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站:现代都市的合法赌场

2019-08-20 13:41:24
9.8.D
0人评论

2016年6月,我经熟人介绍,到昆山一家彩票店上班,每天只需给彩民们打、兑彩票即可。只是工作时间磨人,从早8点到晚上10点过,没有休息日,只有过年才能休7天。好在,老板给我开出了7000元的底薪,此外,“每月营业额超过30万的部分,给你2%的提成。”

老板姓丁,50岁上下,在政府机关经营食堂,彩票站是他的副业。他每天上午都在食堂工作,下午才会逐一巡视自己的3家彩票站点。

丁老板说得诚恳,但我看了看这个破旧的小站点——不足10平,四周靠三合板支撑,像是普通的报亭——“这个店,一个月能做到30万?”

听我这么问,丁老板微微一笑:“从前,50万都是常事!现在虽说差点,但30万还是没问题的。”

见我还是满脸狐疑,他也不多解释,直言道:“福彩那边给我是7个点。我给你这个待遇,已算是昆山最高的了。好好干,亏待不了你。”

如此看来,收入非常可观,于是我也没多想,便同意了。

彼时,上一任店员小舟还有3天才离职——他到岗还不到两周,便受到鼓动,从店里私自赊账打了6000多元的彩票,最终补不上,丁老板担心他往后“越战越勇”,只好辞了他。

跟小舟学了两三天彩票机的基本操作后,我便正式成为了一名“售票员”。在这一方小天地里,我算见识了“三教九流”。而各类彩票中,一种叫“快三”的即时彩,也让我见识了各类赌徒的现形记。

1

正式上班第一天,丁老板交给我3万块钱的账。其中有一张2000元的欠条,上面的署名是“孙XX”。

丁老板告诉我,这个“老孙”,是我以后需要重点防范的对象:“他是个赌鬼,要来这边借钱,千万别借。”

我很好奇:“那这张欠条是怎么来的?”

“也怪我没给小舟交代清楚,前段时间,老孙来店里玩,零零散散赊欠近两千块。临走时,老孙说自己是与我相熟,借点钱没什么。小舟老实,当场给我打电话。我气得心中大骂,但毕竟这老孙是店里的老客户,也不好驳他面子,便默许了。”丁老板苦笑着,“老孙以前也经常来我这借钱,几百、上千都有过。但后来被我狠狠说过一次,好几年都没再来了,没想到最近又开始了!他这个人呐,真是不该这样过……”

丁老板电话响了,没有继续往下说,我倒对这老孙生出几丝好奇。

待我见到老孙时,已是大半个月后了。他话少,进来跟熟人点头示意,就靠在吧台上,问我要了纸笔,看着开奖电视和走势图研究起来。

他长相老气,头上有星星点点的白发,嘴边留着两撮小胡子,说起话来瓮声瓮气,让人听着很不舒服。这人眼里透出一股阴鸷之气,我从心底犯了寒,竟不敢跟他对视。我以为老孙跟丁老板是同辈人,后来闲聊得知,他不过三十五六。

老孙先买了10注双色球,一半自己写,一半随机,然后每注翻个几倍,100多元。不过,他主要玩的是“快三”。

“快三”是我们彩票站最受欢迎的项目,销售额能占到总营业额的七成以上。如此火爆的原因,就一个字——快!

与双色球隔天开奖不同,“快三”属于即时彩,每注2元,当场买,当场兑。每天从早上8点半到晚上10点10分,每10分钟1期(如今已变成每20分钟一期了),1天82期——我上班的时长,应该也是“快三”规则决定的。

“快三”规则很简单:从1到6中选3个数字。结果不看顺序,如果3个数字都中了,奖金40元。若结果包含对子(比如155),奖金提高至80元;若结果是“豹子”——3个数字相同,则奖金最高,有240元。不过,豹子的概率也最小,每天能出5个以上就算“井喷”了。

来我们店里玩的人中,八成都会玩“快三”,而且常常一坐就是大半天。老孙第一次来,就从傍晚捱到了我打烊,期间几乎每期都跟。他属于精准打击的那一类彩民——极为相信规律,跟的号码很少,一般每期不超过3组,但每组号会追加20倍左右。要么不中,中了就是小1000块的奖金。

他常说:“中那几十、几百的没意思,一次不中个四位数,不解渴”。

随后几周,老孙也只来了两三次,都是傍晚后。有时白天路过,他进来瞅一眼开奖号码走势图,要么撇撇嘴扭头就走,要么发现新大陆似地跟上一期,不管中不中,开完奖就离开了。只有晚上来玩时,他才会仔细研究走势图,玩到最后。

有几期,他还真中了两千多。拿到钱后,他却没表现得多兴奋,连嘴角都没抽扯一下,数了数就揣兜里去了。我问他要不要用奖金先把了欠条还了。他说:“一码归一码,我会还钱”。

我就不问了,反正老板也不要我担责。

中奖后,老孙出手会阔绰些,买的号码也从两三组变成了四五组,每组号能跟上50倍上下,这样,一期就砸下去三五百。所以,奖金一般也不会在他身上停留太久。满载而归这四个字,我从未在他身上见到。

不过,比起那些天天泡在彩票店里的老油子,我觉得老孙算是克制的了,毕竟一个月只来两三次,花费不到一万,在我们店里只能算中等消费,况且,听说他月薪一两万,缘何就成了重点防范的赌徒了呢?

2

我来的次月,本省的“快三”已经一个多礼拜没开出“豹5(555)”了,因此这组号成了大热码。但凡是玩“快三”的人,都会在我这里顺带捎上一注,再酌情跟上几倍、几十倍。而许久未见的老孙,一进门,就跟了50倍。

当期未中,他眼皮都没跳一下,又掏出两张百元钞:“复打一遍!”

一晚上下来,光是在“豹5”这组号码上,老孙就打掉了两千多元。可“豹5“始终没出。

第二天,老孙来得更早,又开始“捉豹5”。他起先还是每期都买50倍,过了四五期之后,他皱了眉头,我以为他要斟酌一下,没想到接下来每一期他都跟80倍。我扫了他一眼,满脸兴奋,像嗅到血的狼,盯上这组号码就不肯撒手了。

不用说,“豹5”还是没出,老孙一晚上就为此吐出来四五千。

那几天为“豹5”杀红了眼的彩民比比皆是,甚至有人在我这买过几次200倍。只是像老孙这样每期都跟这么多倍的,找不出第二个人。

接下来,老孙一反常态的又连着来了三天,一天比一天早,不知道是专门请了假还是直接旷了工。最后,他就死磕“豹5”,下注倍数定格在100倍,别的号码也都不买了。而他的劲头,从一开始的兴奋变成木然,每一期开奖之后最多骂上一句,然后就熟练地掏出钱包递给我两张红票:“100倍!”

如此几天,“豹5”还是不出,而老孙在我这,已为此前前后后下了两万多元。往后就算有一期被他压中“豹5”,翻100倍,奖金也只有2万4千元。他这老彩民该不会算不到这笔账吧。

果然,次日的中午,还未见老孙的身影。外面飘着小雨,店里只有一个姓杜的老彩民,他跟店里其他一些退休老人一样,把这里当个解闷的地方,每次只买10元的双色球,偶尔打上一两注“快三”,更多的时候来我这坐着,看那些没中奖的人长吁短叹,自己在旁呵呵笑。

我在柜台里百无聊赖,昏昏欲睡。突然一只手从墙上的小窗口里面伸了进来,把我吓了一跳:“小周,‘豹5’还没出吧?”

我一看,又是老孙,笑了:“没呢,你还用问我啊?手机上不都盯着呢吗?”

“不是下雨么,没掏手机。”他苦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里面鼓鼓囊囊,“这样,我现在得去上班,你给我每一期都跟‘豹5’,把这里面的钱跟完!我6点钟过来。”

我数了数,里面是5000元整,便问道:“1期跟多少?100倍?”

他点点头。

我看了下时间,正色道:“那我就从下午1点50分那期开始给你跟好吧?这样到6点正好能跟完。”

他看了下手表,见此时刚过1点,到1点50分中间还有几期,显然他连这几期也不想放过。只是他往身上胡乱摸了几下,估计实在没钱了,这才点点头,答应我的提议,佝着背离开了。

我对老杜说:“这孙叔图啥?现在中奖,算下来也亏了啊。”

老杜说:“他现在是被拖下水了。要是他刚放弃,就出了‘豹5’,还不得悔死?到现在这个地步,这些人不把身上的最后一点钱榨干,是上不了岸的。”

上岸,与之对应的还有“下水”,这都是赌场里的说法。放在这彩票店里,竟然也毫不违和。

我跟着叹了口气,问道:“杜伯,你说这‘豹5’什么时候能出来?”

“不好说,你看看电视,现在每期光售出就有一两百万。官方怎敢轻易开出来?它要么等热度降了,要么等自己钱赚够了,才会开!不管是哪一种,都有得等了!”

那天,5000块还没打完,老孙就过来了,颓丧着脸,很明显早从手机上知道了结果。晚上他依旧在我这里待到了最后一期,追了一晚上“豹5”,只不过后面每期只能跟50倍了。

随后,老孙又在我这里熬了几天,前前后后一个多礼拜,花了将近5万,还是追不上这匹“豹5”,只好放弃了。

在他放弃之后又过了一周,“豹5”才出现,距它上次现身过了近1个月了。而这组被彩民戏称为“有史以来最久没开的号码”,最终开出的奖金只有八千多万,比大家预估的少很多。而我们身边,捉到“豹5”的人,最多也就兑两千多元。

彩民们的狂热倒是造就了另外一些传奇——某彩票站早上刚开门就来人放了一大包钱丢在彩票店让帮打票;有人说某某彩票站借着这次营业额破了百万……

“你看看,这20多天,庄家挣了不知道多少亿了!”店里的彩民都在咋舌。

开奖时,老孙不在店里,我感叹:“不知老孙是庆幸自己抽身得早,还是可惜自己没有这个运气。”

老杜听见了,说:“他要抽身得早,早就成大富翁了。”

周围几个老人也附和说起老孙的往事:四五年前,他是个小包工头,虽然算不上富豪,但手上两三百万应该是有的。那几年,工地好做,若好好经营,如今资产上千万也没问题。大概在2013年左右,老孙玩起了“快三”,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那几年‘快三’刚刚兴起,中奖率高。你别说,不止老孙,当时真有不少人玩这个挣了点钱。”老杜回忆起那段往事时,眼里放着光,“那时候,这彩票站哪是现在这番光景?别说这几条小凳子了,外面的空地上、树底下,坐的全是人。一期‘快三’开完,兑奖都能把你兑得手忙脚乱!”

我不知道这小小的彩票站还有这样的辉煌过往,难怪丁老板说早年一个月50万都是常事儿。我从电脑的后台查了一下,丁老板和老杜所言非虚——2015年时,这里的月营业额都在70万左右浮动。而我来的这两三个月,的确也就30万左右,“豹5”这个月也就刚40万出头。

我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快三’就开始坑人了呗!”老杜有些无奈道,“你这段时间,也看到了,有人玩‘快三’是赢着出去的吗?概率被调得太低了,中不到钱。可是已经上了瘾的人,就出不去了,每天还是蹲在这守着。老孙的家产,就是这么败光的。”

“败了几百万?”

“对!全败光了!其实他如今在朋友的工地上帮忙,每个月还是能挣一两万,要是收手,小日子照样过得滋润。但是戒不掉啊,这点钱哪够他玩这个?”他又对我小声道,“你别看他现在人模狗样的,身上还欠着一屁股债呢!”

我笑道:“他现在玩得也不多了啊,一个月才来两三次,这钱足够了吧?”

“屁!你没发现,他都是每个月10号后才来你这里吗?这是他刚发工资,剩下的时间,他都去别的彩票站,你打听打听,谁家他不欠钱呢?因为老丁跟他算有点交情,他在这还算收敛。他这是妄想用彩票再次翻身,挣回他那几百万呐!”

我一时语塞。

又过了一阵,有次老孙把手机落到店里。我替他收起来,没想到有电话进来了,是个女声,我如实告知地址,电话那头啪地一声挂掉了。

老孙回来拿手机,听闻此事。满脸惊恐,骂骂咧咧,说我多管闲事:“我老婆一直以为我戒了!你这一捅,回去又得吵。还能不能再来,都不知道!”

后来,老孙还是“按时”回到站点,只是更加沉默了,盯着开奖号码走势图看得愈加认真,似乎这里面真藏着他的“复兴梦”。

3

老杨是我“上任”之后才经常来玩的,但很快就成了我们彩票站最大的“金主”。

第一次见老杨时,他头戴蓝色棒球帽,身着浅灰色的制服,看上去老实本分,脸上总是挂着笑,丝毫没有老孙的沉默阴郁。

可他一出手,却着实把我惊着了:“这几个号码,上面10个,追5倍;下面5个,打10倍。”

他自带了一个便签本和笔,“快三”的号码就写在纸上,撕下来递给我,然后安静地站在一旁,等待开奖。我接过,习惯性地边打边确认:“255、134、2……”

我还没说完,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正色道:“念出来干什么?”

和老孙不同,老杨似乎并不在意能中多少,而是更在意能不能中。因此他每次买号几乎都是十几、二十组这样买,一期下来也要小几百。这天他在店里玩了1个多小时,中了几把“对子”。临走时,乐呵道:“今天才发现这个点儿,以后有地方玩了。”

老杨果然没有食言,其后的日子里,他几乎每天都来,待的时间虽说很少超过3个小时,但出手阔绰,每次消费都有两三千。

只是,老杨买“快三”的方法,着实让我不解——他完全凭感觉买,一期还买上这么多组号,各种倍数都有。诚然,他这种中奖概率相对高点,可即便某期中了,奖金也只够覆盖当期的本钱。长期来看,老孙“精准打击”的买法,好歹还存在理论上赢钱的可能,而老杨这种“广撒网”的方式,却几乎不可能回本,可他依旧乐此不疲。

有一期,他其中一组数字中了几十元,他嘀咕着:“中这点有什么用?我这期买都买了三百多块了。”

旁边有人接道:“那你还这样买?不划算的呀!”

他眉头一皱,叹口气:“没办法,要玩的嘛!”

熟络之后,我也慢慢了解了老杨的生活。

他说自己是安徽人,但在昆山定居二十余年了。现在跑运输,主要往上海跑,一般一天就能跑个来回,因此时间还算多,能忙里偷闲来玩两把,“反正小孩都工作、成家了,房子也都给买好了……”

我艳羡道:“那杨叔你的人生可算圆满了啊!”

他却苦笑一声:“圆满什么呀?房子贷款还没还清呢,自己家里做生意也欠着贷,不然还出来跑活干什么?”

“啊?我看叔你每次玩得还挺大的啊?”我脱口而出,说完才发现这话不妥。

老杨却毫不在意,冲墙上的电视机努努嘴:“没办法,对这东西上瘾啊!”

我索性刨根问底:“那你家里人不说你?”

“说,怎么不说?不光说,都动过手!我以前玩牌九、扑克那类,输了不少钱,我老婆跟我闹,逼我戒赌。没办法,我就退而求其次,就玩彩票过过瘾,起先我老婆也默许了,觉得彩票总会比打牌好。但后来知道,我玩彩票也花得也不少,她又开始跟我跟我干仗,有一次还动了刀子见了血!”

他摘下常戴的帽子,露出后脑勺,给我看一小块没头发的地方:“你看看,深一点我命就没了;偏一点,我耳朵就没了!”

我咽了口唾沫:“那她现在不管你了?”

老杨摇摇头:“怎么可能?只不过我现在都到离家很远的地方玩,比如你这里,她暂时还发现不了的。”

我撇撇嘴,看了看他停在窗外的依维柯:“看来叔你这跑车攒下不少私房钱啊,不然怎么经得住你这么玩?”

“拉倒吧,这一个月才七八千块钱,3天就没了。”他轻笑道。

我一阵愕然:“啊?”

他自然知道我想问什么:“我手上有几张信用卡,每个月都透支得干干净净的,月底从家里拿钱还。还好有些家底,我老婆比我强,自己开的小公司。要不是我这么些年钱都买彩票输了,其实家里的贷款早就还清了。不过做生意嘛,哪有不欠贷的?人家不是说马云都欠了几千亿吗?我老婆拿我没办法,她打我,我就让她打,跟我吵我就听着不作声……”

临了,他又补充一句:“我自己也没办法,要玩的嘛!”

我也只好僵硬地笑笑。

“要玩的嘛”这句话是老杨的口头禅,但他说这句话时,却没有泼皮无赖之感,反而是透出一种无力感——他清楚,自己无力对抗欲望,所以只能向它缴械投降了。

只是,每个月豪掷八九万买彩票的老杨,还能瞒他老婆多久?而他的家底又能支撑多久?

4

有天傍晚,彩票站里已经挤满了人,吞云吐雾,大多直勾勾盯着墙上的开奖电视机。

忽然从外面伸进来一个脑袋,快速地在屋里扫了一圈之后,尖着嗓子问道:“要不要自行车?”有几个彩民乜了他一眼,理都没理,继续研究彩票去了。

“车多少钱?”这时候,从我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一看,原来是常来我们彩票店的一个小年轻,小吴。

原本已经不抱希望的卖车人又堆上笑脸,对小吴说:“400,你看看,全新的……”

最终小吴300块钱买下了这辆自行车,然后大家都夸他占了便宜。可有一位姓何的师傅却冷冷道:“你知道他们车是哪来的吗?都是他们监守自盗,从工厂仓库偷的!”

小吴愣住了:“不会吧?”

“怎么不会?你等着吧,明天公安局就来找你了。你帮着销赃,最起码也要关几天!”

小吴的脸唰地一下白了,带着哭腔问该怎么办,何师傅爱答不理,不再多说一句。旁边几个老彩民都在偷笑——显然他们一早就清楚这种车的来路,也知道何师傅只是吓唬小吴的。但小吴一整晚都坐在饮水机旁,忧心忡忡,再没有打一注彩票。

小吴十八九岁,身材矮胖,脸上有点婴儿肥。他是附近工厂的工人,听说是两年前跟着自家亲戚一起来到昆山的,但后来亲戚去了别的城市,他自己却留了下来。

他算是店里最年轻的彩民,痴迷彩票,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坐在靠饮水机那个角落,盯着开奖电视和走势图苦心钻研。只是工厂工资低,他每天除了打注2元的双色球,大热的“快三”,他也就能跟上几期。

他一般刚来时,会比较“大方”地跟上几期“快三”——三四组号码,稍微加点倍数,凑个10块钱。若是几期没中,后面就显得犹豫了,能定定地看走势图半天。最后快开奖时,才咬咬牙来我这报上2组数字,不加倍。

如果还是不中,接下来便不跟了。可是他自己不跟,却爱给别人出意见:“你听我的,这期你加一个244,绝对能中!”“这期怎么可能买135,你还不如拼个‘豹6’呢!”……

大多数人当然不会听他的,有些被问得烦了,还呛他一句:“你这么肯定,干嘛自己不跟?有钱不知道捡啊?”

小吴悻悻地退到一旁,不再说话。当然,小吴也不是每次被呛,都是沉默。有时,他坐回去看几分钟走势图,又会凑到别人面前:“好!那这样,这个号码,我出1块钱,咱们两个一人出一半好吧?中了咱们对半劈。1块钱嘛,现在能买啥?输了也不心疼啊!”

有些人架不住他死缠烂打,会跟他玩两把,全当图个乐。只有何师傅是例外,每次看到小吴这个样子,都要呲他两句:“你也快20岁大小伙子了,怎么天天在这为1块钱跟人捣糨糊?”

言下之意就是说小吴没出息,这常常弄得小吴下不来台。

何师傅似乎一直都不待见小吴。小吴一来他就耷拉着脸,时不时还要冷嘲热讽他两句。而小吴好像也很害怕何师傅,从来不敢还嘴。

有次,店里就我跟何师傅,我遂问起他讨厌小吴的原由。何师傅不屑道:“那个小年轻,天天蔫吧吧的,一提到彩票就精神。他叔父是附近XX厂的主任,此前也来这玩。这小子跟他叔父来过几次之后,上瘾了,三天两头往这跑。天天跟一帮退休老头混,你说能有什么出息?”

“去年他叔父调走没几天,这小子就从原来的厂子里面辞了职。在这泡了半个多月,钱花完了,才去找活儿干。我跟他叔父好歹认识,还帮着找过几次工作,没用!全是干两天就跑了,不是嫌工作时间长就是嫌工资低,挑三拣四,真的让人看不起!就想靠彩票,发笔横财,可以啥也不干。”

何师傅为人正直,对小吴的看不起从没有掩饰过,这一点大家都能看出来。而小吴也诚如何师傅所言,上班从来没有长久的。

在那次“豹5”的风波中,小吴也想着捞一笔。有天我早上刚开门不久,小吴就到了我店里,火急火燎地问我“豹5”开了没,我说没有,他做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然后拍给我10块钱:“打5倍!”

这算是他出手大方的了。此后,小吴都坐在我这,目不转睛地盯着开奖屏幕。一开始买5倍,但很快囊中羞涩,一次只能买1注了。

临近中午,何师傅也过来了,看见小吴在这里,惊讶道:“你上礼拜天不是说找了个电子厂上班的吗?”

小吴尴尬道:“辞了。”

何师傅追问原因,小吴嗫喏道:“那个厂太难过了,说是为了防静电,每次进车间都要穿老厚的衣服。车间里温度高得很,实在做不来……”

何师傅冷笑一声,让我打了一张双色球。临走时阴阳怪气道:“那你去找一个坐办公室的,有空调暖气的好吧?你看看人家要不要你。”说罢,拂袖而去。

小吴当然没有追上“豹子”,但那几天也在我这里消费了近500块。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笔巨款。最后放弃时,我感觉他都快要哭出来了。

其后有一段时间我都没见到小吴,何师傅也不知他的去向。

半个月后,小吴来到我这里,我抬眼一看,吓了一大跳——只见他鼻青脸肿,左眼胀得老大,都睁不开了。他说是自己骑自行车摔的,我不信,但也没好多问。他掏出100元,选了5注“快三”,又坐到了饮水机旁。

没过一会儿,何师傅也来了,看见小吴这个熊样,惊讶道:“你这是怎么了?”

小吴又搬出那套说辞,何师傅撇撇嘴:“你糊鬼呢吧?就你那小自行车,是有飞机在天上拉着你跑?”

小吴支支吾吾,才说自己前段时间找了个网管的工作,跟客人发生了点口角,下班被人打了。

何师傅一脸无语:“报警了?”

小吴点点头:“当晚他就被抓起来了,最后人家赔了我几百块钱医药费。”

“然后你就来这现来了?”何师傅语调扬了八度,“你这伤明显也没去医院处理啊?”

“处理了,处理了!当时警察带着去的,上了点药之后我寻思反正也不要缝针啥的。自己回来拿个鸡蛋消肿就行,就没在医院多待。”

这回不仅是何师傅,连我都被他“折服”了。小吴讪笑了一下,继续看他的“快三”走势图。何师傅在原地盯着他后脑勺看了一会,最后骂了一句:“烂泥扶不上墙!”

鸡蛋的效果明显没有药水来的好,七八天过去,小吴的眼上依旧能看出淤青。而他那几百块钱汤药费,我估计也是花得见底了,毕竟他跟“快三”的次数越来越少。

5

赵老师是彩票店附近一所职高的数学老师,也是快三的“信徒”,更准确地说,是“快三有规律”的信徒。

他几乎天天都来,时间不固定,每次来我这,必然脸色通红,一身酒气,有时胳肢窝还夹一摞试卷。等待开奖时,他就一边改卷子,一边同别的彩民侃大山。我经常开玩笑揶揄他:“学生家长要知道孩子有你这样的老师,估计也是醉了。”

他却满不在乎:“哎!那有什么,好多家长跟我喝过酒呢!”

他习惯在每句话开头都说一个“哎”,却不是叹息,而是十分短促沉闷的发音,配上突然严肃的面部表情,一副“你别不信”的样子。

赵老师买彩票爱“算”,不带卷子来的时候,就扯张纸在桌上写写画画。和其他信奉“规律”的彩民不同,赵老师不是只看数字出现的频率,他还会发挥专长——有几次我伸头去看,他在纸上都画了一幅函数图像,下面还列上几个颇为复杂的方程式。我简直哭笑不得,他每次都是信誓旦旦,坚称这次一定会出某某数字,然后写下几组号码,让我打出来。

他买得不多,偶尔上才跟上几期。觉得这组号码概率大,才多跟几倍,但从不会超过5倍;觉得那组号不太可能出,就随手挂一注,不翻倍。因此,他在我这里坐上一个下午,还玩不到老孙寻常两单的钱。

他对老孙那样的彩民十分看不起:“我跟他不一样,哎!他们那种人就是赌徒!我们都是有科学依据的!”

当然,这话他从来不敢在老孙面前说。

然而,赵老师的科学依据应验的时候很少,和其他彩民瞎选或者随机的中奖概率差不多。但他有自圆其说的办法,比如每次开奖倒数的30秒内,恍然大悟似地拍一下桌子:“哎!不对……不对不对,这次不是这组数字,应该是另外这XXX……”

然后他一连说出好几组,都是跟他买的不一样的数字。

号码总共就这么点,开奖后在他买的和他说的之间,总能碰上几组。那时候他就会更大声地“哎”起来:“你看,我刚刚说的吧!会出这个数字。”

若开奖结果出现的是他既没有买也没有说的数字的时候,他才会咂咂嘴:“哎呀,怎么出了这组号码?”

我开始有些反感赵老师,觉得他爱说大话,言过其实。因此,有一次他在快开奖时,又说出几组号码,我索性直接给他打了出来,拿到他旁边,笑眯眯地对他说:“还好,来得及。”

他又哎了一声:“我又没让你打,哎,是吧?我不买这几组号码的!”

我说没事儿,算我的。奖一开,果然不是我打的那几组号,我便冲他调侃道:“哎,赵老师你算得也不准嘛。”

他虽然还会努力圆回来,但也底气不足了。这么一来一回,让我有点阴谋得逞的小得意。然而,赵老师此后把敲桌子报号码的时间改成了开奖10秒之内,我是无论如何都来不及了。这点小小伎俩,被他轻松化解。

我不止一次和赵老师争论过“彩票有规律”这件事情。我说如果真的有规律,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发财?他说那是因为自己还没有算出来。他为了向我证明自己的观点,掏出手机,打开了几个APP给我看,里面都是教人如何下注的内容。有些作者自诩“快三导师”,文章里一串串的图表和数据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赵老师一本正经道:“你看见这几个人了吧,哎!他们命中率真的高,比如说这一期他说会出小,真的就出小了!”

我很想问他:“这些人如果真的懂规律,还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做导师?”但他到底是我的客人,这话我还是忍住了。

我对赵老师反感归反感,但有一点还是服气的:他是在我这玩“快三”的彩民里,为数不多懂得收手的人——每天就那么多钱,输光了就走;赢了也不会大手大脚,依然按着自己的节奏选号、投注。

一个酒鬼,竟然是个能克制的赌鬼?

有一天,彩票站里面人不多,外面的天色也是阴沉沉的。从门外进来一个高个男人,敲了敲柜台,问我:“双色球怎么卖?”我说“两元一注”。

“能随机是吧?给我随一注。”他说罢掏出张百元红票给我。

我把彩票打好,正准备找钱时,门外又进来一个矮胖男人,火急火燎冲我嚷:“哎,你把钱退给他,我有零的。”说完一把从我手上抢走了那张百元红票。

高个男人开口了:“哎,算了兄弟,这是彩票也不是别的东西,万一我真中个500万,算你的算我的?”遂又把那张钞票递给我,催我快点找钱:“还有事儿呢!”

矮胖男人一听这话,便不再坚持。

他们俩这一唱一和,我早就起了疑心——新闻里假钞团伙用的就是这样偷梁换柱的套路。只是彩票店里多是熟人,店里那个鸡肋点钞机,早就被塞进抽屉里吃灰了。我又把这张一百仔仔细细看了两遍,确实没发现什么问题。

钱找完之后,高个男人拿着一把零钱就往外走了。矮胖男人快速扫了一遍墙上,对我道:“那我也打几张彩票,这个七乐彩、快三、双色球,一样给我来10注……对,随机。”

“一样10……”

“你等等!”我还没问完,忽然赵老师一声大喝。

那男人被这声音吓得浑身一哆嗦,撒腿就跑。我愣在原地,还没搞清楚状况,只见赵老师一下子就窜了出去,转头又对我吼了一声:“快报警!”

隔着窗户,我看见矮胖男人正在往一辆摩托车上跳,高个男人早就在那准备接应了。而赵老师从后面抓住矮胖男人的领子,一把将他们薅了下来。几个店里的师傅也一起冲出去帮忙,很快把两人挟制住,等警察过来把人带走。

事后,在这两个人的钱包里面,发现了几十张仿真度极高的百元假钞,一般人根本辨别不出来。

庆幸之余,我想感谢赵老师帮我挽回了损失,但一转眼就没见他人影了,随后几天都没有再来。我发微信找他,也都被他以有事搪塞了过去。我以为他是跟那两个人搏斗受了伤,因此担心不已。

几天之后,赵老师又醉醺醺地来了,身上毫发无伤。看见我嘿嘿一笑:“我给你挽回那么大损失,你是不是请我玩几注‘快三’?”

我说何止,还得请你吃饭。赵老师慌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开玩笑的。”然而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拗不过我,晚上下班后,被我拽到了附近的一家小店。

菜上齐了,我向他敬酒,他美滋滋地呷了一口,大咧咧道:“其实你不用这么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我问他,那你怎么这几天都没来,他说:“那不是怕有记者过来采访,麻烦么!”

赵老师说,自己在这个彩票店玩了快六七年了,能帮帮一把,都不是什么事儿:“这几年的这几个(卖彩票的)人里面,我最喜欢你,为什么呢?因为你自己卖,但是从来不碰,我觉得这小伙子定力可以!”

“我哪是什么定力可以,只是明白十赌九输罢了。”

“但这就很了不起了啊!”赵老师的舌头有些大了,含糊不清地说:“你看看老孙,小吴,还有那么些个玩彩票的,有几个明白这个道理?其实自从有了‘快三’这东西,彩票站已经跟赌场没区别了。这些人,都是赌徒,输了想回本,赢了还想赢。”

我回想起这几个月在彩票站的所见所闻,深以为然。又喝了两杯酒,胆子跟着大了起来:“赵老师,我看你每天一玩也是一两百,虽然不多,但是一个月也得四五千块呢吧?你一个当老师的,工资够么?”

赵老师笑了一声,告诉我说,他家里还开着一个塑料厂,一个月多的没有,小几万块钱还是容易挣的。再加上市区有几套房子出租,拿几千块钱出来玩玩不是什么事儿。

“人最重要的就是量力而行。我每个月花这些钱,对生活没有影响,这才叫玩;像老孙他们那样倾其所有,还欠了一屁股债的,哪是玩彩票?那是被彩票玩儿了啊!

“人这一辈子,倒在酒上面还能说得过去,凡人嘛,口腹之欲难免的;但是要被赌给坑了,可就是太蠢了。”他顿了顿,冷笑一声,“你别看我每天研究那些曲线走势什么的,其实就是瞎折腾、打发时间。就像你说的,真要有规律,人能说出来告诉你?还当什么讲师?早不知道躲哪儿去发大财了!

“想靠赌暴富,根本就是做白日梦……”

我这才明白,原来看似迷信规律的赵老师,其实心里比谁都通透。

那一晚我们一直喝到深夜,临了,赵老师还告诉我一个秘密:“其实这几天我不来,不是怕记者,是怕那些人回来报复,再把我拖小巷子里给揍咯……”

他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后记

年底,因为丁老板始终不肯跟我签署劳动合同,又亲眼目睹几任之前的“前辈”回来讨薪的荒唐戏码,加上工作时间委实太长,我最终离开了彩票站。

后面那段时间,老孙每个月依旧保持着那个频率过来,有几次在我这里玩的时候,有别的彩票站老板带着警察找过来,几个人在门外拉拉扯扯,狼狈不堪。

最后他还是摆了我一道:某天,他照例玩到了很晚,并且在我这里已经欠了快3000块。最后一期“快三”结束之后,他依旧没中,嘴里一边骂着,一边让我等他一会儿,说身上现金没了,到对面银行去取,很快回来。可10分钟后,我收到他的微信:“小周,我今天身上钱不够,过几天给你。”

我傻了眼,呆呆看了手机很久。这笔钱后来他只还了一部分,剩下的1000多块,在我离开的时候变成了另一张欠条,交到了我下一任的手中。

老杨一如往常,嘴上还是挂着那句:“要玩的嘛!”

小吴来得少了,但究竟是踏踏实实上班去了,还是换了别的地方继续征战我不得而知。

至于赵老师,他还是每天喝着小酒,在每一期开奖之前醉醺醺地拍桌子懊恼道:“哎!不对不对,这次不是这个数字……”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V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