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renjian@163.com

我们都是被绑在ICU病床上的人

在这淡淡的药雾中,我却渐渐咂摸出一点别的味儿来:也许,我们都是那个被绑在病床上的人。

藏在试药人背后的中介

“我不在乎试验有几天、有什么副作用、在哪里进行,我只在乎我做了这个事能拿到多少钱。”

煤矿工人最后的黄金时代

每次我在学校顽皮被老师告状的时候,爷爷总是在一旁乐呵呵地说,“不想读书也没事,以后接你爸的班,不比读书出来工资高得多?”

在高原捡垃圾,哪有浪漫可言

第一周,像仓鼠出了洞穴,对着什么都眼睛放光;第二周,像树獭一样平静,动作懒洋洋;第三周,像猴子一样烦躁,想离开“新笼子”

直播室里的病态花朵

“他们不知道我是装傻吗?不重要。他们只需要把我当成一个彻头彻尾、自不量力的傻X,就可以骂得开心,得到智商上的优越感。”

“币圈”浮世绘

在群主的推荐下,张褚拿出近半的积蓄又买了七八种虚拟币,名字千奇百怪:恒星币、雷达币、MET、VRU、TMB,还有薛蛮子和李笑来推

被职场潜规则击碎的律师梦

她说,自己一个学法懂法的人都差点无法保全自己,其他初出茅庐刚入职场的女生,在遭遇这种情况时,又该多么无助。

回小城相亲,连将就都难

“你都不知道,我现在一说你家情况吧,人家就说,啊,是那个xx局的,开着黑色粤Fxxxx,叫阿豪的,是吧?怎么还是他?”

看似轻松的校园贷,就是还不上

我只能执行之前最坏的打算:把那台电脑拿去二手市场卖掉。我用身上仅有的几块钱坐公交车去了电脑城。路上,我反复告诉自己,我一

你进我退的“交房”战

“你也能看明白,我不就是想跟着大伙挣个违约金嘛!后来我想,那算了,反正开发商能耐大,到最后该交还得交,只要自家房子没事咋

用命打工的中年人

有时候,晚上若赶上第二天要做的货,她干脆就不下班了,直接通宵做。要是遇到单价高的产品,她连饭都顾不上吃,吃饭喝水对她来说

步步赶不上的“福利房”之梦

拆迁队断电断水,都动摇不了表叔,他用彩钢搭了几间板房,筑起了院墙,甚至还在房前屋后挖了条一米宽、半米深的壕沟,一副铁了心

从医十年,我才学会处人情

每逢此时,一旁的朱书记总是笑着强调:“娄院长的话,你可要认真听懂啊!”我忙不迭点头。但事实证明,我其实根本就“没听懂”。

别了,好不容易来到的北京

在房里几个小时,建军啥都没干,酒也没喝,只是抱着那姑娘聊天,说自己算是为自己活了一回,值了。

企业的春节红包,里外难讨好

我戏谑地对老板说:“年年岁岁,你可能是最怕过年的人。屋里人(公司)要发钱,屋外人(主管部门)也要给钱。”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