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里的赌局

2019-09-19 15:26:39
9.9.D
0人评论

我工作所在的省重点精神专科医院,住院部常年有700多个病人,男性为多,大半都抽烟喝酒饮茶。然而,出于控制病情和安全的考虑,酒、浓茶、咖啡、香烟等有兴奋神经功效的物品,在精神病人住院期间是绝对禁止进病房的。

但总有漏网之鱼,且屡禁不绝。酒瓶茶罐目标大、气味浓,藏不住,可香烟体积小,随手一捂,谁也看不见。一些来探视的家属,耐不住病人的哀求,总会偷偷塞个一包半包。

狼多肉少,手里有烟的病人,就像“话事人”,在病友中威风八面。好的工疗器械,他们可以先用,打饭排队,他们能够先领。甚至听病房的护士们说,一些没烟的“老烟鬼”就为了讨口烟抽,还帮“话事人”叠被子、洗衣服。

这其中,有两个老烟枪老袁和老郑,甚至开始赌烟换钱了。我的同事老乌,竟然还一心包庇他们……

1

2018年初春的一个上午,主任双手叉腰,瞪向老乌,大声斥责:

“乌刚,我只强调一次啊,不准在康复大厅抽烟!”

精神专科住院部康复大院的病人自由活动时间已经快要结束,值守大院的老乌早已烟瘾难耐,他溜回康复大厅,将窗户缩得只剩条缝儿——免得被人看到——想着抽完一根,正好到病人回病房的时间。

没想到,主任今天突然来查岗,老乌被抓了个现行。

“下不为例!主任,一定下不为例!”听到主任的声音,老乌“嗖”地窜起来,把烟哆哆嗦嗦戳灭,晃着身子不住地道歉。老乌年纪不小,态度又如此“到位”,主任一口气被怼在了半路,擎着手指隔空狠狠点了点,一脸不忿地转身出去了。

在一旁 “假装忙碌”的我,憋着笑快止不住了。老乌用力地白了我一眼,偷摸着往外看了看,确认主任走了以后,放心地拿起刚才戳熄的半截烟,又准备点上。

“乌司令?”

“嘿嘿!”

两个脑袋突然从窗口冒出来,吓得老乌赶紧把烟往背后藏,一脸惊恐。待他回神过来,定睛一看:原来是老袁跟老郑——两个长期住院的病人——正在窗户外望着他,满脸媚笑。

“扑街!”老乌低头皱眉暗暗骂了一句,抬起头没好气地说,“干嘛?”

“嘿嘿……老郑头儿,你去说。”老袁尴尬地笑了两声,推了一把老郑。

“又来叨扰乌司令了。”老郑低头哈腰,满脸讨好,指着老乌藏烟于背后的手,“这个赌本儿嘛,嘿嘿……”

“哦!” 老乌神色暗自轻松了一些,故作恍然大悟状,戏谑味颇浓,“烟呐?”

老袁跟老郑笑得更加谄媚,像两只眯着眼的白桃脸狐狸。老乌从烟盒里抖出两根烟,作态般左右看了看,递向伸手的老袁,递到半截,突然又将手往回一攥,望着他,神情严肃:“嗯哼?”

“绝对保密!”老袁“了然”地捣头,一副宣誓表态模样,老乌这才打开手掌。老袁双手悄悄地接过烟,拐了老郑一下,两人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开了。

给病人烟,这绝对是不符合规定的,更别谈什么“赌本儿”,听他们的对话,八成不是好事。

“这可不对啊。”我悄悄凑近老乌,“哪有工作人员给病人烟的?”

“根把的有什么要紧?”老乌叼着烟,颇不以为意,“两杆老烟枪,病房又不让抽,你让他们哪里憋得住?又不是天天给。”

“哦豁!”我低低地惊呼一声,“这么说,不是一次两次了啊,还说什么拿去做赌本儿,老乌,你可别……”

“诶!这是他们说的啊。”老乌伸手一挡,“我可不知道什么赌本儿哈。”

医院曾发生过护士私自借给精神病人一只笔,结果被病人拿来自残的事情,家属闹得太厉害,那位护士因此被开除。这事儿还是老乌亲口告诉我的。我担忧地说:“老乌啊,不记得那个拿笔自残的啦?你是不是……”

“哈哈哈……咳咳!”老乌突然猛地笑起来,一口烟呛得他直咳嗽。他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用力拍着我的肩膀道:“放心吧,后生仔,我在这,什么卵事没见过。实在想知道,你就自己去看看呗。”

说完他对我笑了笑,神色有点神秘。

嚯!那俩老小子肯定有事。老乌是恨我没有提醒他主任来了,吊我胃口来报复。

2

住院部的几个老护士说过,狐有狐精,鼠有鼠精,老袁跟老郑,就是住院部的“院精”。

他们在这里住得太久了。医院也有过其他的长期住院的病人,但最长的也不过2年。老袁跟老郑,却在这里住了上10年,甚至比一些工作人员的工龄还久。我这种才入职1年多的,就更别提了。

老袁,60来岁,个矮,五大三粗,头发如钢针一样乱糟糟扎在头顶,病号服总不爱系扣子,挺着满是褶的大肚皮,走路还喜欢略微勾住身子,背着手慢悠悠往前晃,一副大佬做派。他左手小臂上,有一个文身,十字状,看不清是个什么图案。

我曾就这个问题问过老乌,他说:“大概是纹了个蘑菇吧。”

老袁喜欢跟病友吹水,说自己曾任某国资银行的大官,级别很高,管不少人。他手里时常有烟,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被护士没收过好多次。一些“老烟鬼”为了求口烟抽,在他吹牛的时候,总在一旁吹捧。

老郑就是吹得最欢的那一个。他跟老袁差不多年纪,瘦高个,戴着副黑色金属眼镜,头发整整齐齐,病号服服服帖帖。与人说话时,老郑腰杆总是挺得笔直,时不时扶扶眼镜,一副高级知识分子的模样。

老袁被“众星捧月”的时候,老郑就站在他身边,脸不红心不跳地捧臭脚:“那可不是,你们出去打听打听,银行系统里那个不认识老袁?”若是众人露出怀疑或鄙视的神情,他便又笃定地说:“我在他手底下干过呢,袁总手上的文身,可是我俩一起去纹的。”

老袁对老郑的奉承颇为受用,分烟的时候,会给老郑一整根,其他人只能给“一口”。久而久之,老袁成了大院里“威望”最高的“话事人”,而老郑,就是他最忠心的“马仔”。

其实,病人偷摸在大院里抽烟,工作人员都知道。

只是他们太“狡猾”,地方大多选在大院看管不到的角落里,一个个排队轮着抽,相互望风,等工作人员巡视过去,就一哄而散。有一回,护士拉住一个病人,执意要没收烟,他见实在无法逃脱,便如“就义”般把灭了的烟头一口吞进肚子,摊着手说:“我们哪里有烟,你可要讲证据啊!”

护士见状慌了,不敢再纠结烟的事,赶紧把他拉去洗胃。

这些病人,大部分是精神分裂症患者,情绪不稳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刺激就做出些出格的事来。出于安全考虑,只要他们不捣乱,慢慢地,医院对抽烟这件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年资老的护士都说:“又不是喝酒发酒疯,只要不是大张旗鼓地抽,就这样吧。”

3

隔天,又到了“下大院”的时间。

想起昨日老乌和老袁、老郑的谈话,我疑惑又起,做完手头的工作后,我脱掉了白大褂,低着头悄悄混进了人群。

我见老袁跟老郑,悄悄走到大院角落的花坛坐下,“老烟鬼”们假装散步,三三两两地,慢慢挪到他们身边围住——这是又要“吞云吐雾”。他们都直愣愣盯着老袁手里皱巴巴的烟盒,丝毫没有注意到我。

老袁坐在人堆里,晃着烟盒勾着众人的目光,老郑则拎着一个方盒——是一副象棋——倨傲地将众人环视一圈,面露不屑道:“谁先来?”

“我先!”一个年轻后生坐了下来,夺过老郑手里的棋盒,“我来跟你下!”

我对这个年轻人有点印象,是个大学生,姓文,因为情感障碍来住院。前几天大院里组织象棋比赛,他得了第一名,有两把刷子。

小文着急地把棋盒拆开,准备摆开阵势。老袁则伸手一拦:“急什么,几根?”

“4根,全赌了!”小文从胸前的口袋里扣出几根皱巴巴的烟,扔在棋盘上,“来把大的!”

老袁看着烟,一脸嫌弃,瘪着嘴说:“老规矩,投降输一半啊。”

“行行行,快开始吧!”小文不耐烦地点点头。

老郑在一旁闭目养神,一副高深莫测、胸有成竹的样子——我看明白了,他们这是在利用下象棋赌烟呢!

没成想,老郑看起来气定神闲,其实是个臭棋篓子,一会儿的功夫就被小文杀得丢盔弃甲,就只剩一个将两个士,外加一马一炮,苦苦支撑。

“将!”小文狠狠按下一个车,“没得下了,输!”

“输了哟!”

“结账,下一把,下一把!”

围观的众人兴高采烈地起着哄,老郑薅下眼镜,一筹莫展地盯着残局。

老袁在后面轻轻地推了老郑一把,老郑看看老袁,摇摇头,眉头急速抬了几下。老袁眼神闪了一瞬,下颌微微一点,然后,他猛地一起身,粗短的大腿“正好”把棋盘给“蹭”翻了。

“哎呀,这……啧啧啧。”老袁一副“歉意”的模样,把棋子胡乱捡起来,自顾自地快速地重新摆上,“不好意思,来来,接着下,接着下。”

“不是啊,我刚才车可不在这儿!”小文猛地拉住老袁的手,大声抗议。

“什么不在这,你问问大伙。”老袁“威仪”地望向众人,“有没有人记得,在不在这,嗯?”

刚才起哄的众人,一个个低下头,鸦雀无声。小文脸涨得通红,却又无可奈何。他向老袁一伸手,梗着脖子说:“那我不玩了行吧,烟还给我。”

“你这算投降啊。”老袁晃着手里的烟,斜着眼睛,像个老流氓,“投降输一半!”

“一半就一半,耍赖,拿来!”小文气得手都要杵到老袁脸上。

老袁不以为意地笑了两声,挑出两根皱得不成样的烟,扔给了小文。对着众人说:“谁接着来?赢了有烟抽,输了记账啊。”

“我来,我来!”

寂静的众人又热闹起来,会下的、不会下的都踊跃地往前探着。有赌几根的,有赌1根的,还有赌只剩一口的烟屁股的。老袁和老郑都来者不拒。

老郑也不是把把都会赢,几个比他还臭的棋篓子,手里没烟,嚷嚷要记账,老郑会故意输一把,送“几口”烟抽。那些手里“有货”的,见老郑也不是“战无不胜”,纷纷上前挑战。但在赌注太大、老郑下不过时,老袁总能“恰好”地找到理由捣乱。

在我“盯梢”的这几天里,老袁用过“无意打翻棋盘”、“谎称护士来了借机挪棋子”、“称烟的价值不对等,这盘不算”各种办法搅和,直到老郑下赢为止。若是遇到像小文一样不服气的,老袁跟老郑就跟人“摆谱”争到底,直到对方答应按“投降输一半”算。

期间也有巡视的护士到过花坛这里,但大都装作看不见——就算他们想抓现行也难,这些“参赌”的病人风险意识很强,一见“白大褂”靠近,便立即假装摆龙门阵,神情切换自如——哪儿像一群精神病患者呀?

4

连续几天下象棋“薅羊毛”,老袁跟老郑生意越来越寥落。于是,他俩又挪到大院另一边角落的凉亭里,换了项目——打斗地主。老袁颇会招揽人心,说只要参与的都有甜头——免费烟一口。

“来来来!搞起搞起!”一个外号叫“眼睛张”的病人——既是一个老烟鬼又是个老赌棍,今天他又来了。

“我也来!”小文不知从哪里搞了一包云烟,扔在地上,“打扑克,谁怕谁?”

打扑克老袁上,老郑负责收算赌本。3人席地而坐,正式开锣。

3人表面上看起来是各有输赢,但不一会儿,小文的烟盒里只剩几根,而眼睛张早就输光了,在老郑那儿记下好几笔账。

眼看到了最后一局,老袁就剩3张牌,他嘴缝快咧到后脑勺,举起两张“王”就要往下砸。

“嗯哼!”老郑忽然哼了一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小文背后,手指还使劲地杵着自己的眼镜,发出“咚咚”的声音。

老袁闻声,举起的手若无其事地放了下来,表情收放自如,打了句哈哈:“过——吓唬吓唬你们。”

我哑然失笑:原来这俩老鬼一直在打暗号作弊呢!

“哈哈!”小文什么都没发现,激动地举起牌,“没牌吧?炸弹!”他“啪”地拍下4张“2”,瞪住老袁,一股“万夫莫敌”的英雄气概。

眼睛张激动地快要弹起来,满脸潮红。老袁不急不慢,双手虚按,示意他俩静静,抽出两张“王”,“文雅”地放在牌堆上。

小文跟眼睛张的表情瞬间定格。随后,老袁甩掉手里最后1张“3”,牌局结束。小文跟眼睛张彻底泄了气。

我不禁有些佩服这俩老家伙:天衣无缝的配合,一松一弛的节奏,哪里看得出是住了10年院的精神病患者呀。

老袁跟老郑深知不能“竭泽而渔”,每回“收摊”的时候,都会从赢下的一把烟里抽出几根,分发给众人。

“拿去抽。”老袁笑得像个弥勒佛,“输赢归输赢,有烟一起抽才舒坦嘛。”

老烟鬼们乐乐呵呵,有说有笑地你一口我一口,凉亭里一副宾主尽欢的场景。“收大院”的时候,他们还会“意犹未尽”地敦促一下老袁:“明天早点啊,占个好位置,咱们接着来。”

花无百日红,人难诸事顺。老袁跟老郑偶尔也会“翻车”。

某日下午,赌局正酣。他俩赢来的烟堆成一座小山,勾得众人垂涎欲滴,前赴后继上前“搏杀”。

现场烟雾缭绕,人声鼎沸,大院值岗的李护长坐不住了:“这还了得?也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吧!”

李护长带着一众护士,从外面把“参赌”的人围堵起来。外围的人瞧见,立刻作鸟兽散,等老袁跟老郑发现不对劲,已经被护士们团团围住。

“哪儿来的?”李护长脚尖踢散烟堆,眯眼瞧着二人,“医院严禁抽烟,不知道?你俩这是带头闹事,自己交上来。”

“哎……这个……嘿嘿……”老袁在护士面前不敢抖 “话事人”威风,十分恭顺。

老郑高高的个子也折着,在一旁赔笑:“李护长,下次绝对不敢了,能不能……”

“别废话!”李护长脚一跺,瞪着老郑,“我待会就打电话,叫你家里人以后别来了。”

“别!”老郑赶紧把烟捡起来,吹吹上面的灰,恭敬地放在李护长手里,“千万别啊,李护长,我还想看看孙儿呢!”

老袁默默不语,望着老郑,眼神很复杂,既像嫌恶,又似同情。

5

老郑有个孙子,大院里谁都知道。他的口袋里有一张小孩的照片——正是他那宝贝孙子,时常会拿出来对人吹一番。

“眼睛,看,跟星星似的!”

“个头,啧啧,怕是能赶上姚明呢!”

若是有人夸捧两句,老郑能乐出屁来,立马掏出一根烟点上,热情地与之分享。但老袁对他这个“嗜好”颇看不过眼:“老郑头,能不能别总在老子面前显摆,嗯?”

“我又没跟你显摆,人家要听,我就讲讲嘛。”老郑不以为然,忘记了自己是老袁的“马仔”。

“嗯?”老袁鼓起“话事人”的威仪,“郑老屁,你再跟我摆谱试试,老子跟你散摊子信不?各干各的!”

老袁一发火,老郑的态度立即变得端正,悻悻收起照片,不再炫耀。

听病房里的老护士讲,老袁膝下无子,住院费用全由以前的单位负担。他老婆去世后,屋子彻底空了,医院成为他实际意义上的家。

老郑幸运一些,有个儿子,也结了婚,生了子。老郑发病时正值壮年,住院后,一家的“奔头”落在他老婆身上,家里人几乎没来看过他。2012年,老郑孙子出生后,他儿子大概记起了自己还有个爸爸,隔个数月会来探视他一次。

有了孙子后,老郑的住院生活似乎有了盼头,病房的护士医生都说,老郑的表现越来越好,说不定哪天真能顺利出院。

上次被李护长率人抓了现行以后,老郑、老袁并未金盆洗手,而是更加谨慎行事。

每日的赌局,变成了“验资”入场——有烟的人才能参与。没烟的,老袁跟老郑也不赶走,而是让他们在四周巡绕放风,扩大“侦查范围”,抵几口烟作酬。若是有人“情报”及时,能止患于未然,可得一整根烟的额外奖励。

这样我便混不进去了,不过住院的病人渐多,工作忙碌起来,我也抽不出时间去“打探”他们了。

只是一直有个事儿我没搞明白:这两个老烟枪的“手段”如此厉害,赌局几乎是稳赚不赔,为啥他们还要去老乌那里“要赌本”?他俩每次赢的大把烟,到底去了哪儿?

我多次向老乌求证,他总顾左右而言他,问了也等于没问。问得多,他便急了:“你看到的是如何,事实就是如何,总来问我干什么?”

大院照常运转着,每天有人出院,也有人入院,忙忙碌碌。老袁跟老郑在大院的隐蔽角落继续着自己的“事业”,老乌间或向他们“施舍”一点赌本,李护长跟一众护士时不时去敲敲边鼓。

日子在众人的“默契”里一天天过去,老袁老郑“赌金”的流向问题,我一直没空去找答案。

6

中秋节就要来了。按照惯例,大院里要组织病人们排练节目、举办晚会。老郑拉着老袁找我,说要在会上表演个朗诵,献给他可爱的孙子。老袁被拽着,一脸不愿意:“老子天天忙着呢,哪儿有空跟你去胡闹!”

老郑不敢再劝,一脸遗憾。

大院里每天的排练如火如荼,人声鼎沸。人一多,值岗的工作人员巡视日益频繁,老袁跟老郑的赌烟生意越来越差,除了眼睛张、小文等几个老主顾,没有什么人去了。

一天,排练近尾声,外面突然喧闹起来。

“抢啊!”

“都是烟呐!”

声音从凉亭那儿传过来,我跟老乌、还有值岗的护士们赶紧跑过去。

只见眼睛张拽着老郑的衣领大吼,唾沫星子乱飞:“出老千是不是,妈的,把老子的烟拿来!”

老袁斜躺在亭柱边,满脸痛苦,肚子上被人踹了一个脚印,身边散落着一堆烟,几个病人正在激烈地哄抢,黄橙橙的烟叶被踩得到处都是。

“放手!”老乌大喝,“都给老子停下,以后都不想下来了吗?”

几个抢烟的人收住了手,眼睛张满脸的不忿:“乌司令,不是我挑事啊,这俩老东西,每回打牌都作弊,把我的烟……”

“闭嘴!”老乌大吼,脖子上的青筋都浮了出来,眼睛瞪得溜圆,有一股活撕了对方的狠气,“什么烟?打牌就打牌,乱说什么!”

眼睛张怯了,嘟囔着停住手。

“老乌,有些事咱们心知肚明。”随护士们赶来的李护长眉头皱成一团,话里有话,“但医院把大院分给你们康复科管,出了事,要负责任的啊。”

眼睛张似乎找到了“依靠”,大声说:“李护长,他们聚众赌博,我要向院长举报!”

老乌脸色阴沉,不再言语。

病人要举报,病房里是不能隐瞒的。眼睛张把所有的事说了出来,院长听了后,交办医务部,吩咐严格处理。

医务部的典主任与老乌算老相识,但碍于院长的吩咐,也只能秉公处理。他私下里找到老乌,说:“乌哥,单位里有些事,不说出来什么没有,说出来,就真是个事了。”

“行,我失职了。”老乌没有辩解,“该罚就罚,你别为难。”

院里罚扣了老乌1000元奖金,还在局域网上全院通报。院里的大伙有的为老乌忿忿不平:“病人抽烟嘛,谁心里不知道,劳师动众的。”

也有的幸灾乐祸:“嚯,老乌自己也是个老烟枪,栽了吧?”

7

处理老乌容易,可怎么处理“祸首”老袁跟老郑,让医院犯了难。

以往,这样“捣乱”的病人大多是通知家属领回去。老袁孤家寡人一个,除了医院没有去处。典主任思来想去,只好先请老郑的儿子来一趟。老郑的儿子来的时候,典主任把老乌和我也叫了去,毕竟我们是大院的责任人。

病房的接待室里,老郑在椅子上扭来扭去,颇为不安。他的儿子也戴着一副眼镜,手抓着膝盖,有些愤怒。

“我不缺钱。”老郑的儿子说,“我家里也住不下,他只能待这里。”

“不是钱的问题。”典主任语气和善,“他跟另一个病人在一起总闹事,这对他病情也不利,你先带回去,说不定对你父亲的康复会好一些。”

“那你们找另外一个去啊!”老郑的儿子手一挥,站起来,“这又是我们家属的问题?”

“他不是你爸?你不是他生的?不是他养的?啊?”老乌突然间很气愤,一连几个质问。

“他养我?”老郑的儿子猛地捶了一下金属椅子,炸得房间里嗡嗡作响,他盯着老郑,“一住院就是20多年,你养的我还是我妈养的我,你说!”

老乌一愣,典主任和我互相望来望去,尴尬得不知该答什么。

确实如老郑儿子所说,老郑自从年轻时犯病后一直辗转各处住院,所有的家庭责任全部落在他老婆身上。他老婆这些年来不仅要负担他的住院费用,还要拉扯儿子长大,辛苦操劳,落了些劳苦病,儿子如此怨恨,有他的道理。

老郑被儿子瞪着,怯懦地缩成一团。良久,他小心翼翼试探着囔了一句:“是我不对……豆豆(孙子)呢,怎么不带过来?我想他了。”

儿子蓦地怔住了。

老郑的话似乎触动了他儿子的某个开关。先前的愤怒迅速消融,一股悲恸从他身上淌了出来。他慢慢地顺着椅子委顿下去,了无生机,嘴里空空洞洞地呢喃:“没了……豆豆早就没了。”

“呸呸呸!瞎说!”老郑脸色亮了一瞬,似乎觉得他儿子跟他开玩笑,“我孙子壮实着呢,小崽子,快回家把他带来,爸保证在这里听话。”

老郑的儿子蹲在椅子旁,泪如雨下:“豆豆早就没了,你别说了。”

老郑似乎识不出儿子的悲哀,脸上满是希翼的笑容:“不可能的,豆豆快要上学啦,我跟老袁合伙赌烟,赚了不少钱呢,能给他买书包,买文具,买……”

他的笑容慢慢凝固,眼睛出神,自言自语喃喃道:“是啊,上回不是说他害了病吗,豆豆那么壮实,现在肯定好了吧。”

叨咕着,他脸上又泛起虚弱的神采:“肯定好了!你们怨我不顾家,都是骗我的。把豆豆藏起来了,是不是?”老郑蹲到儿子身边,轻轻摇着他的裤腿,哀求道:“快把豆豆带来吧,啊?爸在这里可听话了,赚了不少钱呢。”

“爸!”儿子一把将他抱住,哭得不能自已,“豆豆早就没了,跟我回家吧……我带你回家。”

老乌别过头去,摸了摸眼角。

典主任对父子二人探着手,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劝。

我的情绪很复杂。既悲,又无措。钱,死去的孙子,之前的林林总总,这里到底有什么事?

8

回到大院的办公室,老乌一个劲抽烟,心事重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乌,这……”我刚开口,又停了下来。因为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也不知道从何问起。

老乌把烟头掐灭,转身走到柜子前面,拿出一个纸盒放在我面前:“自己看吧。”

盒子散着一阵受潮的霉味,呛得人头晕。我打开来,里面满满都是烟,各种牌子,胡乱皱在一起。

我瞪大眼睛。

“都是他们赢的。”老乌合上盖子,“每回赢的,都卖给我了,两毛一根。”

“噢!”我恍然大悟,“你才是‘幕后黑手’啊。”

老乌扯了扯嘴角,算是回应了我的玩笑话。我意识到这个时候调笑似乎有些不妥,闭住了嘴,气氛有些尴尬。

老乌定定望着我,突然伸出两根手指,咧嘴一笑,说:“想知道不?”我赶紧“识趣”地从盒里拿支烟,殷勤地帮他点上。

老乌美了一口,又深深叹气:“他俩瞒得住我?刚冒头我就知道了。”

这康复大院,老乌守了十来年,草木枯荣,人来人往,他见过的太多。他对大院里病人抽烟一直视若无睹,听而不闻。这也是大院里工作人员共同的“默契”,毕竟管也管不住,硬管还容易出麻烦。

“男人不抽烟,天都塌半边。”老乌说到这里,眯着眼开了句玩笑,随后眼神又凌厉起来,“赌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里可是医院,能跟个赌档一样?”

2016年初,老乌发现老袁跟老郑聚赌的事后,颇为生气。他把两个老烟枪叫到办公室,劈头盖脸骂了一顿,但没有向医院报告。

“我对那两个老家伙说:‘你俩别给我闹事,抽烟我不管,但再赌烟,就别想出病房的门!’毕竟认识十来年,也算是老伙计了,往上报告……嗨!我还真做不出来。”

老袁跟老郑当时点头如捣蒜,满口答应。但过了几天,两个老小子又按捺不住,躲着老乌,偷偷摸摸继续赌烟。

老袁和老郑的 “冥顽不灵”让老乌火冒三丈。他特意挑两人赌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冲过去一脚踹翻摊子,当着一众病人的面,把烟踩得稀巴烂,指着两人骂道:“当老子跟你们开玩笑呢?!滚回病房去,一个都别想再下来!”

没想到,老郑竟一声哭嚎,趴在地上,像“捡骨头的老狗”一般,想把断掉的烟拾起来。

老乌没想到老郑反应如此剧烈,但他火发到了半路,已经收不住。

“捡?”他拿着脚在地上胡乱撩拨,“老东西,再捡给我看看!”

老袁一把拖住老乌,急急道:“乌司令,别发火啊,你听我说……”

“说个屁!”老乌一把甩开老袁,拿起花坛边上的扫把,愤愤把烟扫开,“来,我看你还捡!”

看着被扫得漫天飞舞的烟丝,老郑表情呆滞,又凄厉地嚎叫一声“天哪!”以头撞地,咚咚作响,嘴里不住地哭喊:“没了,豆豆啊,爷爷的烟都没了啊!”

老乌擎着扫把愣在原地——老郑呼天抢地,这是明显又犯病了。

值岗的护士们已经都赶了过来,老乌也不敢再发火,匆忙协助护士们把老郑送回了病房。听病房的护士说,老郑回去后,成日趴在病房的地板上,发了疯似地寻来寻去,嘴里不住地说:“我的烟呢,去哪儿了,那是我赢来要换钱给豆豆买文具的呀,去哪儿了呀?”

其实老郑的孙子的事,当时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老乌也不例外。

豆豆出生后,全家人曾带着他探望过老郑这个亲爷爷。老郑对孙子喜欢得紧,又亲又抱,还对儿子许诺:“爸一定在这里好好治病,早点出院,我想看着我的孙儿长大成人。”

但豆豆3岁的时候,因病早夭。儿子把这个消息告诉老郑时,老郑根本就不相信。他甚至以为,儿子是因为还在怨恨他,不愿豆豆认他这个“疯子”爷爷,才撒的谎。老郑不住地哀求自己的儿子:“爸错了,爸想回家,爸一定好好治病,别把豆豆藏起来好不好?”

儿子红着眼睛,语气冰冷:“豆豆没了,你……你好好在这里治病吧,你住一天我养你一天,别回来了。”

老乌听护士们说起老郑在病房的情况,心里愧疚不已。

“我这是干了什么事儿啊,把烟收了不就得了,还刺激他做什么。”老乌说到这儿,把烟重重地戳灭。

9

老郑发病后不久,老袁借着一次“下大院”的机会,特地来找了老乌:“乌司令,我跟老郑不是闹事,其实……”

“是为了豆豆吧。”老乌当时心里已猜了个七七八八,但还有些疑惑,“他孙子不是早就没了吗?”

“可老郑打死不信呐!他觉得儿子还在怨恨,故意骗他,要让他死了回家的心。”老袁一脸无奈,“他不像我孤家寡佬。他想回家,当个好爸爸,好爷爷。儿子大了,由不得老郑,这个孙子,不就是他最大的念想吗?

“郑老屁现在病情反反复复,有时候清醒,有时候疯癫。清醒的时候,天天跟着护士医生屁股后头转悠,腆着老脸跟人借电话,想求儿子‘回心转意’。疯癫的时候,扒在病房的铁门上使劲晃,嘴里喊:‘豆豆还小啊,我要回去带孙子,拦着我干嘛!’”

见到老郑这副模样,老袁说他心里不落忍:“我跟他十来年的老伙计,只好告诉他,豆豆还小,还有很多机会弥补的。”

老郑听了他这话,脸上难得高兴了一下,满嘴念叨着“对呀,对呀”。但过一会儿,又满脸窝囊样,念叨着自己住了十几年院,没有什么能留给孙子,遂求助“见多识广”的老袁。

“乌司令,你说我当时该怎么办?我跟他都是半截身子埋进土的老家伙了,说不准那天就要死在医院里。咱将心比心,哪怕是个梦,我也要帮我的老伙计圆下去。我答应他:‘老伙计,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想个主意出来!’”

“所以你就想出这么个‘馊主意’?”老乌摇着头无奈地笑着,“你可真是……唉,说你什么好。”

老袁不愧是当过大官的人,扯起犊子“一针见血”,他对老乌说:“老郑出又出不去,那只能给他孙子留点东西咯,我俩浑身上下没有值钱的玩意儿,那只好病友身上想办法咯。”

“那赌烟干嘛,这是在医院可是‘违禁品’。”老乌说,“不是常有家属给病人送水果牛奶吗,赌这个不好?”

“嗨!”老袁神气起来,“水果牛奶,容易过期,个头又大,不好保存。再说,赢回来谁要?还不是吃了,能换成钱吗。烟就不一样,小小一根,做好防潮,容易保存。再说,病人抽,工作人员也抽,不如……”

“哎,打住!”老乌听到这里,警醒了起来,“你们是打算卖给工作人员?好你个老袁,说聪明你又糊涂,这里是医院,要是给人举报了,这不是既害老郑又害买你烟的人嘛!”

“哎?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老袁像是明白过来,但只一瞬间,他又“眼疾手快”地向老乌作揖,“还是乌司令高瞻远瞩,那您看这事儿……”

“少怕马屁!”老乌打断老袁,“我还不知道你?我收,两毛一根。但有一点,赢的,你们抽就抽,剩下的全部拿来,不准私藏,我提供‘赌本’。没意见吧?”

“没意见!”老袁赶紧点头,“乌司令说了算。”

说到这里,老乌摆了摆手,拒绝我递过去的烟,说:“我也不是想占便宜。这事毕竟不合规矩,全放在我这里,总比放在他们那里被人发现的好。老袁都对老郑这么够意思了,我不能不讲义气吧。”

“所以你讲义气,当了‘幕后黑手’咯。”我终于敢放心地跟他开起玩笑。

“那不然呢?”老乌叼着烟,“我不是铁石心肠,一根两毛,又不是给不起,哈!”

后记

去年国庆节后,老郑最终还是被儿子领了回去。之后他过得怎么样,我也无从得知。

老袁自从缺了老郑这个搭档,便没了摆摊的欲望。但他依旧是大院里独一档的执烟“话事人”。烟从哪儿来的,答案显而易见。

我想知道老袁在手上纹个蘑菇干什么?耐不住好奇,有一天我拉住他,问道:“老袁,你手上那个蘑菇,有什么含义吗?”

老袁猛地把手伸过来,愤怒地说:“这哪儿是蘑菇?是十字架!”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V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