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赖”的保护伞

2016-10-23 14:29:10
6.10.D
0人评论

1

去年夏天,债权人丁振远卖了自己的别墅,先后凑够上千万元维持企业现金流和保卫上市公司;而债务人庄永德同样花了上千万元,为儿子儿媳购入两栋别墅,再次成功转移资产。

一个债权人,一个债务人,两者的人生本应倒置。

这一年多里,我跟丁振远有过三次面谈,分别在深圳、北京、长沙,每次看他都是满脸愁云。每次都有夫人相伴,两人语调平和,慢条有据,商量之前多是默契。

丁振远1964年9月生,于福建晋江土生土长,1987年入籍香港,但事业仍在福建泉州。丁氏夫妇实际持有的至和控股(Ziwo Holdings)2009年登陆新加坡主板,已然富甲一方。同一年,祸福相依,他为商业伙伴庄永德、张红呈夫妇提供贷款担保。丁氏夫妇的现金流与幸福感便从此陷入长达7年的双重泥沼。

在这7年里,两人的官司由晋江打到泉州,从福州打到北京,尽管金额不大,却占耗了整整四级司法资源。一个不能再简单的民事纠纷,由于隐密权力的强势介入,在公检法之间形成了漫长而难结的权力博弈。

在丁振远的故事中,公检法似乎既非三结义,也并未三足鼎,警权一家独大跋扈,让事态屡现死循环。

事实上,在经济下行线上,类似民间借贷之事层出,警权介入民事经济纠纷本是法禁。然而,契约难再,法治不彰,财权若无保障,“惊弓外逃效应”难免几何级放大。

2

比丁振远大3岁的庄永德,在泉州晋江算个“人物”,褒贬全因他的商誉。

入列失信黑名单之前,庄永德主要以恒发市政工程建筑有限公司的名义四处活动。这家公司看似国有企业,实则由庄永德、张红呈夫妇及儿子庄东辉共同拥有。在上报政府的文件中,恒发市政自称是国家一级市政公路施工企业,净值近亿元,并于2008年收购云南路建集团有限公司。

2009年12月,庄永德、张红呈以投资云南高速公路为由,向晋江恒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举债;另一方面,庄永德假以介绍工程项目为条件,让丁振远帮其担保,庄张夫妇获得3740万元贷款。

由于庄永德拒不按照约定期限归还借款,丁振远作为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按判决时确定的金额计算,代为偿还本金3740万元,以及600多万利息、罚息。

无论丁振远如何催要,庄张夫妇从未理睬偿债事宜,暗地里却已“主动出击”。

2012年2月27日,庄永德将丁振远及其名下的至和科技有限公司送上法庭。庄诉称,2010年6月29日至2011年4月15日期间,丁振远和至和科技38次向庄永德借款共计3500万元。“至和科技出具《借条》给庄收执,双方约定月利率2.7%,未约定还款期限。”庄永德要求,丁振远还清本金3500万元、利息1159.2万元。

这笔款项,大抵相当丁之前为他代付的债务。

看似荒唐之事,却由泉州中院而福建高院,再到最高法院,三级法院有着几乎一致的认定:庄永德无法证实这些债务的发生过程。

正如丁振远呈堂所证,至和科技是一家外资公司,在银行信用度极高,无需以高额利息进行民间贷款,况且38笔共计3500万元不通过银行转账,而是现金往来,不符合上市公司的业务习惯和管理规范。

领导给庄永德名下公司的划地批示领导给庄永德名下公司的划地批示

此外,丁振远出示了至和的上市证明、授信合同、企业信用等,以证明诉争借款期间公司自有资金、信贷资金相当充裕。

除此,三级法院还认为,在至和科技否认上述38笔借款的前提下,庄永德并不能提供每笔汇款或借据凭证;借据上的公章与至和科技的公章不符,如字母“ZHIHE”刻成了“ZHIHB”。

此时,警权首次以庇护姿态出现。至和科技认为,庄永德涉嫌私刻公章伪造借条,便向泉州市公安局报案。法院亦曾寄望警方出面查实,但警方并未立案。

本案开始以庄永德撤诉而终,相隔不久,他又重新举诉,直到二度进入最高法院,后被驳回,并裁定由庄永德承担27万多元的二审费用。

3

官司伊始,丁振远才意识到法律的重要性。在疲于应付庄永德的缠诉同时,也开启了反诉之路。

丁振远是香港公民,涉港案件一度拖延。针对3750万元债务,丁按法院立案标准进行了拆分,其中2000万元进入福建省高级法院,1750万元放在泉州市中级法院。

2013年9月10日,泉州市中级法院判定庄永德归还丁振远1000万元本金及93万余元利息罚息。如未在约定时间偿还,需加倍罚息。

同年12月,福建省高级法院针对另外2000万元债务纠纷判决,庄永德名下的恒发市政在十日内偿还2000万元本金及利息156万元,庄对不能偿还的三分之一承担清偿责任。

庄永德逐一上诉,且每一次诉求并不相同,几乎将案由与程序用到极致。例如,针对2000万元债务的判决,庄诉至最高法院。2014年,最高法院维持原判,受理费15万余元由庄永德承担;针对1000万元债务,上诉到省高级法院,庄同样败诉。

围绕利息罚息的认定上,先后出现了58万元、86.9万元和740万元三个版本。

即便是最高法院针对前述38笔资金的判决落定,庄永德仍不死心,2014年以不服判决为由向福建省检察院申请监督。后者出具不支持监督的决定书,“最后,在申请监督过程中,庄永德主张诉争借款由合作协议转化而来,该主张实质上否认了诉争借贷关系的真实存在。”

如此漫长的诉讼期中,庄永德、张红呈夫妇开始转移资产。

泉州市中级法院函件称,2014年12月24日执行两案,在此过程中,庄永德开始转移财产——

其一,拒不到法院说明情况及申报财产,在2014年1月为其女儿庄茹茹大操大办豪华婚礼;

其二,2014年3月27日至4月2日间,将自己持有的晋江市恒玮鞋塑发展有限公司25.51%的股权,折价255.1万元转让给张加况(张红呈弟弟)

庄永德的跋扈并不止于行动,他毫不忌讳地告诉丁振远甚至执行法官:“我在公安局花了1000多万,你们拿我没办法的。”

宁愿承巨额诉讼费与公关费,也不愿意还钱,这超出常人的理解——与之接近的人称,庄永德本以为通过权力干预,将诉讼做实,从而能免去巨额债务。这在以前并非不可能,不巧的是他碰到了一项新的制度。

4

庄永德穷尽两案的所有司法程序,只剩最后一个环节——执行。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此时法院系统在全国推行被执行数据库和失信人黑名单。

2014年1月,庄茹茹的豪华婚礼一度成为晋江街头的热门话题婚宴办了两场,一场在家中,一场在荣誉国际酒店。庄茹茹披金戴银的嫁妆图,更是网上热帖。庄永德夫妻大肆挥霍、无偿赠与女儿巨额嫁妆。

庄永德这种有钱不还的“老赖”行径,逼得法院决定出手。

当年2月19日,元宵刚过,泉州市中级法院对两案进行执行——庄永德、张红呈夫妇双双纳入失信黑名单,并对两人做出各拘留15天的决定。

2014年泉州市中级法院向晋江公安局出具的协助拘留通知书2014年泉州市中级法院向晋江公安局出具的协助拘留通知书

拘留的执行方是泉州市公安局,并无意料,庄永德成功逃脱,妻子张红呈被拘留15日。法院查封并处置了张红呈名下在亚江国际大厦的1119号、1121号两套公寓,查处庄永德名下车牌号为闽CC0009号汽车,现金65万元。两案执行到位130万元左右,但绝大部分本金和利息无法执行。

借此喘息之机,2014年3月27日至4月2日,庄永德将自己名下的晋江市恒玮鞋塑发展有限公司的25.51%股权,折价255.1万元转让给妻弟张加况。

2015年4月,福建省高级法院依据最高法院的判决,对庄永德、恒发市政名下四幅土地使用权申请查封并冻结,其中恒发市政价值2156万元的财产,庄永德名下约700万元。

但遗憾的是,这些本是瓮中之物,却仍然蹊跷失踪。尤其是恒发市政一块位于梅岭工业区20亩的土地,近来被政府征收后,款项却不知去向。

即便是检察院和法院,也只能表示无奈。

一个“老赖”的保护伞

经检方监督审理,2015年8月5日,泉州市检察院公函称,由泉州市中级法院督促指泉州市公安局依法进行处理。

3月,泉州市中级法院出具《关于庄永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移送公关机关的立案侦查的函》:“庄永德藐视国家法律,拒不履行义务,长期规避执行,去向不明。”

“庄永德规避执行的行为已严重损害司法权威,践踏了法律尊严,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泉州市中级法院认为,“被执行人庄永德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情节严重,其行为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现将其犯罪线索移送你局立案侦查。”

然而,泉州公安局至今仍没有将庄永德收押。检察院与法院催问,公安局给出的答复是“不会危害社会”。

5

查阅失信档案,庄永德的债务并不止于丁振远。

他在泉州有着极高的报案率,他的债权人中,还有王经科600多万元,吴清爽2600多万元,这两个人一直在晋江与泉州上访报案,省市信访部门都有两人的汇报材料。

而庄永德名下的公司除了恒发市政,其他也一律转让或找人代持——据称,他能信任的人不多,甚至女儿女婿都被排除在外。

目前能查到的与之有关的公司,名叫福建中云贸易有限公司,5000万元注册资本中,儿子庄东辉3500万元,儿媳林锦霜1500万元,成立于庄丁诉讼正酣的2012年12月。至于其他资产,大抵都已完成了转移,比如一些房产拆迁款和土地转让金,均是直接打入庄东辉的账户。

丁振远在控告书中称,受害者至和控股作为知名境外上市公司,因为代还上述欠款,已经付出了近一亿人民币的本金、利息、罚息及银行利息,经营状况因为庄永德夫妻的行为日益恶化,面临公司现金流断裂、生产经营无以为继、几百个员工工资无法支付的严重局面;上市公司也受到新加坡交易所的监管,面临被退市的风险。

2016年10月10日,丁振远收到通知,庄永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已由检方退回警方,要求退回补侦查,警方一旦拖延或不提供新的证据,则可能陷入僵局。

如若没有失信黑名单,庄丁之战的现状可能更糟。但“老赖”不能用身份证坐高铁和飞机,但改用护照仍可畅通无阻。这意味着庄永德如未收押,依旧可以自由出境。

丁振远的遭遇,就是一个警示。

本文转载自作者个人公众号“平说”(iNews-),网易人间已获得授权。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CFP
【写作工作组】大国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