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丢了铁饭碗的公家人

体制内的事儿呀,有时候还真是不能遂心,但又总让你感觉还有希望,都是错觉。

我的20年护理生涯

如何从负责举灯到抽吸血液,再到让手在患者体内起舞。那一定是一段需要用一生去注视的时光。

奶奶的爱,藏在茄饼里

奶奶辗转在姑姑叔叔们的家里,一年的12个月被她整整齐齐地分成了3份,匀给我的弟弟妹妹们,而我,只在她见缝插针的空隙里。

汉口二表哥的春天

他把他心里的春天,在那些平常的日子里,以简单的姿态送给了身边的亲人。所以,这人世间所有的春天,都属于他。

狱中赌神,我看他是个冤大头

他的判决书上有好多桩赌案,按情节来看,都是“呆案”,他却一桩逃不掉,蹲进来3趟。这说明他为人不精,是当冤大头的料。

做信用卡业务员,脸面算什么

你是挣钱来的,不是要面子来的。

58岁的环卫阿姨,是个毒贩

“那么多毒贩你不去抓,来抓我妈?满大街都是烫安钠钾的人你们不去抓,就来我抓我妈?是不是他们背景厉害你们不敢抓,还是就欺负

永远无法落叶归根的青楼女

王老婆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攒了一辈子钱想回家。可她老家到底在哪儿呀?

这碗熏豆茶,母亲等了十年

因为父亲英年得病,母亲的一生过得极为不易,那些可以放松心情坐下来喝一碗熏豆茶的日子,就像沉沉黑夜里突然拨云见月、清辉遍地

被遗弃在精神病院的女人

他指指站在一边小儿麻痹的弟弟,又指指病房,对我怒声吼着,“一个是这个鬼样,一个是那个鬼样,老子扛这么多年,你叫老子怎么办

西南地下隧道里的冰与火之歌

老杨说干这活伤肺,里面太热,口罩戴不住。“一会儿戴,一会儿不戴,会吸入很多粉尘,鼻涕唾沫都是黑色的。”

38岁的我,“炒”了银行

好在老天赏给我几个大客户,要不是快40岁的人了,我还真感觉自己是块金子。

艰难时刻的妇产科

我父母也像您这么大年纪,您不让自己的孩子出来,我父母呢?他们要是知道我工作时摘下护目镜没有任何防护,他们会怎么想?

一个服刑父亲的救赎

毕竟如果这次捐肾成功,不仅救活了牛小慧,对牛明来说也是一种救赎。如果牛明未能捐肾救活女儿,他不仅无法从对家庭的愧疚中走出

吃了这盘饺子,自己就还有家

因为父母对我的爱,我才有勇气再一次组建自己的小家。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