还没散,裂纹向四周延展开去,像一只巨大蜘蛛躺在网中央。同事们都还在车内,说那伙人砸完车围着叫骂了一阵便一哄而散了。

等警察赶到现场,砸车的歹徒早已不知去向,酒店的“老虎机”也已被转移。

我们这才知道,报警后,有人给酒店老板通风报信,他便叫人砸了我们的车,以便拖延时间为“老虎机”转移打掩护。后来经过当地派出所调解,客户赔偿了车辆维修费,欠款也得以妥善解决。一个月后,客户便转让了酒店。

而公司也只能一再要求,希望大家都能在回款过程中做到“不要激怒客户”,以保证自身的安全。

7

随着互联网的一路高歌猛进,各种依附于互联网的小额贷款金融创新模式攻城略地,迅速抢占了市场。

2016年,在小额贷款公司工作了整整5年的我,跟随团队在一家即将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任职。终于不用再走街串巷营销宣传地找客户,而是等客户在互联网上申请,审批中心通过大数据筛选后自动审批。虽然这样大大节约了时间、提升了效率,但同时,由于前期没有实地走访客户、无法准确核实客户提交资料的真实性,也带来了不可避免的风险。

等到2017年底,小贷拖欠在全国大面积爆发,我所在的公司也未能幸免。于是,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上工作,“全民催收”的时代到了——那段日子里,办公室里人人都手握电话,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或劝说恳求,或以法律后果恫吓,一切都只为了要对方还钱。

那时候,公司给每个员工都“派发”了催收对象——最少每天也要打十几通电话。其实,公司里面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接触电话催收,虽然接受过统一培训,却往往打通了电话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当然,能打通电话已经很幸运了,能打通还有人接,就更幸运了——偶尔遇上忘记还款的,电话提醒后立马就去还了,就是最幸运最有成就感的了。

更多的,则是电话停机,或者根本联系不上本人。有些借款人虽然提供了紧急联系人或家人的联系方式,但我们联系上他们时,大多都表示失望和放弃。更有甚者,是借遍了亲人和朋友的钱然后消失不见的,众叛亲离。

随着拖欠范围逐渐扩大,公司每天分配给员工的催收对象也越来越多,往往打几十个电话都丝毫没有效果,整个公司弥漫着沮丧的情绪。

其中,有一位大学刚毕业的女生,在我们公司借了800元,还了300元后人就消失了。她的电话早就停机了,打通家人电话,刚刚表明身份,一位女士就在电话里对我大吼:“你们明明知道她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经济能力,你们还借钱给她?我没找你就算不错了,你们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

我只好告诉她:“首先,她有困难来找我们借钱,我们也是按照国家的规定收取利息,何来害她?第二,她大学已毕业,说明已成年,应该对自己行为有清楚的认识。我并不要求你帮她还钱,只是你要转告她,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背负征信污点会对她以后人生造成影响就可以了。”

可是,那位女士还在电话里激动地咒骂我,我不想继续纠缠,便挂断了电话。在系统里备注上“联系不上本人,家里人不配合还款”。按照惯例,再过3个月,这笔借款将会被注销,公司又将多一笔损失。

打完电话间隙,我们才发现,很多人的欠款数额都不大,而且其中大多数都是青壮年人——甚至有人借200元不还或还不上的。如今,市面上依旧有很多工作可以选择,不至于拿不出200元钱来。面对这种情况,我们都感觉十分遗憾。

我曾给一位小伙子打电话,电话打不通,只好联系了他的姐姐。他姐姐告诉我,远不止我们一家电话打到了她这里,因为我态度诚恳礼貌,她就多和我聊了一会儿。

“实话告诉你吧,我也想帮弟弟还掉,但我实在不知道他到底在外欠了多少。我也曾帮他还过一部分,但总会有新冒出来的借款,很多还是高利贷,这简直就是个无底洞。现在人也联系不上了,这样吧,只要能找到他本人,他承认在你们那借过钱,我就愿意帮忙还。”姐姐话语间满是无奈和痛心。

我只得在系统里如实备注:“家人有意愿协助还款,但联系不上本人。”

在那段整天打电话催收的日子里,我听过很多生意失败却仍然在想办法筹款东山再起的故事,他们直面债务并不躲避,让我们除了心酸和同情,更多的是敬佩。

而遇到那些为了购买一部新手机,或者其他远超自己收入能力的奢侈品而到处借钱的,为了几百元还不上、还与家人失联的借款人,我也实在无法理解。

还好,几个月后,拖欠终于得到了有效控制,所有工作恢复正常,我们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后记

如今,我已离开了公司。

听同事说,受大环境影响,很多客户听信“只要是中介平台的借款都不用还”的传言,让拖欠风险再次有所抬头,为此,风控部的同事不得不整日都全身戒备。

再加上每个行业都有少部分投机分子,他们不按规矩出牌,到最后虽然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但对于更大的一批合规合法的从业者而言,留下的却是无穷无尽的困扰和不可逆转的伤害。

以上,就是我们这一群合规小额贷款机构真实的催收工作。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题图: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