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卧底了房产中介最黑的业务

2019-08-24 18:33:15
9.8.D
0人评论

2014年初秋,我刚考入公安系统,被分配至城南区公安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工作。

尚在实习期的一天,副大队长肖洛突然独自开车,将我带到位于城南分局7楼的经济犯罪侦查大队,见到了时任经侦大队长的赵艳玲。

一番交谈后我才得知,原来是要安排我去执行一项化装侦查任务,亦可以理解为“卧底”。

当然,正式的卧底行动和化装侦查差别很大:前者需要所属团队密切合作、大量后台情报支持,以及长时间的专业、系统的训练,任务周期短则几周多则几年;而后者只需要进行相对简单的伪装,进入特定场所侦查情报即可。

我接到的任务并不难,就是潜入一家涉嫌合同诈骗的房地产中介公司,固定他们的犯罪证据,等待收网即可。

1

这家地产中介公司于2011年在西北某省创立,后陆续在陕甘宁、山西、湖南等全国23个省市自治区开有分公司,共计2300多家门店,主营业务是二手房交易买卖。

早在2014年中旬,各地公安机关便陆续接到多起报案称,在这家公司购买二手房屋时被骗,公安部随后便成立了以省厅为首的专案组。鉴于该公司总部位于城南分局辖区,分局便从经侦大队和刑侦大队中抽出大量精干警力,投入专案组进行侦办。

而此次任务,也是依照局长的指示——在收网前需要派出侦查员进入公司进行接触、巩固证据——也就是变相“看守”已经侦查落实的嫌疑人,别在收网前出了岔子。

在经侦大队的办公室,肖队告诉我,之所以找我来执行任务,首先是因为实习期间表现良好,遇事敏捷反应迅速,正好趁这次机会积累办案经验;其次,老民警身上的“警察”味儿太浓,容易被识破,而我刚从地方进入公安,“浑身都是社会气息,根本不像个警察”;第三,此次行动是在本市卧底,若是老民警去执行,存在被其他人辨认出来的可能,而我当时的社会身份还是一名待业青年。

随后,赵队给我看了一份嫌疑人名单,上面有十几个名字,排在第一位的是地产公司的销售主任:吴前。而我则需要冒充求职人员前去应聘。

在这个北方边疆小城,9月初的清晨已冷得刺骨。赵队穿着便装,带着我来到市区里最繁华的一条大街上,地产公司在本市的总部就在街南边的金融大厦写字楼里。赵队把车停到路边,马上就有一名穿着反光风衣的交警过来敲车窗,示意这里不能停车。赵队亮了一下警察证,交警会意,转身走开。

“公司现在还没有起疑,网上还有他们发布的大量招聘信息。你有很大几率能应聘成功,如果不成功就撤回来,不要打草惊蛇。”赵队想了想,又补充道:“小张,务必注意安全。”

去当两天二手房销售中介能有什么危险?我随口“嗯”了一声,见赵艳玲再没嘱咐,便拉开车门下车,瞬间被寒风冻得打了个哆嗦。

我穿着经侦大队发的一身廉价黑西装,衬衫雪白,外面套了一件长风衣,斜跨着个背包,乍一看还真像个房产销售或是卖保险的业务员。我混在一帮略带倦意的白领里,来到公司总部前台。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前台是个笑容甜美的小姑娘,上身穿着薄棉袄,腿上却穿着丝袜,胸卡上写着“孟百灵”。

“从网上看到贵公司招聘信息,来面试。”

“好的,您稍等。”孟百灵笑着说,“我这就去替您通知一下。”很快她就回来了,告诉我去销售主任办公室。

就这样,我见到了本案第一个嫌疑人:吴前。我当时并没仔细看他的个人信息,只记住了他的脸。照片上的他显得很老,见面才知道,他比我也没大几岁。吴前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体型比照片上干瘦,身上的西装一丝不苟。

吴前面无表情地问我:“面试什么岗位?”

“我来面试房产销售岗位。”我从包里掏出简历递过去,“您看下。”简历是经侦大队的大队长赵艳玲给我做的,上面除了姓名外,一切内容都是假的(使用真实姓名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在本市侦查,为防止我在侦查行动中遇到可以叫出我名字的熟人,避免暴露风险)。

简历上,我24岁,两年前从河北省的一个经济类大专院校毕业,后在石家庄和太原两地做地产销售类工作,今年8月份辞职回到家乡求职。

吴前扫了两眼简历就扔在桌子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有过房产销售的工作经历,多余的也就不跟你说了。公司实习期3个月,转正后保底工资1800,工作3年后缴纳社保。如果你愿意,明早7点来上班,在地产部工作。我姓吴,是你的直接领导,以后叫我吴主任就行。”

我心想很快就要收网了,抓紧问道:“那现在我能工作吗?”

“很好,很积极,我们就需要你这样的员工。”吴前似乎对我很满意,转头就把孟百灵叫了进来,带我去隔壁人事办公室办了入职手续。

2

公司在本市主营二手房买卖和广告业务,除地产销售总部和广告公司在这幢写字楼,剩下的36家地产销售分店分布在全市的4区4县。

办完入职手续,吴前作为我的“师傅”就要带我出去“跑业务”了。路过公司大厅,墙上挂着“光荣榜”3个大字,下面贴着15男7女共22张照片,我仔细看了一遍,几乎都在赵艳玲给我的嫌疑人名单上。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应届大专毕业生,还有6个中专生和一个高中毕业生。我在办公室并没有见到他们,应该都在外边“跑业务”。

吴前见我盯着墙上的照片入神,得意地告诉我:“整个销售总部的人照片都在上面,谁的业绩好,照片就会挂在最上头,成为整个部门学习的榜样。”

第一名当然是吴前,第二名是个名叫李翠的女经理。趁吴前不注意,我拿出手机给照片墙拍了照,随后就跟着他往外走。路过前台,孟百灵又笑着对我说:“工作要加油哦!”

可很快,一对年轻人从电梯里出来,冲到前台就和孟百灵吵起架来,我正要听他们在吵什么,吴前一把将我拉开:“不是你的事,别管!”

出了写字楼,我们在偏巷买了两个煎饼,我执意要付账,吴前也没拒绝。随后,在吴前的带领下,我愣是抱着没吃完的煎饼坐了3个小时的公交车,然后又步行半个多小时,快到中午时,才来到市西郊的一个新建小区里。

房主是位中年妇女,见到我们很高兴。从他俩的交谈中我得知,吴前之前就曾多次和女房主接触过,她家的小区属于回迁房,所以这套房子并没有《房屋所有权证》。

在我市,这种偏远地段且没有产权证的房子, 1平米最多能卖到3000元左右,但吴前却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她的房子可以卖到一平米4500元,甚至还能托关系给她把《房屋所有权证》办下来。

见女房主有些迟疑,吴前又开口道:“大姐,我这也是跟您有缘,才来经办您这套房子的,我的关系可不给一般人用,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女房主操着一口浓重的西北方言,我只听了个大概。大意是,前几年她丈夫死了,村里的地被开发商占了,才分得了这套回迁房,这也是她唯一的房屋。但儿子考上了大学,需要学费,只能把房子卖掉,自己再搬回农村老家去住。

吴前信誓旦旦地表示,已经有人看上她这套房,明后两天就交款。但是房主需要预付成交价5%的押金,也就是22500元,交易成功后押金退回,只收取1000元的中介手续费。

女房主想在手续费上搞搞价,吴前竟然“怒”了:“大姐!您这房子没房本,也就卖个不到30万,我这给您卖到45万了,您还想要啥?跟我这么一点手续费搞价,您的良心过得去吗?”

女房主不说话了,转身从客厅拿出一个布包,里面裹着崭新的一沓、共计2万多元的钞票,交到吴前手上,眼神疑惑地望着他。

吴前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后脑:“还愣着干啥,快把合同拿出来!”

我如梦方醒,赶快从挎包里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合同、收据、印台和公章。吴前开了一张收据,带着女房主签了一个“二手房买卖交易协议”,里面很明确地写着:成交价45万元人民币。

回公司的路上,吴前很高兴,一路哼着小曲儿。

我禁不住问他:“师傅,这房子能卖到40多万吗?那小区一片儿的房子,有房本的才卖4000多,您这房子都卖到5000了……”

吴前看着我,眼里充满鄙视:“你懂个逑!就这你还做过房产中介?‘潜规则’你懂不?我说能卖出去,就绝对能卖出去!”

“师傅,这次交易您能挣多少钱啊?”我试探地问道:“怎么也得有个一两万?”

“一两万?”吴前眼中又露出骄傲:“告诉你也无妨。你以为我怎么坐上销售主任这个位子的?这套房,我能挣5万!”

我吓坏了,早听说干销售的没人指着那点基本工资过活,但这么一套房子就能有5万块的佣金,却着实令人意想不到。我在公安局实习期过后,转正工资也就才不到4000。

一路上我还想套吴前的话,他却支支吾吾没再应答。等辗转回到公司,已经完全入夜了,孟百灵还没下班,见到我又是甜美地一笑:“您辛苦了!”

吴前匆匆和孟百灵打了个招呼,就带我来到财务部,从那2万元的‘保证金’中拿出5000元后,将剩下的钱交给了会计。

3

在晚例会上,我见到了名单上的大部分嫌疑人——虽是第一次相见,但每个人都和我打了招呼。很多人脸上都满是疲倦,但也有几个闪烁着和吴前一样兴奋的光芒。

“静一下,”吴前站在台上,恢复了一本正经:“各位兄弟姐妹们,大家辛苦了!”

此言刚落,下面坐着的人就齐呼口号:“职业经理人!从不说辛苦!月薪不过万,年货不好办!抢攻第一周,先做才轻松!赢在第二周,爱拼才会赢!”

我一脸懵X地看着这帮“职业经理人”的欢呼,吴前紧接着又说道:“今天我把西郊的业务办结了,明天做出售。你们都汇报一下今天干了什么吧。李翠,你先说。”

业绩“光荣榜”第二名的李翠站了起来:“吴主任,我今天也差不多把钢铁小区的业务办结了,明天就能交首付、办贷款。”

事先我在经侦大队培训时,知道钢铁小区是市钢铁公司的家属楼,就盖在厂区里,后来钢铁厂倒闭,厂区被拆,家属楼留了下来,但都没有产权证。

紧接着,“光荣榜”上的第三名、第四名也接连站起来……等我云里雾里地听完,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吴前终于把目光看向我:“这是咱们新来的员工小张,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我又把自己伪造的简历复述了一遍,吴前继续说道:“小张是个很能吃苦的人,也是个很聪明的人,咱们欢迎新兄弟,今晚聚餐。”

在饭桌上我才知道,公司的规矩很多:早操晚会,新同事入职必会组织聚餐;同事见面必须要打招呼,互称“兄弟姐妹”;在聚餐中必须要互相敬酒,以示团结。

聚餐时,孟百灵就坐在我旁边,我便有一搭没一搭地找她聊天,看能套出点什么信息不。孟百灵是隔壁市人,和我同岁,正是大四实习期,总经理看她长相甜美且能说会道,就让她负责前台接待,工作不到2个月。来参加销售部的聚餐,是因为孟百灵其实也属于销售部,负责“售后”——就是接待那些来“闹事”的客户,卖萌装傻充愣。如果客户实在是闹得不行,就打110报警。

一个犯罪团体竟然敢打110报警?我正想问,孟百灵却紧接着告诉我,从2014年7月开始,也就是从她刚在前台工作的时候,来公司要求退款的客户就开始暴增,有时候一天能有十几个。面对这些气势汹汹的客户,之前的前台已经受不了辞职了。

这些客户大部分是因为缴纳了中介费,房屋却迟迟卖不出去;要么是已经缴了房屋首付,贷款却迟迟办不下来;就算是之前成功交易的房屋,也有客户要求退还中介费的,因为一套房子的中介费甚至高到了房屋总价值的5%左右。但说破大天,这些都是经济纠纷,警察来了,也只能告诉客户去法院起诉解决——比如今天上午我碰上的那对年轻人,后来就报了警,派出所的警察也是这么答复他们的。当然,大部分来要求退款的客户很难想到要报警,就会这么一直拖下去。

我卧底了房产中介最黑的业务

但更让我惊讶的还在后面。

大家相互敬酒时,都在无所不用其极地吹捧着吴前,我见缝插针,也拍了几句他的马屁。吴前很高兴,搂着我的脖子说:“小张,你是个爱学习的人,哥就告诉你个潜规则——房屋中介费,咱们是想收多少收多少,之前办‘A类业务’的时候,等购房客户贷款办下来、准备交房的时候,我就以各种理由收取费用,不然就不给他交房。如果看不惯,可以去法院起诉啊!但一时半会谁能告下来?还不是只能乖乖给咱交钱!”

“吴主任,‘A类业务’是什么?”我问,“是不是还有‘B类业务’和‘C类业务’?”

吴前没有一丝反侦察能力,继续大着舌头说道:“所谓‘A类业务’,就是不用任何手段就能办下来的业务,‘B类业务’就是购房者没有贷款能力,咱们需要帮他贷款的业务。”

这些其实我在经侦大队学习时已经知道了,购房者不具备贷款的还款能力时,公司会给购房者伪造各类证明材料,去银行贷款。当然,且不说成功率有多少,仅是“中介费”就要高出许多。

“那‘C类业务’是什么?”

“这可是潜规则中的潜规则!”吴前眼珠子一转,压低声音说道:“咱们今天办的,就是‘C类业务’。这业务总经理说过,新人来公司不经过考察,是不能做的。就连前台的孟百灵,也就知道个大概。”

我赶忙点根烟给吴前递上去:“吴主任,您和我说说呗,带我一起挣钱!日后必定有您的好处!”

“这个‘C类业务’,就是这种无产权房,亦或是小产权房的交易。”

类似今天我们去的这套房子,就只有个“大房本”——也就是整个楼的总体产权,具体到个户上并没有独立产权,想要出售或者贷款,就需要“分户”,把产权分离出去;更有甚者,房主只有一纸回迁协议,连“大房本”都没有;而小产权房则是村镇利用农业用地亦或者农村自留地盖的房屋,只有村里或者镇里颁发的产权证明,同样是没有正式产权的,这类房屋也无法办理贷款。

在市场上,无产权房和小产权房会比正规商品房要便宜一半甚至是70%左右,可这家地产公司却欺骗客户,可以按商品房价格出售,然后收取“中介服务费”。

而另一面,吴前会再欺骗购房者,比如西郊这套回迁房,仅需22万元就可以购买,又明显低于市场价,且可以从银行找关系来办理贷款。让购房者先缴纳定金或者房屋首付——当然,贷款是绝对办不下来的,钱也这么拿着一直不退,等客户回过味,来公司讨说法甚至闹事的时候,就让孟百灵负责处理。

这就是公司的“C类业务”。此类业务公司给的利润提成非常高,甚至还会有一房多卖的情况,比如今天我去的西郊房屋,就被吴前同时卖给了3个购房客户,中介费自然高达5万多。

“这三类业务,都是需要培训的。”吴前很“仗义”,“哥看你是个实诚人,才告诉你这些。按照公司规定,你要入职1个月左右,由老经理担保,才能对你进行‘B类’和‘C类’业务培训。”

“谢吴哥栽培!”我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做侦查工作,本应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这些犯罪套路之前我便听赵队讲过,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但亲自听吴前说出来,实在让人恨得牙根痒痒。

买房是多少辛苦在城市里打拼的年轻人的终极梦想,为了一套房子,甚至搬出了父母的一生积蓄,却就这样被这些无良中介骗得精光。我强忍着愤怒,继续问道:“吴哥,您就没想过,这要是诈骗咋办?”

“诈骗?”吴前笑了,“这能算诈骗?充其量也就是个经济纠纷,咱公司这么大产业,可能诈骗吗?这就是房地产的潜规则,甭管是咱总部的兄弟姐妹们,还是本市所有门店,都是这么干的。你放宽心,没多大屁事,以后跟着哥混,保你天天数钱!”

4

聚会很快就结束了,毕竟在座所有的“经理人”第二天都有“大业务”要办,不会因为喝了点酒而耽误得太晚。吴前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饭店,我默默地跟在其后。走到门口,孟百灵突然拽了拽我的衣角:“张经理,能不能把我送回家?”

孟百灵在大学城上学,距离公司总部很远,便在附近小区与人合租了个房子。天已入夜,不敢独自走回家。

吴前听到孟百灵让我送她,一脸“你小子日后必成大器”的表情,开始起哄:“呦呵,小张可以啊!来第一天就把我们‘公司之花’勾搭上了,好好发展啊!”

我讪笑着和大家告了别。

初秋早晚温差大,气温已经很低了,孟百灵就穿了个丝袜,冻得直哆嗦,我把大衣脱下来给她披上,孟百灵突然说道:“张经理,你和别人不一样。”

此话一出我吓了一跳,心说自己别是暴露了。孟百灵又对着我一笑:“刚才吃饭,只有你在不停地问业务的事,看得出来,你很勤奋,天道酬勤用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我这才舒了口气。担心暴露完全是多余的,在这里,大概根本没有人意识到自己是在犯罪,当然也不会怀疑我了,念及此,我随口敷衍道:“你也很勤奋。一个小姑娘每天面对那么多事,着实挺难的。”

“其实咱公司的所有兄弟姐妹都很勤奋,每天起早贪黑,兢兢业业的。但公司给我们的发展平台也非常好,据我了解,咱们公司的佣金比例是全市最高的。我一个普通的前台接待,工资就有3000多,我同学在别家公司当客服,月工资才1300。”

在2014年的西北边疆三线城市,月收入3000多元确实不低了。我便问她:“既然做中介佣金那么高,为啥你要当前台,不去做经理人呢?”

“我还没毕业,想毕业后再踏踏实实工作。我父母在老家都在事业单位上班,虽然收入不高,但也从没缺过我的钱。但我也不能一辈子靠父母啊。等我明年毕业,就回公司当个二手房经理人,毕竟收入高,还可以多给我弟弟零花钱用!”说罢,孟百灵打开手机相册给我看:“这是我弟弟,帅不?他就在师大念书,马上也要毕业了。”

说话间路过一个摊位,孟百灵买了两份章鱼小丸子,执意要给我一份。我就站在夜摊前和她一起吃。

忽然她又说:“我其实能看得出来,你不太喜欢吴前。”

我惊得差点把嘴里半拉丸子掉地上。

“我做了这么久的前台接待,还是有点察言观色的本领的。你虽然表现得和吴前很亲近,但你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有时候我不敢直视你的眼睛。”

我着实很羞愧,自己的能力欠缺,竟这么快就被一个小姑娘看出来。

“其实吴前也不容易。他家里很穷,还有个弟弟需要他供养,所以才这么拼的。”孟百灵说道:“吴前的女朋友是他的学妹,非要他在市区买房,不然就不和他结婚。吴前为了房子,才这么拼命地做‘C类业务’。我也知道,‘C类业务’可能不太好,每天来公司闹事的,基本都是‘C类’客户。但行有行规,还是得珍惜的……”

我心里想,每天很辛苦、很上进,这并不是违法犯罪的借口啊,便张口敷衍道:“咱销售部……还真是一帮勤奋的人啊。”

随后,孟百灵一路都在说公司有多好,自己和一群努力的人在一起,一定也会变得更加努力之类。我便没再搭话了。

5

走到她家楼下,孟百灵非要加我微信,可我微信朋友圈里全是关于警察的东西,头像也是警徽,就骗她自己没有微信号,转而加了个QQ。随后,她往我手里塞了一盒东西,就高兴地蹦跳进楼道里,边走边说:“明早7点到单位,每日晨操,千万别迟到啊。”

我把盒子拆开,是后勤部给我印制的名片:XX地产公司销售部张经理。

回到分局,已经过了午夜,整个经侦办公室灯火通明,很多专案组成员已经连着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我向顶着黑眼圈的赵队和肖队汇报了自己的侦查情况,不出意外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表扬。

公司每天早晨7点打卡上班,随后进行晨操和晨会,这个情报早在前期侦查中就有所掌握,大批民警已经开始布控,明早就要去收网。赵队指示我,已经没有再去侦查的必要了,但我还是强烈要求明天继续侦查,并参与抓捕。

说来也巧,大概是章鱼小丸子的“作用”,当天后半夜我就开始拉肚子,等早晨赶到公司的时候,晨操已经开始了,所有人都站在写字楼前的广场上,在吴前的带领下又蹦又跳,高呼口号:“用心专业,业绩达标!规范行销,业绩保证!”

我一脸羞愧地溜到队伍最后排,孟百灵拽了拽我的大衣,偷偷问我:“怎么迟到了?看你有气无力的,两个眼睛熬得这么红。”

我说估计是昨晚吃的不干净,拉肚子了。

“队伍里不许说话!”吴前一脸严肃:“张经理,上班第一天就迟到,人事部罚款100元!”

没想到孟百灵赶忙替我说话:“吴主任,张经理病了,可能是肠胃炎,我扶他上楼休息一下?”

吴前没再阻拦,孟百灵带着我回到办公室,还贴心地给我倒了一杯热水。其他部门的人都来了,总经理也盯着电脑在看,见我还打了个招呼。

我看了眼时间,收网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禁不住露出了笑容。孟百灵见状还问我:“张经理,怎么这么开心?”

“待会儿不论发生什么,你配合就好。”

7时20分许,在省厅的统一协调下,以城南分局经侦、刑侦为首,全市经侦刑侦配合治安、特警等警种联合作战,对XX地产公司及各门店展开统一行动。是役,全省共抓获犯罪嫌疑人近百名。

行动异常顺利,孟百灵被赵队带领的便衣民警吓傻了,和所有“职业经理人”一同哆哆嗦嗦地抱头蹲在广场上,黑压压的就像一溜窝冬鹌鹑。

我也参与了抓捕。在给吴前戴手铐的时候,他就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因为抓获的嫌疑人众多,刑警大队的每个中队都被安排了协助讯问2名嫌疑人的任务,随后经侦大队的民警给我们拿来了讯问提纲。我因打字快,也作为实习警员参与了讯问。

我负责讯问的是公司第八门店的业务经理,一个26岁的女孩。她在讯问室的铁笼子里一直哭,笔录中不得不停下来好几次让她擦泪。她如实地供述了自己的犯罪经过,和我意料中的一样,她压根就不知道这是犯罪,公司对她培训的时候说:“这是行业内幕,是不能摆在明面上的潜规则。”而负责培训的人,正是吴前。

讯问结束,女孩坐在候问室里等待被刑事拘留。我便和她聊了几句,和公司很多经理人一样,女孩出身农村、学历不高,刚从学校毕业不久,在朋友的推荐下来到这里上班。由于高薪,她很珍惜这份工作,办了不少“C类业务”,甚至一度有了在这个城市立足的梦想。

女孩最后抽泣着问我:“警察,我这要判几年?”

我不想骗她,但以她的涉案金额,至少3年以上。见她哭得厉害,我只能安慰道:“我会通知你的父母,给你请一个好点的刑事辩护律师,还是有减刑希望的。”

谁知此话一出,她哭得更厉害了,说自己父母都是农民,根本不懂法,也不懂请律师什么的。而自己来年开春就要结婚,这样婚肯定是结不成了,也不知未婚夫管不管自己……

我向她要了未婚夫的电话号码,提供给了经侦民警。事后,经侦民警告诉我,未婚夫听她被刑事拘留了,直接挂断电话,再打就拒接。最后只能把拘留通知书邮寄到了嫌疑人父母所在的村庄。

我又向经侦民警打听孟百灵是怎么处理的,经侦民警告诉我,孟百灵自述没参与诈骗,其他嫌疑人的笔录也印证了她并不知情。

办案民警通知她父母时,她母亲急得差点住院,父亲则立刻扔下工作来到本市。因为她父亲有公职人员身份,很快就作为保证人给孟百灵办理了取保候审。

6

本以为此案与我再没关系了。没想到过了几天,经侦大队又给刑警大队拿来一份被害人询问笔录提纲,让各中队协助经侦给未报案的被害人做材料,肖队就把这个任务安排给了我,还从辖区派出所派了两名治安民警来帮忙。

电视新闻也对此案进行了报道,并呼吁未报案的民众去对应辖区刑警队报案。当天来报案的人就站满了中队的整层楼道,那天一共做了多少份笔录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笔录做完后,我因为对着电脑屏幕时间过长,在卫生间内呕吐不止。

1个月后,畏罪潜逃的公司头目相继落网,其中一位主犯欲潜逃境外,被首都警方抓获。

3年后,全国各地检察院陆续对此案进行公诉,某市检察院公开可查的指控中记录道:

被告人XX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经营的房产中介业务,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虚构事实、隐瞒事实真相,骗取客户资金达10亿余元,X某等30余名被告人及X家被告单位的行为均已构成合同诈骗罪。

该案主犯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15年及以下等刑罚;涉案的X家被告公司被罚金人民币1000万元至500万元不等。其中,吴前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余下多名涉案人员皆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其中公司财务部主管和会计因销毁了大量涉案凭证,也被判了刑。

案发4年,城南分局经侦大队开始陆续发还追缴冻结的赃款。在全国无数办案民警的辛苦工作后,此案终于尘埃落定。

时光飞逝,我已从实习警员逐渐成长为一名精干的刑警。期间,又执行了不少化装侦查任务,都比这个案件凶险困难得多,这件事情也已从我的记忆中淡忘了。

直到2017年末,我在刑警中队带组值班,突然有人报案,称在中介买房被骗了,我和报警人在电话里进行了简短地沟通,原来诈骗套路和当年的案件一模一样,我赶忙让徒弟叫报警人来中队做材料,然后移交给分局经侦大队。

过了没一会,报警人来了,是个还带着书生气的男生。但让我诧异的是他的姐姐——正是孟百灵。

原来,孟百灵弟弟在大学毕业后,执意留在本市工作。几年里,本市房价飞涨,已经翻了六七倍,孟百灵家里几乎倾家荡产出了35万元首付款,给弟弟在市区买了房,没想到,中介收了首付,却迟迟不给办理贷款。

“我现在知道‘C类业务’是什么了。”孟百灵早没了当初的稚气,对我自嘲道:“张警官,您知道的,亏得我还在那里上过班。真是风水轮流转,竟然连这种低端套路都没看出来。”

弟弟很惊讶我们相识,但我俩谁都没好意思讲当年我俩是如何认识的。

很快孟百灵就转移了话题,说自己现在在老家的国企做前台工作,而那个当职业经理人的梦,早就碎了。

“无数在这个城市里辛苦打拼家庭的安居梦也碎了,他们辛苦攒钱,一夜之间被XX地产公司骗走,一切又都得从零开始。我亲眼见过因为首付款被骗要自杀的人,幸亏抢救过来了。不然,就因为你们的‘经理人梦’,又得多一起悲剧。”听我说完,孟百灵连连称是。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久,我点开好久不用的QQ,留言板上有条新增信息,点开一看,是孟百灵写的,只有两个字:

“谢谢。”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V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