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码标价的黄昏恋

2020-10-28 10:41:12
0.10.D
0人评论

1

2014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我老公陈辰一家四口美满的生活——婆婆发现癌症,晚期,很快便去世了。

陈辰无数次地跟我提起过婆婆,说她是个善良的人,性格开朗、为人和气,情商特别高,她活着的时候家里经常高朋满座。开追悼会的时候,全单位百多个人全部都来送行,无一缺席。

婆婆一走,全家人顿时失去了主心骨,一家人的心就渐行渐远。陈辰的哥哥陈亮定居异地,只有偶尔才能回家看看。陈辰的工作又经常在外奔忙,同样不太能管到家。公公一直都是过着被婆婆照顾惯了的日子,很难适应一个人生活。那段时间,他痛苦万分,人瞬间衰老了很多,着实让身边的人担心着急。亲戚朋友分头行动,四处打听有没有合适的老伴人选。

婆婆去世后三个月,一个远房亲戚便介绍了一个叫李兰芝的阿姨给公公认识。公公当时也只是抱着“去看看无妨”的心态,没想到,两人见面还比较投缘,一来二去就好上了。

李阿姨年纪轻轻时就下岗了,那时53岁,比公公小“一轮”,租住在6平米的合租房里,平日在干一些保洁、煮饭的工作,只有一个在事业单位工作的儿子。而公公早年做生意,家底不薄,住在200多平的商品房,每月还有3000多的退休金,两个儿子也算事业不错。

在征得陈亮陈辰兄弟的同意后,李阿姨很快就搬来和公公一起同住。

2015年初夏,我与陈辰相亲结婚。我还记得第一次见李阿姨的情景,她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衣服,系着围腰在厨房里做饭,头发高高地扎着个马尾,身材比较富态但并不臃肿,步伐轻盈,人显得很年轻。她脸上笑意满满,看起来和蔼可亲,很容易让人充满好感,厨艺也精湛,做家务事勤快麻利。

那段时间,李阿姨将家里大小事都操持得井井有条,买菜做饭打扫卫生一样不落。公公常年做生意,懂得生活不易,也养成了精明多疑的性格,再怎么喜欢一个女人,也不会轻易给对方一分钱。直到渐渐认定李阿姨就是那个能给他送终的人,才答应每个月给她1000元买菜钱,还口头承诺,如果她能一直陪伴自己直到老得动不了的时候,就把一笔20万的存款作为回报赠给她。

面对这样的提议,李阿姨自然是答应。我们做儿女也都很赞成,想着有了这样的保证,两人能相处得更愉快。我们都由衷地为公公感到高兴,希望他们能幸福地走完后半生。

然而,好景不长。一年后,李阿姨提出要结婚,说她需要安全感,不想再这样无名无分漂泊度日。陈辰两兄弟的意见是如果公公愿意结婚,他们支持。李阿姨的儿子没正面和我们交流过这个问题,多半是乐见其成。但公公考虑到名下的财产以及日后可能会出现的事端,表示坚决不结婚。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李阿姨几乎天天以泪洗面,十天半月就要和公公闹一闹,软硬兼施,用尽各种办法试图说服公公结婚。但公公态度异常坚决,与此同时,还把名下的财产全都转移到两兄弟名下。

又大半年过去,李阿姨看结婚无望,也就不再提了,不过,两人的嫌隙也就此产生了。我们开始断断续续听到公公对李阿姨的抱怨:每个月给她菜钱,她每次只买一点点且买的都是烂菜烂叶,根本吃不下去,剩下的钱全都装自己兜里。再有,每天都要洗澡,洗很长时间,对着镜子照半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还很喜欢打麻将,每个星期都要出去打一天。在家里喜欢玩手机,也不怎么跟我交流。”

在跟李阿姨深入的相处中,我们发现公公说的确实也没太夸张。李阿姨的确爱好广泛,生活习惯也好,每天早睡早起,非常注重养生。相比之下,公公为人古板,不喜交友,每天足不出户,不是玩手机游戏就是下象棋,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看来,两人不管从价值观到生活习惯,几乎找不到共同点。

我们明白,公公身上的问题也不少:脾气暴躁、不会关心人、小气、生活毫无情趣……陈辰说,公公年轻时就对他母亲不是特别好,都是母亲一直在包容他。两个儿子也很难和他相处,陈亮为了躲避他,大学一毕业就留在外地工作、安家。陈辰虽留在老家工作,但也不敢和他爸住一起,不然不出三天就会吵架。

磕磕绊绊又大半年,两人的感情温度江河日下,家里的氛围远不如前。以前未进家门先闻到菜香,一家人说说笑笑。后来,冰箱里要么全是剩菜,要么空无一物,俩人各自玩手机,很少交流。李阿姨也总是不见踪影,经常十天半个月都不回来,也不再对我们笑脸相迎。

我们常劝公公,让他想开点,不好的生活习惯要改一改,钱不要看得太紧,该花还是要花,对李阿姨好一点,这样也许她能留下来。公公说自己也并非一毛不拔,家里的一切日常开销都是他支出,每年还要带着李阿姨出去旅游两三次。算下来,每年花在李阿姨身上少说也有一两万。“凭什么要再给她钱?不想在一起就算了,谁还稀罕……”

其实,我们还是希望他不要这么抠,毕竟在我们城市请个住家保姆,一年也得三四万。给人家李阿姨花这点钱,确实也是应该的。

2

2016年末,公公爬不动高层的楼梯了,我们也因为孩子即将上学要换房。陈辰哥俩的意见是,从未来孩子上学、老人就医、游玩方便的因素考虑,把两套房子的钱集中起来换一套大一点的、在市中心的房子,全家人住一起,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可房子看了一套又一套,公公都是紧皱眉头,一脸嫌弃。有一次,公公带着李阿姨一起来看房,看完房子后,李阿姨对我说:“嘉嘉,你看买房子这个事,你爸和我都是这么想的,两代人还是不要住在一起了,不然免不了时间一长会有矛盾。你觉得呢?”

我想,原来是他们不愿意和我们一起住。

没过多久,我们自己买了一套小一点的房子搬去了市中心。公公和李阿姨在离原小区不远的地方暂时租了一套70平的小两室。那是个老小区,环境一般,不过租金倒不贵,生活也方便,离李阿姨父母家也不远。公公对生活要求不高,甚至打算不买房,就在这里一直租下去。

不知是不是生活条件大不如前的缘故,李阿姨出门频率更加高了,我们每次去她都不在。公公也总是车轱辘话:“要走就走,没人拦她。”

那一年,陈辰的工作出现瓶颈,他想换个行业干干。我俩心血来潮就开了家服装店。有一回,一个员工突然辞职,店里忙不过来,就临时请李阿姨来帮忙,没想到她干得挺带劲,还表示说可以经常过来帮忙。于是,我们给她定好一个时薪工资,让她在固定的时间来。李阿姨虽然谈钱,但我们一致认为她很务实,爱财但取之有道,也不失为一种真诚的性格。

那段时间,她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店里帮忙,做事尽心尽力。下班时间一到,她也一分钟不多留,脱下工作服就走。我们按时给她结算工资,合作挺开心。

店里没生意的时候,她也会说到和公公相处时的一些琐事。也还是那几点:公公生活习惯不好,晚睡晚起,打搅到她的正常作息;公公从不出去玩,她一出去跟朋友聚聚就不高兴;公公脾气不好,经常骂人,会说一些难听话……说着说着,情绪就低落起来,不再兴高采烈的模样。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劝她,只能说,我们会给老爷子说。但其实,我们也什么都不能做,就算说了也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翻过篇,2017年很快又过了一半。有一天,公公突然来到我们店里,啥都不说,啥也不吃,逗了逗孩子,就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隔了好久,才长叹一口气非常无奈地说:“李兰芝走掉了,带着东西走了。”

我惊讶得合不上嘴巴,李阿姨刚才干完活从我们店里离开,看不出她有任何情绪变化。

那是李阿姨的第一次“出走”,我和陈辰都很紧张,停掉手头的工作,问公公究竟发生了什么。结果,公公还是避重就轻,反复说:“哎呀,还不是钱惹的祸,一不给钱就不高兴。”

这样的话说多了,不免让人心生厌烦。陈辰冲着他爸吼:“要钱就给钱嘛,你的退休工资,加上房租,每个月给她2000块会死人吗?”

公公也气得跳起来:“我就是不给,死也不给,她在家里白吃白住,一分钱不花还想怎样?”

我劝他说:“爸,你现在年纪大了,我们也是一天忙,对你照顾不周。有个人在你身边,我们也放心点。现在随便找个看护都是好几千,如果李阿姨要的在我们承受范围内,就不要计较太多了。这样吧,我们跟哥哥商量下,每个月给她2000,两家平摊。等有时间的时候多带你们出去玩玩,您看这样可以吗?”

换作一般的老人,可能也就顺水推舟接受了。子女有孝心,自己也能对老伴好一点,一举两得的事情。但公公偏不,依旧是老态度,摆摆手,极不耐烦地说:“不用你们管,我有钱,但就不想给,你们更不用给。她要走就给她走,随便!”

看见公公坚持,我们又提出另两种方案:一是找个保姆来照顾他的日常起居;二是找一家条件不错的养老院。但公公也都拒绝接受,说自己还没有老到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能说话交流、一起搭伴过日子、一起出去游玩的伴侣,而不是冷漠的照管关系。

“真到了那一天,我行动不便了,我就去养老院。”

其实,像公公这种情况的老年人并不止他一人。和公公私交很好的李大爷也是前些年老伴走了,自己独居。两年前找了一个老伴,过了不到一年,老伴就走掉了,后来一直没再找。公公经常拿李大爷的例子宽慰自己:“老李在生活上更是一毛不拔,出去玩,连碗面条钱都不出。不仅不给女的钱,反倒要人家出生活费,这不,女的就跑掉了。他也说不想找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比李大爷强,至少包吃包住包玩,李阿姨还不知足。

我有一个远亲,老太太是一位大学教授,80多岁,没有结过婚无儿无女,从退休开始就一个人每年出国三四次,至今已经去过40多个国家。我去年去看望她,她穿着一条波斯米亚风格的长裙,非常优雅地展示各地的照片,活成令人羡慕的老年;还有一位家里的女性长辈,70多岁时丧偶,也没有动过再找的念头,平时就在自己家住,偶尔去两个儿女家轮流小住,儿孙有什么事也常去帮忙,日子过得充实而繁忙。

我把这两位老太太的案例给公公讲,他倒是点头说:“就是,就是,一个人也挺好。”但转眼间又开始陷入一个人落寞的哀愁中。

陈辰和我吵架,不允许我再给公公讲单身的好处,说他爸文化素质、个人修养都没有我家里亲戚那么高,让他去过那种高雅的日子是不现实的。知父莫如子,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才真正理解了陈辰所说的话的确是事实。

不过,那时的公公,内心落寞又有着一股优越感。他的纠结的倒不在于找或不找新老伴,而是找谁。在李阿姨第一次搬走的间隙,我们给公公在婚恋网注册了账号。信息发出后,一天能收到好几十封来自全国各地阿姨们的信件。他锁定了一些本地的,心情不错的时候就去看看。可是看回来的结果,大多是摇头和叹气,不是嫌弃别人长相,就是嫌弃年纪太大(他说超过60岁的就不考虑),偶尔有一两个不错的,他还是在横挑鼻子竖挑眼。

3

原本以为两人闹分手,李阿姨就不会再来我们店了。但到了约定的时间,李阿姨竟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那样依然准时到店里帮忙。我好几次暗示陈辰去问问她,没想到她自己开口了:“我和老陈分手了,不过我这个人分得很清楚,你们是你们,如果店里需要,我就继续来上班,不需要的话,我明天就不来了。”

店里缺人,我们也留了点私心,想通过这个途径再看看能否挽回她对公公的感情。

李阿姨每天云淡风轻地出现在店里,不聊私事,不掺杂个人感情。公公的精神却一天不如一天,有一天又突然出现在我们店里,两眼充满血丝,头发乱蓬蓬一堆顶在头上,走路东倒西歪、歪歪斜斜,整个人又可怜又滑稽。落魄的样子出卖了他的内心:不是李阿姨离不开他,而是他离不开李阿姨。

“李兰芝是不是还在这里上班?”公公问。

“在的。”我说。

听完这句话,他似乎安心了不少,但嘴里仍在嘟囔:“她怎么脸皮这么厚,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就自己去忙了。

李阿姨照着点来了,看见坐在大厅的公公,明显愣了一下,但随即面不改色从他面前经过,招呼不打一声,立刻干起活来,还时不时和另外一个员工说说笑笑。坐在一边的公公显得极其尴尬,明明离不开李阿姨,偏偏要做出轻视的态度。

李阿姨下班了前脚刚迈出店门,公公就一个箭步跟了出去。俩人说了些什么不知道,只看到他微缩着肩膀,很卑微地跟在趾高气昂的李阿姨身后,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媳妇。

那之后的每一天,公公开始定点到我们店里“上班打卡”,“打卡”的时间和李阿姨一模一样。李阿姨照样不理他,只偶尔跟他打个招呼。可有了这个招呼,公公精神状态明显好转了很多。

我们试探着问公公:“要不要跟李阿姨说说,让她回去算了。”

得到的回应依然是:“哎呀,管她的。她想怎样就怎样,这个人太爱钱,留不住的。”

但对婚恋网上的那些阿姨,公公还是丝毫不上心。经过这次分手事件,公公意识到离开李阿姨还真不行,态度也就渐渐没有那么强硬了,最后也就变成“她想回来好好过,就好好过吧。”

2017年年底,陈亮专门为了买房的事回来了。

做大哥的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一天看好几个楼盘,也不管老头子同不同意,看好了就拿出图纸全家人投票。公公也终于想开了,在他原来住的区域,挑了一个品质比较好的楼盘,定了一套四室的大房子。敲定了房子,陈亮请大家吃了一顿大餐,专门邀请了李阿姨,给了她一个大红包,席间也一再说希望她能回来、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之类的话。

陈亮这次回来,算是力挽狂澜:敲定了房子,消除了李阿姨的一些顾虑,成功劝说她搬回了公公身边。这也使得两个老人在2018年都相对比较消停。

2019年年初,新房子交房,那是一个高档住宅区,从环境到房子本身,品质都很好,住起来非常舒心。李阿姨来看过房子后,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也当着我们所有人面前“保证”,“往后一定好好过日子。”

我们想,这回好了,新家新气象,一切从头开始。两个人经历了上一回分手的痛苦后,应该会珍惜现在的生活吧。

4

时间进入2020年。春节前,店里有一些盈利,我们给李阿姨发了奖金,还带着全家人出去旅游了一周,陈亮也发给李阿姨一个5000块的红包。收获颇丰的李阿姨心情很好,每天哼着小曲,变着法给我们做好吃的。

可是,这样的快乐氛围却让公公极不开心,他埋怨为什么陈亮要给李阿姨那么多钱,埋怨我们出门旅游花了那么多钱,为什么李阿姨照单全收?他有意无意又说了一些难听话,李阿姨当着我们的面从不还口,只是默默走开。

大年三十那一天,我们给李阿姨打电话,问她家里有什么菜,需要买什么。她说:什么都有的,大白菜、土豆、番茄……我心想,大过年的,拿了那么多钱,不会去买点好菜吗?采购完年货后,我们来和公公过年,家里冷火秋烟,李阿姨不见踪影,丝毫没有过年的热闹和喜悦。公公拿着平板电脑从阳台走出来,看见我们买的东西便埋怨:“买那么多干嘛,随便点儿就行了。”

“随便点儿?你一辈子什么都是‘随便点儿’,如果我们不来,你恐怕都不吃饭了吧?”陈辰又生气又无奈。

“李阿姨呢?”我问。

“回她妈家了,随便吧,爱来不来。”公公又是满不在乎的口吻。

吃完年夜饭,李阿姨回来了,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回自己的房间在电脑上玩麻将,一直没出来,公公则继续在阳台上斗地主。大年三十过得没滋没味。

后面的几天,因为疫情全城封闭,没过几天冰箱就空了,米也快没了。但李阿姨每天还是该玩玩,该睡睡,一点儿没有要出去买点菜的意思。她儿子来过一趟,送了几个口罩就走了,她把口罩放在她自己房间,并没有分给大家。反而一再传递他儿子带来的消息:各大超市正在抢购,很多货架已经清空——分明是在暗示我们赶快出去抢购食物。

我们到了超市才知道,除了一些方便食品外,超市的蔬菜、大米一切供应充足,完全不存在“抢购一空”之说。等我们买足了东西提回家,李阿姨倒勤快起来,马上把东西收拾进冰箱,并开始大吃特吃我们买回去的零食。

年后,我们的店面生意一落千丈,高昂的房租无法支撑下去,只能关店,李阿姨当然也没了时薪的收入。陈辰的事业又陷入低谷,遭遇中年危机的他,只能天天在家里带孩子。

偶尔我们去看望公公,李阿姨都不在家,说是去照顾她爸妈了。少数在家的时候,也是见到我们十分勉强地从脸上挤出一点笑容,打个招呼就躲进卧室不再出来。

公公说,疫情期间吃的东西多半都是我们买去的,这两个月就没给李阿姨菜钱,所以她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给过自己笑脸,动不动就出门不回来。接着又说:“其实她年前就想走了,又寻思着过年可以拿红包,就又忍了下来。人啊,江山难移本性难改,她胃口太大,我是满足不了她的。”

我们都劝公公说,不行就算了,经过那么多次,也该看清一个人了,强扭的瓜不甜,让她走吧。其实,我们也知道,搬入新房后不到半年,李阿姨开始频繁“变脸”,常常对我们都爱答不理,可一旦我们给她个红包或一点什么好处,她又迅速变身和蔼可亲的样子。这变脸频率高得我们都有心里有怨了,可想而知公公的心理状态。

可公公却一直不肯开口说和李阿姨彻底断了。到了4月,李阿姨又闹过“出走”。当时我和陈辰寻思着,他们总是这样吵吵闹闹,不像过日子的样子,不如我们在住的小区附近租一套房,让公公搬过来,一方面方便照顾他,一方面也可以就此疏远李阿姨。谁知,隔天公公又无事一身轻地说:“李兰芝回来了,你们不要管了。”

今年5月的一天,公公突然打电话,说想来看看孙子。几小时后,见他独自前来,陈辰就问:“李阿姨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公公轻描淡写地说:“回她妈那里了。”我们也没太在意,边吃饭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可话题还是围绕着李阿姨——这段时间李阿姨频繁地出门,让人觉得事有蹊跷。

“她这次可能真要走了。”

当听到公公嘴里蹦出这句话时,我和陈辰齐刷刷都把筷子放下。

“是不是又吵架了?”陈辰问。

公公摆摆手皱着眉头说:“我哪里会和她吵架,都多少天没讲话了。她就是想要钱,要走就走吧,我终于等到她走了。”

一听又是因为钱的原因,我们就对公公说,不行就算了,这种贪财的老伴不要也罢。公公得到我们的支持和劝慰后,心情似乎好了一些,跟孩子玩了一会儿就回家了。

三天后,公公一大早便给陈辰打来电话:“李兰芝走掉了,刚刚来拿了东西,他儿子开车来接的。”

这话如一声惊雷,把我们从梦乡中惊醒。“那你怎么办?要不就到我们这边租一套房子,我们好照顾你。”陈辰已经跟大哥陈亮商议过,大家都觉得是折中的好办法。

“先稳着一下,不要慌。”公公每次都这样说。

“就让他先冷静几天吧。”陈辰无奈地对我摇头。

又过了两天,陈辰突然接到李阿姨的电话。李阿姨哽咽着声音说:“小辰,这次我真的是要走了。实在是受不了了,我真的跟你爸爸合不来……”

陈辰还是试图挽回:“李阿姨,我爸的问题我们都知道的,我们会说他。你们在一起也都六七年了,分开了对谁都不好啊。”

但李阿姨这次还是坚定地说“不可能”了,接着就说了一堆令我们瞠目结舌的话。大意是:第一,公公经常骂她,骂得很难听,丝毫不尊重她的感受;第二,公公在花钱方面很小家子气,上医院的挂号费都让她出,出门旅游偶尔也要她花钱;第三,公公从来不陪她做任何事,很少去看她的父母,她觉得两个人越来越没话讲;第四,两人那方面生活不和谐。

陈辰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李阿姨说的这几点,除了最后一点无法考证外,其余几点倒也不假。

想不到几天后,李阿姨又打来电话,言语间很是生气:“你爸不停打电话给我,一开始是问我在哪里。不告诉他,就说要来家里和我父母谈。我父母都老了,怕受到刺激,叫他不要来,跟谁说都是不可能,这次我是真不会再回头。他就逼我还回小亮过年时给的那5000块……你们劝劝你爸,不要再来打搅我的生活。”

陈辰想不通事情怎会闹到这个地步。自己的父亲一辈子商海里各种摸爬滚打,也算是条硬汉,怎么临老了还这么感情用事?

我们赶到公公家,家里没有了李阿姨,烟火气荡然无存,屋子里没开灯一片漆黑。公公独自坐在阳台上抽烟。陈辰有些生气地质问他为什么又要去找李阿姨,没说两句话,两人就开始大吵,只听公公大吼大叫道:“我不要你管,你不要管我的事!”最后,只能我试着跟公公沟通。

果真不出所料,公公其实只是嘴硬,内心深处还是舍不得李阿姨。之前公公一直不愿意给李阿姨钱,这时为了挽回,说每月除了1000元菜钱外,再每个月另给李阿姨3000元。但李阿姨听了这个条件后还是一口拒绝,还说本来上个月走了那次就决定断了,谁知公公又天天到她家楼底下喊她,为了不让90多岁父母担忧,才只能又跟着他回来。

其实,我们都知道促使李阿姨离开的真正原因在于,她希望公公尽快兑现那20万。她马上就要60岁了,与其不死不活在这里拖着,说不定还能找到更好的老伴。她的儿子已结婚,还给了她一套房子住,经济上大大好转,不需要再依赖于旁人。

而对于公公来说,他也不是给李阿姨开空头支票——存折上有20万的确是预留给她的,只不过他不想“提前”给,担心竹篮打水一场空。

5

今年6月,公公他姐姐的老伴走了,80多岁的老姐姐儿孙满堂,子女都表示可以接她同住,但她还是选择了去养老院。老姐姐太了解自己的兄弟,没有劝他去养老院,反倒常常打电话关心公公,让他想开点,“尽快重新找一个”。

公公虽然嘴巴上讲着“唉,不行就一个人过了,大不了去养老院”之类的话,但李阿姨才走这么几天,人就已经心神不宁,每天好多个电话打来找陈辰,搞得我们的生活都受到极大影响。

我们只能又赶紧恢复之前在婚恋网上的账号,更新资料。陈辰为他爸制定了找老伴的标准,年龄60到65岁之间,最好是事业单位有退休工资,有一定的文化和素质,两人在一起生活,共同支出。

然而,过了70岁的公公在老年人婚恋市场中的优势已经大不如前了。信息发出一两个月,收到的信息寥寥无几,几个为数不多的人,还都是年龄超过65岁的。公公备受打击,但也不愿降低标准,还坚持要找50到60岁的。不过,也陆续加了几个人。

2020年公公在婚恋网上与一些人的聊天记录截屏(作者供图)2020年公公在婚恋网上与一些人的聊天记录截屏(作者供图)

杨阿姨,62岁,聊了一会儿就说,她人很能干,可以把家务做得妥妥帖帖,但要求是要掌管家里所有的钱。一听钱的事,公公立刻反胃,迅速把杨阿姨删除了。

张阿姨,63岁,事业单位科长退休,在网上聊天聊得不错,就约着见面了,可是第一次见面,张阿姨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拉着公公的手说:“大哥,能不能借我两万块?”公公又一次落荒而逃。

范阿姨,63岁,刚聊了没几句,就问了一堆公公的情况,例如:工资、住房、子女情况等等,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感觉对方是在骑驴找马不是很真诚,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还有一位吴女士,倒是很年轻,刚满50岁,但聊到后面就提出,需要结婚,并且要先给她买一套小房子以表诚意。

之后公公又聊了几个,但对方都不太热情,最后都留下寥寥一句“不适合”,就没了下文。

时间过去四五个月了,公公的感情问题依然没有着落。经过一连串的打击,公公终于明白现实的残酷性,人更加没自信了,标准也一降再降,现在是68岁以下都可以接受。

我们仍试着劝公公搬来同住或住得近一点,但他每次都避而不谈,我们也就不愿再提了。在频繁接触过程中,我越来越发现,公公性格执拗、很难接受新事物、不太顾忌他人感受,相处起来确实存在诸多问题。另外,他也没什么精神追求,从不看书看报,每次发表对某一事物的看法,总是先“唉”长叹一声,然后就是翻来覆去的“不可能”、“做不了”、“不要伤筋费神了”这些消极看法。我终于深深理解了陈辰之前说过的,他不可能一个人活得开心的看法。我们也都步入不惑之年,生活中有太多的烦心事,每天单是应对工作、孩子的问题已然焦头烂额,不是不愿意孝敬老人,实在是有心无力。

我们最近一次见到公公,他一个人坐在楼下小花园里,吃着两个买来的包子,孤独的身影,甚是凄凉。

陈辰经常念叨,要是他妈妈还健在,他们家的生活应该会比现在好很多倍吧。

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将提供单篇不少于3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酒神小姐》剧照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