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求你让我加班吧

2019-06-26 13:48:04
2019.06.26
0人评论

征稿在大多数时间,工作都与我们的生存直接相关。无论我们是在主动寻找一个谋生的饭碗、不断追求自己钟爱的事业,还是被动接受命运的安排、甚至消极逃避,它都是我们人生最重要的构成部分。为了更好的生活,几代中国人都在不断适应着时代的变化,不曾停歇,也不能停歇。工作如同一面棱镜,折射出不同代际、不同地域、不同阶层、不同教育程度、不同性格的个体多元多样的三观。这一次,我们希望能请大家一起,记录下自己以及身边的人与工作有关的故事。记录下我们的父辈们曾经所为之奋斗的,也记录下我们自己所困惑、怅惘与坚持的一切。记录下自己,就是记录下今天。征文长期有效,投稿发邮件至 thelivings@vip.163.com,并在标题标注「寻业中国」。期待你的来稿。

2018年4月的一个早晨,部门刚刚开完例会,科长俞永就把我喊到一间小会议室内,开门见山地问我有没有在上班时间偷偷上网。我自知否认无用,便主动承认了,但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公司虽然明令禁止员工这样做,但是大家对此都心照不宣,包括领导,也会偷偷上网。

但俞永接下来的话将我一下子打入冰窖:“从这个月开始,连续3个月不安排你加班。”

不加班,也就意味着我每月的工资只有2000元左右。

1

2014年,我跳槽来到这里工作。这是一家专门生产汽车马达铁芯的日资公司,产品远销海内外。公司实行计时工资制,也就是说,“基本工资+加班工资”就是每月实发的工资。

在这儿混得好不好,单看加班时间就一目了然。同事间流传着这样一个小段子:“双休8小时是乞丐,全勤8小时能温饱,全勤12小时奔小康。”显然,加班时间直接关系到每个人的收入。

前几年公司效益好,一年到头订单不断,员工们自然不愁加班。如果每月加上150小时的班,扣完社保,工资就能有5000元左右。有些外地小夫妻在这里工作几年后,靠着加班加点和省吃俭用,凑齐了房子的首付,之后每月还完房贷后,还可以剩个几百元,一点生活压力都没有。更多的员工也靠着收入买了车,公司大门口两旁的道路上,渐渐被私家车塞得满满当当。

入职后,我被安排在了物流科。每天主要负责产品的发货、运输车辆的调度、运输人员的安排以及协调各部门的工作。

物流科的科长俞永,50岁的样子,听说已经在这里干了20年。除我外,科里还有两个同事,一个叫陆振平,膀大腰圆,体重足有200斤,他说自己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后,就成了这个样子;另外一个小个子的叫张荣,络腮胡长了一脸,头发却没有几根。几天接触下来,我就和他们渐渐熟悉起来,下班后经常聚在一起喝酒吹牛。

我的业务水平也得到了俞永的认可,有时候他还会在早会上表扬我业务熟悉进度快,掌握能力强。但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两个多月过去了,我还是双休8小时工作制,每月拿着2000元的工资,突然有种辞职的冲动:“再这样下去,我打算不做了。”

“再熬个1个月就好了。3个月试用期都没有加班,我们也是这样过来的。”陆振平安慰我。

果然,试用期过后,俞永在一次早会上对我宣布:下个月开始安排你加班,希望你能更加努力,遵守公司规则,提高业务水平。当然,如果有违反相关制度、业务上发生重大失误的情况,仍然会被打回原形——停止加班,甚至解雇。

在“享受”到加班待遇后,我的月工资直接翻了一番,拿到了4000多元。虽然这多出来的工资都是靠时间堆出来的,但这也是想要增加收入的唯一途径。

之后的工作中,我时刻记着俞永的那番劝诫,不敢怠慢。

2

2015年,公司人事结构调整,按规定,被取消的“内保”(公司内部保安)可以自由选择公司内的任何一个部门继续工作。当时,已经做了10多年内保的周庆果断选择了我们物流科。事后他说起原由:“俞永是我初中同班同学,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嘛。”

3月的一天,俞永带着周庆找到我,说让我先带带他,熟悉熟悉业务知识。

刚开始,周庆学习还很卖力,不懂的地方会主动向我请教。可仅仅过了3天,周庆的态度就急转而下:他总以自己“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为由,这也不学、那也不会,一整天就捧着手机在那里刷,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还会发出肆无忌惮的笑声,惹得同事们甚是不满。可是他依然我行我素,并称自己“就是来养老的”。

“大家以后在办公室工作的时候,尽量保持安静,不要影响到其他部门的同事。”一次早会上,俞永要求我们遵守上班纪律,没有指名道姓。

“你不就是在说我吗?”周庆情绪激动,“读书的时候,你拿我当朋友。想不到现在当了个芝麻官,就以为这公司是自己开得一样,到处摆架子、刷存在感!”

俞永没有接话,匆匆结束了早会。

其实,周庆这样发泄是有迹可循的。他觉得有同班同学这层关系,俞永就会对他格外照顾一点。没想到才刚到岗3天,俞永就对周庆讲明:前3个月是学习阶段,没有加班。之后周庆又去找过俞永几次,得到的答复也总是:“这是公司的规定。”

“可我们是同学啊!”

“同学也一样。”俞永不为所动。

从此周庆的态度变了,上班就是玩手机,什么事也不干,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俞永告诫周庆:“你这样下去,3个月以后都不会有加班,还有可能会被开除。”

一听到可能会被开除,周庆急了——他现在已经50岁了,如果真被开除,还能去哪里找工作?于是他赶紧跟俞永表明态度,并在俞永的要求下写了这辈子的第一张保证书。

办公室突然没了周庆的笑声,同事们反而有点不习惯了:“老周,最近怎么变了?”

“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同学又怎么样?同学还叫你写保证书呢,同学还威胁你要被公司开除呢!人家现在是大领导,高攀不起了。”周庆显然还有情绪。同事们怕惹火上身,便低头忙工作,不再理他。

好在3个月后,周庆终于可以加班了。

按照俞永的安排,周庆的工作时间变成每天早8点到晚8点,每周工作6天,算下来一个月差不多加班110个小时。但他还是嫌少,嚷嚷着说,自己家里条件差,负担重,要求再多安排点加班。但俞永一直没有同意。

3

2016年8月刚结束,我们这里的房价就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节节攀升起来,普遍都翻了一倍。周庆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最终在儿子“不买房就不工作”的威胁下,花费近120万买下一套98平的小户型,用做儿子未来的婚房。房是买到了,可80万的贷款让他压力倍增。

就在这时,一次偶然的打卡失误让他发现了增加收入的捷径。

一天晚上8点下班后,由于走得匆忙,周庆忘记了打卡。直到晚上10点多,他才突然想起这事,匆匆跑回公司补打了一次。等到发工资的那天,他惊讶地发现,工资加班时间明细里居然多出了2个小时,而他的工资也随之增加了几十元。

周庆立刻明白了多出的2个小时是怎么来的,乐坏了——原来还可以这样。

从此,他每天下班都故意不打卡,等到晚上10点再来,到后来,就索性晚上12点再来。虽然辛苦点,但工资着实提高了不少,更可喜的是,没有被人发现。

但周庆的窃喜只持续了2个月。一天晚上他故伎重演时被保安逮了个正着,第二天就被告到了人事部,人事部又迅速把问题反馈给了俞永。

“你能不能消停点?这样下去你迟早会被公司开除的。你现在都50岁的人了,谁还会要你?”俞永将周庆叫到一间会议室里,怒斥道。

“加班那么少,你叫我怎么活?这还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那也不能弄虚作假啊。现在全公司都知道了,人事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张警告处分是少不了的,还会3个月不安排你加班。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别怪同学不帮你。”

处理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俞永没有说错。一张人事部的处分单被张贴在公司食堂的布告栏里,吸引着公司里无数的目光:“物流科员工周庆于2016年10月至11月间,采用虚假考勤非法获得加班工资,违反了公司的相关规定,给予警告处分,非法所得的加班工资将于下月一并扣除。”

“平日里看起来挺老实巴交的一个人,居然会做出这种事。”

“这下好了,3个月都不让加班,啧啧。”

……

俞永还是心疼老同学的,在他的走动下,周庆不仅没有被停止加班,每月加班时间反而增加了22个小时,这样工资差不多就有5400多元。俞永劝周庆:“以后安分点,工作努力点,大家都是来赚钱养家的。”

这次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周庆像变了个人似的,工作起来如同拼命三郎,一下子变成了业务熟手。他负责还贷,妻子负责养家,日子虽然辛苦,但至少儿子的婚房有了着落。

4

不过即便周庆每月加上这22个小时的加班,也比不过我们物流科加班最多的人——陆振平——他每月加班都不会少于150小时。

很多时候,大家都劝陆振平少加点班,钱是挣不完的。他听后总是不屑一顾:“不加班吃什么?我每月要还房贷、要养车,以后还要娶媳妇生孩子。我才30岁不到,有什么好怕的。”

结果还就真出事了。

2017年夏天的一个周末,天气闷热难耐。大家正在办公室里加班,突然听到“咣当”一声巨响,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陆振平摔倒在地,正仰面朝天地喘着粗气,椅子也翻了个底朝天。

大家急忙上前试图将他扶起来,无奈陆振平实在太胖,拉了好几把都纹丝不动。好在其他部门的同事们闻讯赶到,这才齐心协力把他抬上担架,送往医院救治。

各项检查后,医生诊断为心梗。当日陆振平就入住了重症监护室,打了2支1万余元的进口药,才算稳住了病情。“幸好及时送医,否则你儿子性命难保。他那么胖,很危险的。”医生对匆匆赶来的陆振平的父母说。

两位老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平日里就在家里种着几亩薄田维持温饱。他们在病房外一边不住地掉眼泪,一边跟我们说儿子如何的懂事:大专毕业以后就去上班了,平时也不抽烟不喝酒,去年底又买了房买了车,现在就差个媳妇了……

几天后,我们去看望陆振平。一进病房,就见他正靠着病床上,一边输液一边玩着手机,脸色看起来还不错。见到俞永,陆振平第一句就是:“俞科长,我感觉已经好了,可以去上班了吗?”

俞永登时愣住了:“这个你还是问医生吧。我也希望你早点回来上班。”

“可是我不上班,收入就会减少,这还要还房贷呢。”他拿出手机指着一处道:“你们看,扣完社保还完房贷就剩1200元了。”

我们都只能劝他还是安心养病,不要胡思乱想。

5

陆振平请病假后,俞永要求张荣接手陆振平的工作。张荣工作能力特别强,深受俞永的器重,虽有抱怨,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工作上张荣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只是他心中一直有个结——结婚多年,他至今膝下无子。有时候同事们谈及孩子这个话题,他也总是刻意回避。直到2017年10月中旬,在他37岁的生日聚会上,才酒后吐了真言。

那天张荣在市区某家餐馆预定了一个包间,请了他的几个好友,我们物流科除了俞永因为有事,其余也都到场了。大家围在一起喝着小酒,拉着家常,1个小时不到,1箱啤酒就都成了空瓶子。“服务员,再来一箱!”张荣挥手喊着。

张荣的一位朋友就坐我旁边,我搭话道:“前几天我好像看见你和你女儿在公交站等车。你女儿长得好高啊。”

“我女儿身高随她妈妈。”那位朋友呷了一口酒,“我和张荣是初中的同班同学,我结婚早,女儿今年都13岁了。”

“张荣结婚也不晚呀。”周庆突然插了一句。

气氛瞬间凝固了。周庆自知说漏了嘴,开始蒙头吃菜。

“我结婚已经有9年了。”张荣拿着啤酒接话,他脸颊有点红,看起来有些醉了。“朋友的女儿都上初中了,可我呢,连个孩子还没有。”

“现在医疗科技这么发达,放心,一定会有的。”大家忍不住劝道。

张荣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长叹了一口气。平时不抽烟的他问朋友要了一支烟,猛吸了几口,就被呛得咳个不停。但他还是坚持将香烟放进嘴里,讲起自己这么多年的苦楚来。

张荣上高中的时候,母亲不幸患上白血病。给母亲治病不仅掏空了他家的家底,还欠了10多万的外债。但即便如此,张荣的母亲还是在发病一年后离开了。那段时间里,他的父亲一直郁郁寡欢,他也无心再读书。为了帮家里还债,张荣1998年高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了。那些年里,他送过邮件,跑过外卖,摆过地摊,但是最后都没赚到什么钱。

2007年春节时,张荣听朋友说我们这家日资企业的工资待遇是整个工业区里数一数二的,于是年后就报名入职了。但入职后他才发现,所谓的高工资其实就是靠加班,每天工作12小时,基本上全年无休。最忙的时候,春节假期只放了半天假,时间只够晚上回家吃顿年夜饭。不过为了还债,这点辛苦对张荣来说并不算什么。

2007年年底,张荣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同在我们公司上班的女员工,相处半年后,他们就结婚了。张荣的妻子温柔贤惠,还用自己的收入帮他一起还债。

平时他们夫妻俩都是每天12小时工作,极少休息。下班回到家,人已经累得手脚抽筋。有时候张荣也想少加点班,可是企业订单多、工期紧,俞永根本不答应,还威胁“你要是请假,以后都不安排你加班了”。

不加班也就2000元,怎么生活?

结婚一年后,张荣妻子的肚子还没有动静。面对左邻右舍的指指点点、张荣父亲的明示暗示,他们两口子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医生说,张荣因为长期超负荷的工作、长时间的久坐,导致精子质量差、活力低,这才不孕。后来他们跑了不少医院,吃了好多药,可还是老样子。

张荣说罢,又闷了一口酒:“有人提议让我们抱养一个算了,可我说服不了自己。”

聚会散场后,大家各自回家,周庆和我同路。10月的夜晚,天上星星闪烁,一阵阵凉风迎面吹来,身上的酒精味消了大半,人也清醒了不少。

“张荣生不出孩子居然是加班造成的,”回想起张荣的话,我不禁背脊发凉,“看来以后要少加点班了,健康最重要。”

“少加班能有几个钱?再说俞永会同意吗?”周庆点燃一根烟,望着星空叹了一口气,“像我们这种没多少文化的人,只能靠力气吃饭。上个月,制造一部的张耀加了200小时,还不是好好的?我以后还要给儿子买房买车娶媳妇,现在不努力赚钱,以后怎么办?”

我听着似乎又有点道理。

6

2018年初,公司新一届总经理上任。大家满怀期待,盼着他可以多体恤体恤员工,提高一下福利待遇。

结果天不遂人愿。新总经理上任不久,公司就出现了经营困难,客户订单大量减少,一半机器处于停工状态,每日出荷量从400吨下降到了200吨。

总经理在全公司职工大会上说:“受到经济不景气和贸易摩擦的影响,预计2018年我们公司经营会比较困难,请大家做好思想准备。我们将从调整员工配置、提高机器自动化入手,优化产业结构,削减不必要的开支,并积极开拓业务市场等,实现盈利。”

一场浩浩荡荡的改革立刻开始了。

首当其冲的,是员工福利。从夏天的饮料费到冬天的洗澡劵,从每季度的劳保费到每年度的安全奖,全部取消。

元宵节那天,公司突然发布通知:“因公司效益不佳,今年元宵节不发放汤圆。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通知刚一发布,就激起了公司员工的集体抗议。大家嚷嚷着今晚集体不加班,5点就回家买汤圆过元宵。这可把各部门领导逼急了,马不停蹄地报告给总经理。总经理无奈只得撤销通知,并通知采购部立即去购买汤圆发放给全体员工,这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就在大家庆祝胜利时,麻烦也随之而来。次日,人事部将“汤圆风波”的几名主要发起人给予警告处分,并停止加班3个月。

更夸张的是,公司开始架设监控探头了,数量多达500个。在公司里眼睛随便一瞟,就能看到几个。不仅如此,厕所的门也全部拆除,只留下一个没有任何遮挡的门框,门框正对面连续安装了3个监控探头,直直地对准厕所门口。里面的蹲位隔断门也由木板换成了透明玻璃,如厕风景一览无余。

就在大家嚷嚷着这种做法严重侵犯隐私时,公司人事部发布通知:“有个别员工工作消极,上班时间玩手机,长时间上厕所,严重违反了公司的相关规则。安装监控探头,目的是为了约束员工行为,让大家更好地投入工作。人事部会不定期查看监控记录,同时加强保安巡逻,对于问题员工给予警告处分,并停止加班的处罚,警告累计超过3次者一律开除。”

紧接着,公司为减少劳务成本,开始控制员工的加班时间——这对于大多数员工来说,犹如一道晴天霹雳。

几年前,公司效益好的时候,很多员工都贷款买了房,买了车。如今加班缩紧,工资减半,顶着几十万的房贷,压力确实不小。很多人只好做起啃老族,就连年过半百的周庆也未能幸免。

周庆的父亲78岁,母亲75岁,都是原国营棉纺厂的退休工人。退休快30年,两个老人的月退休工资已经涨到了8000元左右,看着儿子还贷压力大,就把每月余下的退休工资全部给了他。

“我算是全公司年纪最大的啃老一族了。”每次讲到这个话题,周庆总是自嘲,“也幸好有父母帮忙,不然就只能卖房了。”

“你可以找找俞永,老同学嘛,让他帮你多安排点加班。”有人出主意。

“如果是上任总经理,或许还行得通。但这新上任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要是被他知道了,估计俞永也吃不了兜着走。”顿了顿,周庆感慨道,“其实公司里买房的,绝大部分都是按揭贷款的,特别是2016年下半年、房价高涨时买房的,基本贷款都在80万左右,有的甚至贷了100万。以前算上加班,每月可以拿个5000多元,夫妻俩就有1万元左右,还完房贷,日子还能勉强过。现在可不一样了,控制加班后,每月只有3000元,还完贷款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7

2018年3月初,休了大半年病假的陆振平回来上班了。

俞永没有给他安排什么具体的工作,只是让他帮忙打杂:打印文件,收发邮件,部门包干区的卫生工作等等。工作虽然清闲,却毫无价值——生病前,陆振平也算是物流科的主力,如今却变得像个保洁大妈,最主要的是还没有被安排加班,这让陆振平无法接受。

只干了1星期,陆振平就找到俞永,问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正常工作,安排加班。俞永解释道:“按公司的规定,对于因病请假超过3个月的,1年内不安排加班。”

陆振平没有争取到加班福利,整个人开始变得郁郁寡欢。每月17号还款短信的准时提醒,逼着他开始琢磨起别的出路。

他在网上投了几次求职简历,全部石沉大海。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根本没有能力供他啃老。思来想去,陆振平决定把原本买来做婚房的新房随便刷个“大白”然后出租。刷墙只用了3天,完工后陆振平就把房子挂到了房屋中介,租金每月1500元。

几天后,新房成功出租。在双方签订租房协议时,陆振平特别要求,租客一律不准在房内悬挂结婚照,男女合影照也不行——这是他父母特意嘱咐的——自己未来的婚房被别人挂上结婚照不吉利。

后来,他开始利用双休日跑滴滴。早上6点半出门,晚上10点多才收工,有时候工作日下班后也会溜达一圈,好的时候能挣个几百元。结果不巧在一次接客过程中,因没有“网约车资格证”被罚了5000元。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跑滴滴了——赚的钱还不够罚款呢。他又开始干起了兼职骑手,工作虽然辛苦,但至少生活有了点保证。

“1年不安排加班,每月就这点工资,还干个屁啊,不如辞了换份工作,随便到哪里不比在这强?”有同事好心劝道。

“工作不好找啊。最主要的是有房贷压着,不敢裸辞,这里至少还有公积金,可以抵扣大半的贷款。我打算先挂着,工作继续找,兼职继续干,等有方向了再辞。”陆振平回答。

像陆振平这样在做“后手准备”的人,我们科里并不只有他一个。

一次早间工休,我们物流科的4人聚在一起闲聊,各自吐槽着被压缩加班时间后生活的不易。

“还是你潇洒,至少没有贷款压力。”陆振平瞅了一眼身旁的张荣。

“可别挖苦我了,整个物流科就我没房,连还贷的资格都没有。”张荣叹了一口气。

接着张荣说起,自己的堂哥在市区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店,没有加班的时候他就会过去学修车。“现在公司控制加班,趁着这个机会学点技术,以后打算也开个店”。

后记

2018年4月份,俞永开始控制我加班后,我的工资瞬间降到了2000元。好在我平日还有些摄影稿费补贴,还完房贷后生活还不算那么糟。

今年3月,陆振平终于恢复了加班,但显然他加班起来已不像发病前那么猛了,除了做些兼职外,每周还会去健身一两次,毕竟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没多久,陆振平谈恋爱了,小姑娘25岁,长得水灵,双方父母已见了面,打算今年年底办喜酒。

周庆不加班的时候会去钓钓鱼,也因此而结交了不少钓友,最近还在一场钓鱼比赛中拿了个优秀奖。

张荣依旧在堂哥那里学修车,技术一天比一天好,最重要的是,他最近抱养了一个女娃,视如掌上明珠,有空就会抱着孩子去公园玩。“以前总是无法说服自己,如今一切都释怀了。那天,我和妻子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时,她就一直冲着我们笑,让我们抱。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而我,不加班的时候依旧背着摄像机到处跑,也许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题图: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