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被一纸档案毁了一生的女人

30年的委屈和不忿,就全在这一纸红头文件里了。

你命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活路

我从没想明白这个老同学的心里究竟是怎么盘算的:抢矿的是他,给村里人留条道的也是他,心狠的是他,下不了手的还是他。

过早陨落的小镇大哥

我记得那年过年我们回老家,看到浩哥正在牌桌上,放在手边的大哥大、抹着发胶的大背头、貂绒皮夹克、大金戒指。

到底谁该为我儿子的网瘾负责

儿子说:“他们一直认为都是我的错。我心里的创伤是很严重的。”父亲则说:“他被学校开除了,我们以为他就是网瘾。”

大学班委会里的罗生门

现在,只有四年光阴换来的一张毕业证能提醒我,曾经那小小的班委会里,藏着一场接一场罗生门般的大戏。

妈妈的爱心食谱,淹没了我

我从“偷吃水果”中找到了久违的自由,我开始暗自叛逆,芒果、草莓、番茄,所有酸甜的东西我都要尝一尝,我开始“忘记”喝药、“

姐姐离开了油田,再也没有回来

我曾经认为,当上苍给了一个姑娘美丽的容颜,便是对她最大的恩赐,足以让她的人生顺遂如意,但又好像不是这样。

那个带孩子的老人,抑郁了

女儿忙,女婿忙,连15岁的外孙女,都比老家那些秋收的人还忙。家里就剩下60多岁的老潘,带着不到1岁的小宝,实在熬不住了。

20岁的偷渡者:一切只为去美国

除了信靠小个子这伙人,我们自己还能如何?能办签证吗?能买机票吗?能自己找地方住吗?不能,统统都不能。

我与自闭症儿子的24年

我的儿子不但不能给我养老,我还要担心我死了之后谁来照顾他。去养老院,他这个脾气人家肯不肯要?跟妹妹一起,妹妹的丈夫会答应

被冲散在98年下岗潮里的人

那一年春晚,有个黄宏主演的小品,叫《打气儿》,黄宏演一位和父亲一样的下岗职工,有句台词是:“咱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

国营厂倒在了1998

“过去我们是国有企业,后变为省属国企,再是县国企,没想到今天什么都不是了。”

在火车上哭泣的女人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放下手,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眼眶发红,脸颊也泛起红晕,喃喃说:“为自己活着真好。”

勾脸谱的老头儿

年轻时打马走过的旧时光,那些吊嗓压腿的小岁月,那些盛装扮演过的各类角色,总会猝不及防地跑到他眼前,时刻提醒他:“京剧不死

穿越时空而来的人

他始终要我们学诵唸和经学,说昆曲不过是娱乐。经史不成才学古文,古文不成才学诗词,诗词不成才学曲,戏曲不成才写小说。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