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五年警犬训导员生涯

2020-04-09 10:46:49
0.4.D
0人评论

7年前,我加入了一个推理小说爱好者的QQ群,里面有位爱书如命的退伍军人小徐,他最爱看阿加莎和毛姆的书,梦想是成为一名特警。他谈起书和梦想时无比热忱,那种热血精神劲,让当时浑浑噩噩的我颇为羞赧。我开始关注他,希望他的梦想成真,还跟他成了好朋友。

多年后,像我们大多数人在现实中一样,他的特警梦并没有实现,而是成了一名脚踏实地的警犬训导员。

以下是小徐的自述。

1

小时候看香港警匪片,特警“飞虎队”一出场,总让我热血沸腾。我暗自在心中立下做特警的志愿,高中之后去了武警部队服役两年,退伍后,我决定考特警。但我没想到,特警不光对身体素质和体能有严格的要求,还有学历限制和其他附加条件。我的条件远远达不到,半辈子的梦想突然变得遥不可及。

2015年,正在我沮丧迷茫时,市里传来消息,要招收警犬训导员——这也是一个特殊的警种,属于特警。我决定试试——我小时候很喜欢狗,说不定警犬训导员就是我命定的职业。于是,经过几轮考试和选拔,我成功考入巡特警大队的警犬中队,成为一名准警犬训导员。

早几年,整个巡特警大队只有两条警犬,都是德国牧羊犬,也就是平常说的“大狼狗”。我们市的治安一直很好,监控覆盖率高,警犬很少用到,偶尔出一次任务,也是针对精神病人犯法。不过,近几年因为警犬参与工作效果良好,警方对警犬的需求量增大,全国各地都在扩招训导员,这一次新成立的警犬中队,人员总数达到了14人。我一入队,就有幸成为了最后一批前往东北参加防暴犬服从科目培训的学员,为期3个月。

警犬会根据其工作用途来进行分类。像我要训练的防暴犬,特点是身体强壮,动作迅猛,气势强悍,与暴徒搏斗起来异常凶猛,能够有力震慑违法犯罪分子。除此之外,常见的还有搜毒犬、追踪犬、血迹犬甚至还有搜尸犬等等。它们的职责从名字上就很清晰——比如,搜毒犬就是经过专门训练、能够发现隐藏毒品的专用犬;而追踪犬的特长是通过训导员付与它的嗅源气味,找到与嗅源气味相同的物品和人。

警犬需要具有很好的服从性和耐力,这都是警犬训导员对警犬进行无数次辛苦训练的结果。训导员的工作内容,就是通过训练,把具有“警用素质”的普通犬变成警用犬。警犬训练有一套科学、完备的程序,每只犬每天需训练4到6小时,一只合格的警犬,必须完成游泳、障碍等20多个课目训练。除此之外,训导员还要打扫卫生,清洁犬舍,值班,执勤出任务,个人的体能也要锻炼,堪称“全能”。

没到训练基地之前,我一直以为单位派我们去的是沈阳那个全国知名的警犬训练基地,到了才知道,我们来的只是一个地方上比较出名的警犬训练基地。想到上一批同事去的是著名的公安部南昌警犬基地,我不免有点小沮丧——看来我还是不够优秀。

但沮丧很快烟消云散了,因为这里培训的教官也相当出色,尤其是基地负责人,是海内外知名的明星教官。

我在基地里负责训练的第一条狗,是一条名叫“大灰”的成年德国牧羊犬。刚领到大灰的时候,它的右眼有点红肿,眼角有很多眼屎。兽医给我的意见是先上眼药水、观察一段时间。可大灰的情况并没好转,右眼睛肿得越来越厉害,连带着左眼睛也出现了很多眼屎。眼睛不舒服,狗的状态很差,我每次给大灰上眼药水,它都非常抗拒,跟打仗一样。我不愿意放弃,想了很多办法,都没奏效。最后,兽医给出的诊断结果是“倒睫”,建议我换犬——“倒睫”就是狗的睫毛向后方生长、以致触及眼球的不正常状态,如果想根治的话,需要做手术,而且还要休养一段时间——我负责的第一条犬,还没开始训练就失败了。

基地另换了一条名叫“菠萝”的犬给我。初见菠萝时,它才5个月大,外型帅气、性格活泼亲人。它的品种是比利时马里努阿犬,简称“马犬”,不仅服从性好,警觉性高,而且嗅觉灵敏,胆大凶猛,攻击力和适应性都很强,具有突出的警用素质,是现在世界各国警犬犬种的主力。

我非常喜欢菠萝,5个月大的马犬正是受训的“黄金时间”,我盼望着经过我的训练,它能够顺利通过各级考核、成为一条真正的警犬。

但似乎事与愿违,菠萝才刚跟我结缘,就患上了严重的感冒,一直咳嗽。为了能让菠萝早日康复,我每天给它喂药,陪它输液。北方天冷,犬舍暖气管道有些故障,不太暖和,晚上我去犬舍看菠萝,见它蜷缩着身体无精打采地躺在地上,很担心它会再次着凉导致感冒加重,便特地买了一床被子给它垫上。

尽管我着急上火,菠萝的病情依然不容乐观。我很内疚,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大灾星,大灰长了倒睫,菠萝感冒严重,似乎狗狗一遇上我就生病。

一直到培训结束,菠萝的病也没有好转,以至于带它上飞机回单位的时候,我都担心它能不能捱到飞机落地。下飞机后,我在机场眼巴巴地等了快4个小时,才终于等到菠萝。它一见到我就在笼子里拼命地对我摇尾巴,精神还不错的样子。看到它的生命力还很顽强,我的眼睛发酸,差点控制不住情绪:臭小子,还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我赶紧打开笼子,给它端上准备多时的水,它真的是渴坏了。

小菠萝在输液(作者供图)小菠萝在输液(作者供图)

2

也许是因为南方的温暖,没过多久,菠萝的咳嗽居然好了,身体也逐渐康复,我可以继续开展后续训练了。我暗下决心:要把菠萝训练成最棒的警犬。

虽然有人说“一条警犬顶得上八个警察”,但警犬的日常训练特别艰苦,淘汰率也很高,一只什么也不会的幼犬,到最后成为合格的警犬,需要经过层层考核,这个过程中,约有35%的狗狗会被淘汰。

考察和训练会严苛到什么程度?——幼犬2个月大的时候,就要对它的血统资料、发育状况、健康状况、行为表现进行考查验收;此后每个月都会有相应的考核项目,如3月龄的幼犬考核标准是能听懂“来”这样的口令,能追逐训导员抛出去的玩具,能按照要求进出犬笼等;而4月龄的幼犬的考核项目则又进阶一步,包括听命令衔取物品,主动寻找藏匿的训导员,适应陌生人抚拍等等……6个月后,幼犬训练阶段结束,训导员就要在原有基础上巩固、延伸训练,最后要通过警犬等级考核,一只狗才能成为合格的警犬。

而警犬资格又分为3个等级,考核内容相同,得90分以上为第一级,80到90分为第二等级,60到80分为第三等级。即使通过考核,警犬训练也不能停止,每年还有“复训”。一条警犬在8岁(平均数据)退役之前,一直都要考核和复训。

训练进行了一个月,菠萝受伤了,伤口在右后腿膝盖后部,非常严重。我发现后,第一时间把它送到了医院去缝针。兽医先给它打了一针麻醉剂,我看着菠萝腿上那道横着割开的伤口,出血量极大,心痛得不行,担心它的腿就此残废了。好在兽医说没伤到经脉,只嘱咐我尽量让它少运动,每天给它喂消炎药和补血剂,在它的伤口涂抹消炎药膏。

兽医说这样的受伤位置不常见,回单位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菠萝好端端地在笼子里,腿是怎么伤的?安置好菠萝后,我里里外外仔细地查了一遍犬舍,发现笼门的一块铁片上有血迹,上面还粘着菠萝的毛——菠萝的精力实在是太旺盛了,应该是往墙壁上蹦跳的时候后腿刮到了这里。

训练又得停两三个月,眼见着别人的犬成绩越来越好,我既担心菠萝的伤,又为它训练被落下而忧心如焚。

两个月后,菠萝的腿基本痊愈,我便加班加点训练。菠萝每次完成规定动作,我都会奖励它——在鼓励中成长的警犬会进步得更快,并且具有更高的忠诚度。如我期盼的那样,菠萝的进步越来越大,扑咬能力尤其突出,渐渐显露出防暴犬的品质。可就在我信心满满地认为菠萝已经把各项基本技能都学得差不多、完全能够通过“幼训考核”的时候,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又发生了。

单位的训犬基地刚刚修建好,很多设施还没有完善。雨季来临,下雨时只能在犬舍边的小场地考核。

有一项考核时室外正在下着暴雨,原本活泼的菠萝被隆隆的雷声吓坏了,躲在内间的墙角瑟瑟发抖,根本不敢走出笼子。我轻轻地抱着它,用手温柔地抚摸着它,用舒缓的语气在它耳边说话,一段时间后,它的情绪慢慢稳定了,全身绷紧的肌肉也逐步放松下来。

但我心里却紧张了,开始担心起它的前途——“胆小”对于防暴犬来说,是很大的缺点,虽然能够改善,但是效果并不好。

接着,我又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在防暴犬的训练项目中,最常规的一项是“扑咬”。训练时,助训员要在胳膊上戴着特制的“护袖”,也就是警犬的“靶”,站在离警犬一定距离的地方,训导员一声令下,警犬就要猛冲上来,一口咬住助训员的护袖,即便是被助训员甩得四脚离地转圈圈,也不能松口,直到听到训导员的结束口令,才能停止。

红圈中为靶,其他三个部件为靶展开状态(作者供图)红圈中为靶,其他三个部件为靶展开状态(作者供图)

扑咬训练中,助训员的角色是由其他警犬的训导员来“扮演”的。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菠萝在练过扑咬后,面对陌生人甚至是别的训导员和警犬,它都表现出非常强的攻击性,幸亏我每次都发现得早,及时制止才没有酿成大祸。

咬是狗的天性,有的幼犬会不时地咬主人的裤脚或鞋,也有幼犬见到啥都咬,通常这种行为被看作是“淘气”。从狗的生理上讲,幼犬此时处于换乳牙期,牙痒,需要用咬东西的方式来缓解;从狗的行为习惯上讲,扑咬是幼犬玩耍的方式,特别是4、5月龄的年轻犬。但警犬在接受训练时必须要进行正确的引导,避免养成乱咬的不良习惯。

菠萝的这种“被动攻击性”,对于训导员来说是潜在的风险。我们在平常训练和助训中,经常会被警犬咬伤或被犬牙无意中刮伤,咬合能力强大的警犬甚至会咬穿护袖。每年接种狂犬疫苗是我们的家常便饭,即使打了疫苗,对某些病菌还是防不胜防。

我的同事小钟和他训练的“大帅”十分亲密,大帅特别喜欢舔小钟的脸。有次大帅舔到了小钟的嘴,小钟没几天就生病了,去了医院检查,严重的病毒性肺炎,直接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医生推测病毒很可能是狗传染给他的,并建议他转院去更好的医院。幸而小钟身体挺棒,转院之后,总算是转危为安。

因为这个原因,我妻子在备孕时期,特别担心我会把狗身上的病菌带回家。我每天进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洗澡换衣服——实际上我下班前已经在单位里洗过一遍,但是为了让妻子安心,我还是会再洗一遍。

警犬训导员工资低,平时训犬必须穿着训练服,衣服每天都要湿透多次,泛着一层层白色汗渍印记,散发着浓郁的汗臭味。训犬时顾不上讲卫生,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再加上经常要出警巡逻加夜班,工作也有一定的危险性。许多人都不理解我们的工作,更不要说嫁给我们了。所以,我很感激我的妻子,她善解人意,从没有要求我辞职。

3

对于菠萝攻击人的这些反常行为,我请教了行业里的翘楚张老师。

张老师说,这可能是因为幼犬在6个月之内因生病、受伤或者受到虐待、打击等等,让它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以至于有了很多毛病,很难改变。“所以在狗狗小的时候一定要多关爱它,照顾它,长大以后它才能勇敢胆大”。

我这才意识到,其实菠萝的问题,都是我造成的。

菠萝小时候很亲人,胆子也大。它在东北基地生病输液时,因为好动,很少能安静地躺着,听到一点声音就马上站起来。这么乱动的结果,就是总会让输液的针头深深扎进肌肉里。我一开始没注意到,等它的肌肉肿起来了,才急忙把针头拔掉让兽医看。兽医说没多大问题,让我给它揉揉,自然会消肿。

但我没有经验,不知道这种疼痛会让菠萝变得十分胆小,尤其害怕医院。

小时候的菠萝因为输液左腿肿了(作者供图)小时候的菠萝因为输液左腿肿了(作者供图)

我又仔细回想,菠萝的后腿被铁门割伤后,就很抗拒出门,见到陌生人就夹尾巴。菠萝的被动防御性强正是因为小时候因伤病无法训练、缺乏环境锻炼,才会如此。

我心里非常自责——作为菠萝的训导员,我极为不合格。菠萝还是一条幼犬,我应该按部就班,按照对应的训练方法和步骤去训练它。可看到单位里别的同事负责训练的犬都已经从幼犬训练到成年犬了,而且各个项目又都训练得比较好,我就特别着急,总想着能一下子就把菠萝训到和人家一样的程度,每个动作都要求它做得很标准,尽善尽美。即便领导考核的时候会给我另一套降低难度的标准,但我却不想让菠萝接受这样的“特殊照顾”,便总把它当成年犬来训。

菠萝调皮好动,属于那种特别兴奋、灵活的犬。可我当时学艺不精,总是用诱导的方法训练它,每次都把它调引得特别兴奋,以至于不听我的命令,养成很多坏习惯。这些习惯养成后,我又没有及时用“非”口令制止,终于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恶果。

未成年时期是警犬的一生中最关键的时期,警犬成年后能力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早期教育的好坏。而菠萝的童年充满了伤害和痛苦,还有我错误的指令。自从我开始训练菠萝以来,它每次的考核成绩都垫底,我为了在训练进度能够赶上其他人,大部分和它在一起的时间都是在训练,玩的时间很少。我的领导滨哥曾多次建议我说,狗和人不一样,尤其是小狗,你应该多陪它玩,做游戏,多适应适应陌生的环境,增强体能。但我就是置若罔闻,每次训练都把自己和菠萝搞得筋疲力尽。

有次滨哥实在看不下去,批评我说:“你每次都把狗训得呼呼喘气,自己也累得够呛,出效果了吗?菠萝每次开心地出来,半死不活地回去,它下次还有什么心情跟你出来?每次训练时间不要太长,见好就收,宁可多训几次,也不要一次训太久,你看菠萝状态这么差,还不如先不要训练!”

领导的话在我眼前不断闪过,我心里内疚万分,却不知道怎么去弥补这些错误。我甚至想,也许我考入警犬中队就是个错误,自己想要成为特警又没有这个本事,才退而求其次去考警犬训导员,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是不是有这个能力。我真的对不起菠萝,当时就不应该带它回来,作为新手,我根本没有能力训练它,也没能照顾好它,它成了我错误的试验品。

我又开始迷茫,每天都在“是否应该辞职”和“要不再努力一下”的矛盾心情中度过。

4

2016年10月,又到了警犬月中考核时间。考场在单位门前一条宽阔的林荫大道,每只警犬都将要在这里完成“基本服从”(包括:随行坐卧立,远距离指挥,送物衔取,吠叫,拒食,前进,障碍等)及扑咬技能考核,以考察这一个月的训练成果。

我很紧张,因为菠萝这次考核再不通过的话,它成为真正的警犬恐怕就难了。

“靠!”

一声口令后,菠萝立马紧紧贴着我的左腿随我前行,全程抬头,注意力很好,两只眼睛一直望着我胸口部位——看来,今天的随行科目动作非常完美。随行科目,是指幼犬根据训导员的指挥,紧靠训导员左侧,与其并排前行,并且在前行过程中不超前、不落后。随行中抬头,一直是菠萝的弱项,近一个月来,我一直用球强化纠正它的训练,看起来效果很好。

接下来是远距离指挥。我将菠萝带到单位大门附近指挥它坐下,再走到15米外站定,菠萝需要在原地坐15秒左右,我才可以下达“卧下”的口令。

我在心里默数着时间,才了10秒钟,菠萝突然扭头不看我了,老是回头往大门方向望。我有点急了,提前发出指令:“卧下!”

菠萝应声卧下,但姿态却不正常,半个身子往大门歪了过去。

什么情况?我心里又慌张又疑惑——1岁多的菠萝只能勉强算是成年犬,对任何新鲜事物都很感兴趣,注意力很容易跑偏。

“立!菠萝!菠萝!”

我刚喊了口令,菠萝站起来就往大门旁的门洞里钻,我连连发出命令,但它理也不理,一转眼就消失在门洞里。我赶紧跑过去,“呜~呜~”门洞里发出低微的哀鸣。

糟了!我心里一惊,难道门洞里有什么活的小动物?

“非!菠萝!来!菠萝!”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往黑暗的门洞里照,只能看到菠萝兴奋得尾巴在甩来甩去。我侧着身子,半弓着腰进了门洞,把菠萝给硬拉了出来——它嘴里叼着一条脏兮兮的小白狗,看样子是流浪狗。

“放!”我用力提起菠萝的牵引绳,把它提到了空中,它却仍死死咬着小白狗不肯松口,站在考场边等待考试的大黑也“汪!汪!”乱叫起来,要不是它的训导员紧紧拉着牵引绳,估计已经冲过来了。

主持考核的领导大声喊着让训导员把各自的狗牵牢拉好,场面顿时变得一片混乱。

我头上开始冒汗,又僵持了三四秒,菠萝嘴边都开始往外冒白沫了,它才终于松口。流浪狗掉在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溜烟地跑得没了影子——但考试已经无法进行下去了。

主持考核的领导狠狠地批了我一顿:“你对菠萝的口令和亲和建立得太差了,对它缺乏掌控力,不会处理突发情况!”

虽然经常被领导批评,但这次我还是脸红到了脖子根,觉得面皮热辣辣的,好像被人掴了几耳光。

领导让我赶紧把菠萝关进隔离犬舍观察,再带菠萝去医院检查一下,他担心万一流浪狗身上有什么病菌传染给菠萝,再传染给基地其它的警犬就麻烦了。

这一次考核又失败了,菠萝已经没有了成为警犬的资格,不能继续在警犬基地接受训练,只能由训导员领养,或者找人送养。妻子在备孕,我无法领养菠萝,可找人领养,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马犬是大型犬,城市里不能养,只能送到偏僻的郊区或者农村里养,那样的话,它的未来可想而知。

菠萝好像知道了什么,蜷缩在笼子里,垂着头,尾巴夹在两腿之间——那是狗狗沮丧绝望的表现。

我想起初次看到菠萝的时候它健康活泼的样子;想起在飞机场接它的时候,身体孱弱的它还在努力对我摇着尾巴;想起一次一次刻苦的训练,它是那么地努力;想起我每次被领导狠批之后,它安静地坐在我身旁默默陪伴……犬的生命就短短的十几年甚至几年,它们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而我们却是它们生命的全部。

菠萝那么聪明英俊,又那么信任我,它本该取得优异成绩,成长为优秀的警犬,甚至有可能在工作中获得功勋,青史留名。全怪我这个新手,训犬技术不过关,没有训好它才会让它变成今天的样子。

我想再为它争取一次机会。

我一向害怕领导,见了滨哥连说话都结巴,但这次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冲进了他的办公室。我说,菠萝没过考核都是我的责任,因为在菠萝小的时候我没把它照顾好,它才会在受伤后留下后遗症,它的底子是很棒的,本来可以成为一条优秀的警犬。我请求滨哥留下菠萝,再给它一次机会。

我性格内向,不善沟通,在这次谈话以前,我和滨哥之间的交流仅限于我挨批的时候。他静静地听我说了40分钟,沉默了一会儿,说:“菠萝的品相是挺好的,好吧,我会考虑你的意见。”

我忐忑不安地等了几天,没想到领导开会研究之后,还真听取了我的意见。他们一致认为,菠萝的品种优良,胆小和攻击人可能是后天造成的,单位决定把菠萝留下来观察一段时间,再请警犬训导专家做一个全面的评估,如果经过评估,菠萝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转做种犬,每天好吃好喝,偶尔造个后代,走上狗生巅峰。

成年后的菠萝(作者供图)成年后的菠萝(作者供图)

5

2017年初,滨哥又分配给我一条3个多月的昆明犬,叮嘱我:“菠萝的训练失败了,这条狗你可要加油。”

我给这条母犬取名叫“青萝”,下定决心一定要训好它,不让它步菠萝的后尘,也不让滨哥失望。

总结了带菠萝失败的原因后,我展开了对青萝的训练,但训练过程中,又出现了很多问题。

青萝天生等级地位低,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像有的人天生自卑感强烈。犬是等级意识非常强的动物,在群体里,母犬等级地位本来就低,青萝就更加严重,经常会做出一些讨好等级较高公犬的行为。

青萝喜欢舔单位里的公犬,口水糊得人家身上到处都是,训练的时候,我把球扔给它,它就把球叼给公犬,然后接着舔。为了纠正它这个不良习惯,我伤透了脑筋,花了很长时间来强化它的“延缓”和“前来”科目。但青萝胆儿小,我又失败了。

连续的失败对我的打击真的很大,但滨哥似乎觉得我态度好、肯下功夫学习,训犬的时候不怕辛苦,这年5月,又分配给我另一条3个多月的昆明犬母犬。

说句心里话,我已经没脸再带新犬,但看着滨哥殷切的眼睛,我说不出拒绝。无奈之下,我又接手了这条幼犬,给它取名“莎莎”。

当时,菠萝也还是由我继续训练,我一个人训练3条警犬,压力非常之大,一度感觉快要崩溃了。我觉得自己的能力不够,害怕青萝和莎莎也像菠萝一样,最后过不了考核。

幸运的是,2018年6月,我带着菠萝去市里的警犬基地参加复训的时候,再次遇到市警犬大队的老楼。

老楼跟我差不多时间入行,2015年我在东北参加集训的时候就认识了他,培训结束时,评出的5位“优秀学员”,他就是其中之一。这几年,在老楼的带领下,他们分局警犬中队10位警犬训导员,已经每人都有了一只获得等级评定的警犬,其中一级警犬3只,二级警犬5只,三级警犬2只。

老楼已经成为一名优秀的警犬训导员,行内专家,我却还在为如何让自己的警犬通过等级考试而发愁,这让我更加没有信心。我们这行有句俗话叫“没有不行的狗,只有不行的人”,我越发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做一名训导员。

老楼是个热心肠的人,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沮丧,特地找我聊天:“狗狗有灵性,它感觉到你是真心地爱它时,会毫不犹豫地听从你的指挥,服从你的命令。它对你的信任,会表现在工作中。说到底,还是看咱们训导员有没有全心全意对待工作。”

我俩坐在绿油油的草皮上,看着其他队员训练,老楼指着其中一位训导员对我说:“你看那个人,是不是训得很开心?你看他的表情,他的笑容,你再看看他的狗,多么兴奋。你人一兴奋,狗也兴奋,狗一兴奋,你让它做什么它都愿意。你缺乏的不是专业技能,你缺乏的是自信心。狗很聪明,你没自信,它就会受你的影响,变得不自信、不快乐,所以才没法进步。”

老楼的话让我猝然一震——的确,不自信是我最大的问题,我训练的狗狗成绩都不好,滨哥也说这跟我本人的自信心不足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对自己的训犬技术总是持怀疑态度,所以我带出来的警犬就没啥自信。

看着训导员们在训练场上飞奔的身影,看着老楼热情关心的双眼,一股力量好像涌进了我的身体之中。今后,一定要加油了!

老楼还大方地把他的训犬秘籍传授给了我:

“循序渐进 有降有升
难易结合 求变创新
人犬结合 精神兴奋
多玩少训 见好就收
少时多次 保障成功”

我把这个口诀默默念了很多遍,直到牢牢地铭刻在我脑中之后,老楼却又笑着说:“其实哪有‘秘籍’,只要你全心全意地努力了,啥事都能干成。”

6

2019年6月,我受命训练第四条警犬,它的名字叫“小六”,和菠萝一样,也是马犬。小六是上级部门赠送给我们单位的。滨哥对我的厚爱令我汗颜,我明白,他还是希望我能带出一只真正优秀的警犬,我决心不让他失望。

我和滨哥一起去接小六。第一次见面,小六见有人来,异常兴奋,亲热地往我们身上扑,差点快要挣脱拴它的绳子。它的身形特别壮硕,比普通的马犬要大上两圈,不过四条腿有点细,大概是缺乏运动所致,而且身上的毛很久没有打理了,乱蓬蓬的,一点没有光泽。

但滨哥和我看了,都觉得捡到宝了:这条狗体型大,兴奋,又很亲人,而且对球的欲望特别好,从训练角度来说非常适合(对于幼犬,训导员会用食物来吸引它听指令,但成年犬对食物的欲望降低,而是喜欢玩,训练时就一般用球来引诱狗,有的狗不喜欢球,训练起来就困难)。

警犬小六(作者供图)警犬小六(作者供图)

上级部门的同事告诉我们,小六快两岁了,它以前的训导员年纪较大,在训练它的时候扭伤了腰,只能在家养病。警犬不宜频繁更换“主人”,他们想要给小六找一个能长期训练它的新训导员,但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小六已经一年多无人管理。

我接手训练小六后发现,因为一直被关笼子里,缺少环境锻炼,它的胆子也很小,对声音特别敏感,表现得不够勇敢。而且,它只学会了最简单的坐、卧,别的技能都不会。现在,我已经错过了它的最佳训练时间,训练它要比训练别的犬困难得多——它曾有过训导员,接受新的训导员,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与小六形影不离,每天给它喂食、训练、洗澡、铲屎,有意识地用手去喂它食物,培养亲和性,让它对我的气息味道渐渐熟悉,明白我是它的“新主人”。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每当我走到犬舍附近,它就扒到门上,摇着尾巴在那里等着我。

我心里说:和小六既然遇见了,就是缘分;我能成为它心目中可以信赖的那个人,就是荣幸;这次一定要把小六训练成一只合格的防暴犬。

训练是加强警犬与训导员之间关系的良好纽带。为了培养跟小六的感情,尽快提高它的技能,我每天坚持给小六进行各项警犬科目训练,提高作战技能和考核水平。带着4只狗,小六没基础,莎莎要幼训,我平时只能早点起来,晚上再加班,避开别人找安静的环境训练。此外,还经常要带小六和莎莎进行体能拉练,游泳,登山,每次出去一走就三四公里。

但小六的考核成绩仍旧不理想,让我很是发愁。正好同事阿永也为他的“闪电”发愁——小六扑咬的能力很差,闪电在随行上不稳定。我们两个便经常互相帮忙,分析对方的狗狗存在哪些问题。

阿永仔细观察了我在训练小六时的过程,发现每次我在小六身边喊口令的时候,小六都会被吓到身体轻微抖动。阿永推断,小六胆小,我的口令太大声、很严肃,无形中给小六增加了压力,他建议我口令声音小一点、语气缓和一点,达到让小六听清楚的程度即可。我按他的建议改进训练,果然效果很好。

阿永来给我当扑咬训练的助训员,非常细心,特意设置一些简单的障碍物,让小六学会适应复杂环境,还尽量挑选柔软易“上口”的“小靶”,让小六先是不反感、然后慢慢喜欢上“咬靶”,一步步循序渐进。为了帮助小六提高扑咬,阿永还假扮自己是个小偷,动作故意显得鬼祟猥琐,然后用小麻片挑逗小六的攻击欲望,小六果然上当,扑咬一次比一次凶狠。

阿永的“闪电”也存在不少服从方面的问题。闪电性子急,随行时经常超前半个头,屁股经常歪出去,看起来就跟横着走似的——随行中指挥“坐”、“卧下”、“立”口令时狗的姿势若不对,在考核中会扣掉相应的分数。我用牵引绳围在闪电的腰上,简单打了个结系牢,然后把绳轻轻带着,跟在阿永后面一起训练闪电,一旦它有点超前,我就会拉一下绳子让它意识到不能往前,如果它屁股有点歪出去,我就轻轻地把它拉到正确的位置。就通过这样的强化,闪电的坏毛病也慢慢纠正了,还增加了抗干扰能力与注意力。

后来,同事小陈也成了我的互助对象。

我总是心急,训练时,“亲和”方面跟不上,有的时候小六放出去就喊不回来。每次训练完,小陈都会先帮我牵住小六,我则拼命往前跑或者躲起来呼唤小六的名字,让它来找我,等它找到我后,再奖励它食物或者它最喜欢的球,增加我和它之前的感情。

小陈带的是一条叫“多多”的史宾格搜爆犬,这家伙比较粗心,搜索的时候是靠记忆搜索而不是鼻子——比如我在车的某个位置放上“爆炸物”,然后被它搜到一次,下次我将“爆炸物”换了个地方,结果它上来就往第一次的地方去。我和小陈商量,试着每次将“爆炸物”放到不同的车上,位置多变,有高有低,有深有浅,一旦多多有了搜索到的迹象就马上给予奖励,一段时间之后,多多也有了明显改进。

原来,训犬也需要团队合作,单打独斗,无法训练出优秀警犬,所以在工作中,我们训导员就像一家人,互相监督,互相帮助。

7

《湄公河行动》我看了很多遍,每每看到剧中的警犬哮天为张涵予跑过布满炸弹的田地,在爆炸声中穿梭飞奔,保护张涵予安全度过雷区,自己却横尸荒野,我总是忍不住流下眼泪,心痛如刀绞——幸好是一个人在家里看,否则一个大男人看个电影哭成这个怂包样,一定会被人笑话。

我知道在警犬的世界里,服从命令的重要性要远远大过自己的生死,能够成为这些勇敢忠诚的警犬的训导员,我感到无比自豪。

2019年底,我市发生了一起恶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在杀人后逃跑。这人性格冲动暴躁,攻击性很强,如果不能尽快逮捕,很有可能再次作案,伤害无辜百姓。警方接到线报,说他躲进了近郊的大山里,警方立刻组织警力开展了搜捕行动,出动了数十只追踪犬和防暴犬,我和小六也受命参加。

那座大山广袤得像个原始森林,山坡陡峭,不易行走。警务人员和警犬分为5个搜索小组,每组配备一只追踪犬和一只防暴犬,分头搜寻犯罪嫌疑人的踪迹,司机和其他工作人员还有几条状态不好的警犬则原地待命。

我们这一组除我之外,还有训导员老罗和他的一级追踪犬“洛基”,一条瘦瘦的德牧。小六是防暴犬,并没有接受过追踪训练,但它似乎对追踪很感兴趣,我觉得它有这方面的潜力——对警犬而言,在保证具备一项过硬能力的基础上,可以有选择地兼备另一项能力,小六也许就兼有防暴犬和追踪犬的能力。

山里植株繁茂,路很陡,小六的长牵引绳总是缠绕在树木上,要花很多时间解开,缠绕了几次之后,为了不耽误时间,我只好放开小六,让它自由行动。

小六在没有路的山坡上寻找嫌疑人的踪迹(作者供图)小六在没有路的山坡上寻找嫌疑人的踪迹(作者供图)

我们在那条路上发现了疑似脚印的痕迹,虽然只有半个,也很高兴。沿着脚印的方向搜索,小六很兴奋地冲在搜索队伍的最前面,到处嗅,极其认真地探索,一点没有害怕退缩的表现,很让我欣慰。

路很快就断了,越往上走越艰难。搜了2个多小时之后,洛基开始转圈圈,显然失去了嫌疑人的踪迹,我们只好原路返回,换个方向继续搜索。

因为泥土太松,山坡陡峭,搜索工作进行得十分艰难。我一边搜索,一边想着犯罪嫌疑人究竟会逃向何方,突然脚下一滑,人就控制不住滑下山坡。

我不由自主地惊叫了一声,冲在前面的小六听到我的叫声,飞快地跑了回来,挡在我身后,努力拦住不让我往下滑。但山坡太陡,小六也只是延缓了我的下滑速度,自己还被我拖着向下滑行,一直滑到山崖边,差点就要掉下山。幸好山崖边上有树,我一把扯住了树枝,才停了下来。

我倒没有受什么伤,但小六的一只后腿被野藤绊住,受了伤,疼得不敢落地。我爬起来,急忙去查看它的伤势,皮毛表面并没有破损,可能伤到了筋骨,抬起它的后腿轻轻捏了几下,还好,不算严重。

我带着小六爬上来后,搜索队决定找地方休息一下,顺便观察一下小六的伤势。小六瘸着腿活动了一会儿,慢慢恢复正常。我再次仔细观察,应该只是轻伤,犬的自我修复能力很强,不需要额外治疗,我总算放下心来。

搜索继续,小六很坚强,尽管后腿还有些跛,仍然冲在前面。它的表现让我又心疼又欣慰,它的勇敢聪明,远远超出了我的期望,我第一次体验到工作的成就感。

我们继续往大山深处搜索,这回有了收获,在山路边的石头上发现一个八宝粥的罐子和一个牛奶盒子。罐子里还留着些许残渣,剩余水分较多,应该是刚被扔在这里没多久。队员们非常高兴——这极有可能是嫌疑人丢弃的,这样就很容易追踪到嫌疑人。但没多久,用对讲机跟指挥部联系之后却得知,嫌疑人躲进山里之前买的不是八宝粥和牛奶,而是矿泉水和饼干。

再往前搜,又发现了一些新鲜的橘子皮,我们又开始激动,继续往前,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那人只讲了两句话就没有再出声,全组人立刻停了下来,屏住呼吸,寻找说话人的方向。我们向着说话人的方向前进搜索,走着走着,竟走出了森林,来到了外面的公路上,并没有发现说话人的影踪。

这时已经是下午2点多钟,一大早进山到现在,大家已经饿坏了。那4个队员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吃了点干粮。老罗却不吃不喝,也不给洛基吃喝——警犬在工作时是不能给它吃喝的,否则它就会以为是任务完成,主人在给它奖励。我有些惭愧,但小六受了伤,我担心它体力透支,便拿出自己带的矿泉水喂它喝水,早上带的一块发糕,也全给了小六。

我们在深山里一直搜索到夜晚,由于视野不好,一个队员掉下山崖,摔断了腿,需要及时送医院治疗,搜索工作只能暂时停止。

几队人马都一无所获,我和小六累瘫在地上,一动不想动。但第二天一早还要继续搜索,当天晚上,几十名训导员和警犬,就在运犬车上凑合着睡了一夜。

训导员们执行任务时睡的运犬车(作者供图)训导员们执行任务时睡的运犬车(作者供图)

第二天天一亮,我们起来匆忙吃了点干粮,继续搜捕,又一直忙到深夜。

大搜捕持续了好几天,就在大家以为嫌疑人已经逃到其他城市,准备报告上级重新确定搜索方向时,捷报传来:犯罪嫌疑人被嗅觉灵敏的警犬逼得逃出了大山,被一直在外围布控的警察抓获。

此时,从通缉令发出算起,只用了5天时间。

任务结束,回到单位,我拉着小六往犬舍走的路上,刚巧碰上一位领导,他对我竖起大拇指:“你和小六都辛苦了。”

我的脸红了:“我和小六啥功劳都没有,惭愧得很。”

领导说:“怎么没功劳,几天几夜的大搜捕,没有你们参与其中,罪犯不可能这么快落网,你们都是无名英雄。”

到了犬舍,我安顿好小六,摸着它的大脑袋说:“听到了吗?你是无名英雄犬。”

小六端正地坐着,用黑亮的眼睛看着我,好像在说:“警犬出击,使命必达!”

那以后,我和小六又参加过很多次类似的搜捕行动,虽然大多数的行动都有多名训导员和警犬参与,但能有机会立功的警犬很少。大部分的训导员和警犬都默默无闻,可能一生也抓不住一个罪犯,但作为警察的一分子,面对凶狠的罪犯,我们都做好了奋不顾身冲上前去的准备。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Sipa图片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