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renjian@163.com

我后悔没有下决心离开南京

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我迷恋自由、寻求自主独立,但我并没有做足够多的努力;我渴望逃离家庭,却又不断接受家庭力量的恩惠。

河中央的房子下,是垃圾场

沙颖河串起村庄,形成了集市,来往的车流人流都很多。村民盯上了这一好处,非要占三分之二甚至更多的河面,扩大门面。

死在鞭炮作坊里的童工女孩们

在毕业与同学们拥抱痛哭的那天,我们将野花放在“虎仙”牌位前,不仅是求它保佑我们的前程,也是求它保佑几位姐姐,让她们的魂在

被拆迁款改变的命运

自从拆迁款下来之后,王大顺天天往他们几家跑,村长的架子也放下了,腆着脸请他们去自家的地下赌场玩,“你们辛苦了大半辈子,享

午夜爱情

公公鳏居近30年,幺子结婚生子后,想找老伴儿,儿媳为了不想多养一个老人,频频阻拦。院门上锁,公公每夜翻墙回家,儿媳就在墙上

我们的1979,挣扎在生死边缘

“这个瞎姑娘,等出院了,没人要了,就到动物园门口去卖花生吧。我来做,你去卖,好吗?”

小城雄安

在足够权威的政策出台前,担忧的人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捕风捉影,试图从那些真假难辨的政府文件里找到自己的出路。

谢谢你,没把我卖掉

她明白那是一条不归路。她也知道,就算她横下心去做那事,可男人一得到她的身体,就会把兴趣转移到别的女人那里,也许连歌都不来

在中英街做一日走私客

离开深圳的前一天,我在港货店里看到了那款我曾亲手带出的加州乐事红酒:115元。比中英街贵,比内地超市便宜。一对小夫妻正在店

初入机关,差点成了廉政的反面教材

“你以后去了新单位,记得要尊重领导,不要和领导硬碰硬,凡事多汇报,也要学着揣摩领导的意思。在机关里,一切都要以领导满意为

成长在“信任危机”中的中国孩子

儿子突然跑了进来,他不慌不忙地说:“是不是人家又没还钱啊?你们太幼稚了,等我长大了,别说陌生人,就算是朋友,我也不会借钱

奶奶被秃鹫带上天国了

“在我们藏民来看,天葬是极好的一种方式,但从你们汉民族的角度就看出了魔幻。而汉族人去世的土葬,在我们眼中则是不可思议的。

一切都为了生儿子

“这是犯什么罪啊,这是政策,这是国家规定,你当时工作的时候,怎么不说这是犯罪了,怎么不说这是杀人了,我们能让你们就这么生

死缓犯给我讲了一个难以描述的故事

监区长对我说,齐伟,我手上每年有两个犯人意外死亡的名额,你说如果被狗咬死,算不算意外?我知道,他是要我保密……

冠县“催债人”:这一行迟早要完

余明听到过的最极端的一次催债,“放高利贷的人让对方脱光拍裸照,如果不还钱就把裸照贴当地电线杆,那时连我都看不下去了,觉得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