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上网课的日子,大家都急了

2020-02-21 11:44:39
0.2.D
0人评论

在这个春节前,我从没想过,我们这些一线老师也会有在家办公的一天;也没想过,家长们还有放下工作全心全意陪读的一天;更没想到,家里的这些“神兽”们,会有哭着嚷着主动要求去上学的一天。

而这一切又来得如此突然。

1

2019-2020年度第一学期结束,作为班主任的我在学生们的成绩报告书上写下:假期自1月18日起至2月8日止,下学期定于2月9日8时报到。

当时,我脑子里盘算着开学前几天要在班级群里抽查学生的寒假作业,免得开学教新内容的时候还要挤出时间让他们补作业。

接下来,就是好好享受自己的假期了——跟往年的一样,欢天喜地和亲朋好友胡吃海喝,给孩子们穿上新衣服到处拜年,再约几家亲人一起来个短途旅行,想想都觉得开心。发完学生的成绩册,跟大家说完再见,就算是把熊孩子们又交还给家长啦。

放假第一天,我们教研组的几个小姐妹就相约一起带着孩子逛街吃饭,好好玩了一圈。临分手的时候,大家还约好,过几天再带娃看电影。可还没来得及约看电影的时间,铺天盖地的肺炎新闻就来了。

等到封城的消息传来,口罩和消毒水也买不到了,门也出不了了。朋友圈里流言四起,一时间人心惶惶。但即便这样,我也没想到接下来自己的寒假会是那样度过的。

忙碌和紧张仿佛是忽然开始的。

1月24日除夕那天,我们一家人正在准备年夜饭,手机忽然响起,领导在工作群里要求,各位班主任要立刻统计班里湖北籍学生的情况:有无回湖北过年,有无跟湖北亲人接触,学生的现居家庭住址,家长工作单位,学生现在的身体情况等等。若有,必须马上上报。

我连忙在工作群里问其他人:“整个湖北的都要查?不是只有武汉吗?”

同事们你一言我一语,各种消息的转发和截屏一下全冒了出来,一路看下来才知道,这个病可不是挂几瓶盐水就能好的,而且传播速度很快。

我立马打开电脑翻出班级资料,认真检查了一遍班级信息。我班里有一位湖北籍学生,电话打过去,他们已在本市买了房子,今年没有回湖北过年,也没有湖北亲人过来。

随后,紧张的气氛把所有过年的喜悦都替代了,家庭聚会也一并取消。

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天天都要去菜场转一圈,我好言相劝:“菜场人那么多,如果有一个人传染上,那整个菜场的人都有可能感染,家里又不是没有菜,这几天别去了吧。”他还不愿意,“武汉离我们这里这么远,怕啥?!”

“那行,你把口罩戴上。”我又劝,他还是不情不愿,“出去买个菜还要戴口罩,你们学校开学时难道戴口罩上课?到时候肯定课都上不了。”

没想到父亲一语成谶,1月26日大年初二,教育局发紧急通知,学校开学时间推迟——这可是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

一听说寒假要延长,女儿就乐了,想到可以一直看动画片、安心地睡懒觉,而且还能理所当然地一天到晚躺沙发上吃东西,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寒假作业早就做完了,纯玩的生活让她乐得合不拢嘴。

而我却更慌了。

2

开学时间延迟,就意味着下学期的课程内容来不及教,那可怎么办?一学期要教的内容是固定的,时间短内容多,学生消化不了,老师和家长都着急。班级群里也开始不停有家长来问。

很快,又有政策下来:所有老师提前设计第一周预习计划发给学生,学生在家学习,同时布置线上教育的观看及作业的完成,“停课不停学”。

要设计教学计划、要网上授课,可是眼下放假在家,手头书本、资料都不全,怎么设计?无奈只能戴好口罩手套,全副武装去学校翻几本书回来。

路上空荡荡的,难得有三两辆车开过,一个行人都没有,经过学校卡口时,穿着红背心的志愿者正要量体温和看身份证,忽然有人喊我名字,是同事小辉——他戴着口罩和护目镜站在不远的地方,我差点没认出来。

“你在当志愿者呀?”我好奇地问。

“我们小课老师不用设计进度表,闲着也是闲着,就过来做点事。你是去拿书吧?我刚看到小胡经过。”

“对,你们晚上也要值班吗?”

“要的,后半夜比较冷,前半夜稍微好点。”

想到自己一觉睡到大天亮,他们却在守着寒夜,我也赶忙督促自己打起精神来。

我琢磨了好久,自己这个英语课该怎么上。不是面对面给孩子们上课,没有看着他们的小嘴发音,没有一个个让他们站起来把新句型读给我听,更没有互动反馈,我心里总觉得有点悬。

又想到平时上课,老师就站在那里盯着大家,孩子们都会偷偷开个小差、做个小动作,现在老师不在身边了,肯定是一派“开大差、做大动作”的场景。一想到这个,我连班里几个调皮孩子的样子都脑补了出来。

保险起见,在设计预习计划时,我决定先安排最简单的抄写和跟读。即便如此,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中学生我不了解,但对于几乎没有自制力的小学生而言,远程教育这种新方式实在令人不太放心。

设计完课程,我便跟女儿说:“去把妈妈给你借的书拿出来预习几遍。把不会的部分用笔标出来,到时候学起来就轻松多了。”可女儿嘴上应着,身子没有动。我刚想发脾气,就被老公按住了,“要相信孩子……大过年的,别动不动就骂小孩。”我只能忍住,好,就相信你吧。

1月30日,大年初六,学校公布了下学期语文要背的课文。若在家里背熟了,开学后就能省出时间了。作为班主任,我连忙在班级群里布置下去,“请同学们放下手机,iPad和电视遥控器,把下学期的课文先背起来吧。”

我在群里呼吁,可过了好半天,也只有小部分家长响应。大部分家长都觉得还早着呢,放松几天再说。

家长也没错,才初六,我也想多放松几天,可眼下的情势确实不容乐观。

2月1日那天,工作群里的消息一条接着一条,学校连续布置了好几个任务:“各位班主任,请班级群里上报学生体温,做成每日排摸情况动态表上报。若班级群里10点前联系不到的,打电话确认,确保每位同学都上报。”

紧接着又有:“各位班主任,请排查武汉地区的人员,1月10日班级学生家庭成员有无去过武汉或者与武汉来的人员接触。如有,速报家庭成员主要信息,摸排工作务必到边到角,做到无遗漏,无死角。”

于是,QQ、短信、电话齐上阵,询问到每位学生的情况,每个班主任都忙碌得像电信公司的接线员。

还没做完统计,我又接到通知:“各位班主任,近期将网上学习安排表发送给学生,确保布置好2月3号开始的网上学习。”

教研组的小群立刻热闹了起来:我们是要当主播了吗?像某视频网站那种老铁双击666,刷火箭?天啊,这也太刺激了吧。要不要早上起来画个妆?会不会很紧张?感觉是被全国人民听课的感觉啊,不会变成网红吧?

等我们看到第一期网课安排时,才发现是自己多虑了——第一期网课都是本地区优秀教师的录播,内容大多是课外阅读和课外拓展,算是正式上课前的热身,我们只要提醒学生看就可以了。

大家这才长舒一口气。

3

等到2月3日网课一开,家长也忙碌起来。

早上一睁眼,我就开始催家长们上报孩子的体温状况,这种不上班的日子,家长大概也想多睡一会儿,群里响应寥寥。可我这边已经等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一个个打电话。

早晨9点,网上授课开始,太多人登录网站,服务器一下子瘫痪了,家长用尽办法但几乎没有人能成功登录,又都来问我:“老师怎么办?打不开,试了一个小时都登不上去。”

我也很着急,我家女儿是要上网课的,手机、电脑、iPad,一个个试过来,都不行。4G、无线网轮流切换,也不行。我只能一一劝慰:“没事没事,是录播,可以稍晚的时候回看。”一整个上午,我连上厕所都不敢把手里的电子产品放下。

我在这边火急火燎的,我女儿也有点着急,我布置的任务她可能不怎么放心上,但老师的话还是听的。隔一会儿就跑来问我,“打开了没?”我更着急了。

好不容易等到中午,人少一些了,我才终于打开了学校的网课页面,每节课都试了一遍,都能播放,赶忙在班级群里公布这一好消息。

录课的老师都是我们地区耳熟能详的名师,平时我们老师听到他们一节课都很难,对我来说也是个学习的机会。

语文讲的是课外阅读的赏析,英语上的是课外绘本。老师们讲得非常细致,这两本书我女儿都看过,所以看得津津有味。转念又想,如果没看过书的同学肯定听得云里雾里,现在快递都停了,想买书都买不到,真为班里的孩子们捏一把汗。

此时,班主任群里又发来新消息,需要填写《新冠疫情防控全员摸排表》。这是一张非常详细的统计表格,除常规的姓名、性别、联系电话、身份证号码、籍贯和家庭现居地址外,还包括学生在假期期间去过哪里、有无接触过疫区人员、有无离开本地、去了何处、几时回来、有无隔离、身体是否健康等很多问题。

我一下头大了。这可是个艰巨的大任务——不是每个孩子的家长都会填电子表格,也不是每户人家手头都正好有电脑。有些回老家的学生,他们家里连手机网络都连不上。还有个别孩子爸爸妈妈不在家,跟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奶奶连字都认不全,家里的电子产品只有老人机。填这样一张表格,实在太过于为难。

几个班主任忍不住发牢骚:平时上学,我们还能把表格印好发下去,家长拿笔填一下,第二天老师收上来自己填。这下怎么办才好。

可牢骚归牢骚,手头的活可一刻没停,实时催,实时填,实时回复,像淘宝店的客服一样,生怕回复晚了,家长又联系不到了。

果然,总会有几个家长嫌老师烦,乱填一气,班主任们只能挨个仔细审核、电话确认。详表填完,我再做汇总。我一边做自己班的活,一边还要给女儿填,一天下来,眼前直发黑。

晚上和一个小姐妹聊天,她被教育局选中要求录一节三年级数学课,发朋友圈抱怨,“太忙了……连续几天都凌晨四五点才睡,早上八九点就要起来。”

我问她,为什么要五六点才睡?

“白天孩子要上学而思和新东方的‘收心课’,还有那么多作业要做,我都要陪着,早中晚三顿也要伺候着。晚上才能自己录课,一不小心说错一句或者有个停顿,就要重新录,录完觉得哪个地方要修改又要重新录,一不注意,就是凌晨五六点了,睡到八九点,又要开始陪小孩上网课……太苦了。”

小姐妹说,录网课时没有黑板,也不露出老师的脸,主要是对着PPT讲,学生到时候就看PPT上的知识点就好。“校长专门提要求,让我拿出最精彩的课堂设计,所以我录了无数遍,还拿我自己儿子试一遍。”

平时上课,老师和学生面对面有交流,不管是眼神还是语言,随时根据学生的反应把课上孩子们掌握不够扎实的地方多练几遍。现在,录课是没有学生的,重难点要靠老师根据自己经验把握。问题问下去,只能自问自答,也很无趣。而且作为小学老师,为了让小孩子们不要那么快走神,还得专门设计很多有趣的环节。

确实挺不容易。

4

2月10日,原计划正常开学的日子到了。

此前学校安排的网上学习还只是课外知识,可以随便看看,实在不想看也不强迫。现在是课本上的知识真正开始学习,家长们都很重视。家里所有的电子设备都提前准备好,书本能借到的借、不能借到的下载电子书,有打印机的家庭打印好要用的资料,还要在这个特殊时期努力准备好足够的文具、笔记本、作业本,全力以赴配合孩子的学习。

和往常一样,早上我一睁眼就开始统计自己班里学生的身体情况,电话QQ双管齐下填写每日摸排情况动态表。趁空隙,把还在睡梦中的自家孩子拉起来,扔到电脑前,看她一脸没睡醒心不在焉的样子,火爆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想必我班里学生的家长也和我一样。

8:40网课开始,内容非常丰富,有语文课、数学课、英语课、美术课、音乐课,体育课和信息课,跟学校里上课一样多姿多彩。然而网站却还是卡得厉害,如果之前一周的课以课外知识为主,家长们不上心也无大碍,这次就真的是课本里的新知识了,落下一点都不行,登不上网站家长们都急得骂人。

可是,不管怎么试,网站就是那么卡。焦虑的家长们不停问老师,“怎么这么卡,你们就不能想点办法出来吗?到现在书本都不发,我们怎么学?你们就不能提前把书本快递订好发给我们吗?”

可我们也很无奈,快递已经停了,怎么寄?

很快,有老师提出可以把视频上传到网盘里,再发到班级群,这样就不用担心了。很快,任课老师们都行动了起来,班级群里有了完整的网课视频,家长们终于平静下来。

作为英语老师,我认真观看、学习了英语课,画质清晰、发音清楚、重难点突出、各环节紧凑,最难得的是,一次口误都没有出现。将心比心,那位老师一定也录了无数遍,才有这样的效果。

然而,网课没问题,但熊孩子们买不买账是另一回事了。

很快,班级群里就有家长抱怨:“幸亏有两个鼻孔出气,不然要气死。我家那小崽子,我让他自己上网课,刚打开门看看,居然睡着了!”

“你这算什么,我家那个把进度条拉到最后,然后趁我没盯着偷偷打游戏,我走到他身边都没发现。”

“一样的,都不认真的,小孩子呀,有几个管得住自己,还是要大人盯着的。”

……

我顾不上回复,立刻跑去看了一眼自家娃,居然一边吃薯片一边上课,嘴里还念叨着:“一点都不好看”,站在门外的我差点要吐血——这是上课,当然比不过你的动画片好看。

上完课,任课老师就要布置作业、提醒学生提交作业了。

这又是个大问题,有家长说,我们没有书做不了抄写,我连忙第N次把电子课本发班级群里;有家长说,我们没本子,难道要我们冒险出去买吗?我退而求其次,说拿张纸就行;还有家长说我们都要上班,孩子没有手机看不到群里的作业,能不能拖几天?个别家长还说,我们在外地被隔离,要啥没啥,晚几天完成行不?我只能回答:“行行行,只要正常开学前完成都行。”

我问了家里只有老人机的孩子,有没有借到智能手机,他们直接回答我,“没有,作业不做了。”我无言以对,眼下这种时候,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自己记下来,开学了给他单独补了。办法总比困难多。

学校也知道家长们的难处,让班主任在班级群里发通知:作业不做硬性要求,网课上学过的内容,老师会开学后抓重点重新教,不用太着急。

可这么说,问题就又来了——焦虑的家长们更担心了。老师群里说:“停课不停学,只要孩子不是在荒废光阴,在学习,就是停课不停学。学习书本上的知识是学习,自己看几本书也是学习,学一项技能也是学习,不用硬性交作业。”

只能上网课的日子,大家都急了

于是,小家伙们立刻开始拿着鸡毛当令箭了——女儿拿着他们班主任发的回家作业说:“妈妈你看,老师说有条件的同学把词语抄写完后默写一下,你看看,不是每位同学都必须交,有条件,你看到没?”我只能瞪她一眼:“你没条件?缺了笔还是缺了书?”

“缺时间,我要看动画片。”

气得我立马掏出鸡毛掸子,“好几位小朋友都默了,还全对,你还在跟我讲这个?!”

5

眼下,各种各样的网课和收心班要把家长们逼疯了。

原来的工作日,小孩在学校读书,家长在外面上班,眼不见为净,发火炸毛都是老师的事。家长晚上盯着孩子写一会儿作业,亲子关系倒也没那么剑拔弩张。如今疫情还没结束,家长们大多都还没开工,在家时时刻刻看着孩子学习,所有的缺点都暴露在眼皮底下,很难不发火。

更何况,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就是比较——你家有个乖宝宝,跟别人家更乖的宝宝一比,就觉得自家那个没那么好了。本来觉得自家孩子聪明伶俐又可爱,跟学霸一比,就觉得自己家的太差了,恨不得揍一顿。

常有家长把自家优秀的孩子晒在朋友圈,说今天做了多少张试卷,得了多少次满分,自学已经学到第几课,下面就是一群羡慕嫉妒恨的家长。

看别人家的孩子打卡作业天天优秀,字迹端正还自觉及时,而自己家的错误一堆,字迹不端正还拖拖拉拉,家长的焦虑马上就变成暴脾气发在孩子身上;看到老师在班级群里发的别人家小孩听网课认真做的笔记,自己家的熊孩子却边听网课边睡觉,笔都不拿出来,妈妈们怎能不炸毛。

妈妈一发火,火势立刻会蔓延到孩子爸爸身上,一旦操起鸡毛掸子要揍娃,爷爷奶奶肯定会来劝,无可避免的又是一场家庭混战。

有家长在班级群里反馈意见说:“一节网课下来能掌握的内容并不多,不如上课教的实在。上完课还要家长重新教一遍,语文数学我们还能教一下,英语的发音我们自己都不标准,我这几天快要焦虑到炸了。”

其他几个家长也表示赞同,“我们家的不自觉,我一忙自己的事,他就开始偷懒,字写得不认真,题目错误率又高。还是早点开学吧,教娃真是太令人头疼了。”

老师们就讨论,觉得学生把网课看完已经蛮好了,布置的作业也不多。其他同事纷纷附和,开学后还要重新教,这几天让他们稍微涉及了解一点就行。

“坚持一下吧,共克时艰。”最终,大家只能这样相互安慰。

我觉得,家长真不用那么焦虑。我无数次在群里跟大家说:“没事的,课文老师还会重新讲的,不会跟不上的,办法总比困难多。”

但家长的焦虑哪是一两句话就能打消的。

那天,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一个朋友给孩子排的课表,7点起床,9点半睡觉,这段里面排满了各种线上课,有学而思的、新东方的、学校里的,还有课外艺术培训的。

我实在忍不住问她,你家孩子才3年级,你抓那么狠?

“别提了,我今天还把孩子打了一顿。他慢条斯理做事的样子,我控制不住啊。寒假里大家都在拼,我要是放任他玩耍,到了开学不是一塌糊涂,比别人差一大截吗?我也真是着急啊。”

这就是所谓“弯道超车”吧,我为那孩子捏一把汗。

在我家,我遵从女儿的意见,寒假没给她报课外补习班,所以焦虑没那么严重。但学校里的课我还是盯着的,陪着按时上课、催促做作业、及时提交作业,不过并没有给她检查作业——老师要看真实错误率,才会在开学后有针对性地讲解。

当然,即便如此,鸡飞狗跳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但也只能这样了。

尾声

前阵子,朋友圈里有个段子,说一场疫情,全民成厨子了,医护成战士了,老师成主播了,家长成班主任了,只有孩子们,依然是神兽——仔细一回味,还真是。

女儿天天都在抱怨:“说什么推迟开学,我看是提早开学,我的寒假都没怎么玩,一天天地关在家里被你骂,一点都不爽。”

我瞪了她一眼,我又何尝不是呢,既是家长又是老师,我太能理解了,老师们觉得网课隔靴搔痒不够痛快,都蓄好力量打算在课堂里大展身手,盼着快点开学;家长们每天看着自家的熊孩子,理解管教孩子的不容易,盼着快点开学;而孩子们早就关不住了,每天都要问无数遍:“我什么时候能出去上学?”

江南的树已经冒出新芽,枝头的花儿也在逐渐开放,春天马上就要到来,寒冬总要过去的。相信疫情也会马上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大家期盼的开学应该也在眼前了。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春潮》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