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永远在逃走的少年

往回走的路上,我还在想,采访时到底哪句话说错了,让这个少年突然一下又要走?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提到了他的母亲,我想,是不是过

6岁那年,我跌入成人世界

后来我才逐渐明白,那日被绳子绑住手脚,在阳光和灯光的混合映衬下一动不能动的感觉,就是成人世界的一部分,尽管那时的表哥,根

打工子弟入学记

好几次,我真的就想要放弃了,可看着女儿那么努力地在适应新环境,我就怎么也开不了口——我不忍心才给她打开一扇窗,在她看得入

那一刻,我只想忘记母亲的一切

我知道那个让我妈打胎的人,第一反应是去杀了他,构思了几种方法。但最后都没有真的去行动。

60年代,一篇15000美元的特稿

60年代,他的一篇特稿价值15000美元。80年代,他的新书还未上市,就已经赚了400万。关于盖伊·特立斯,关于“20世纪最伟大的非虚

柿子树下的姥姥,随风走了

我归家看望姥姥,她躺在床上,几乎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听到我唤她,便努力睁开眼,只一眼又合上。我能读懂那眼神,也明白她已没

40多岁了,我妈还在香港拼儿子

嫌弃可怕吗?很可怕,但遗忘比嫌弃还要可怕。在祈求多子多福的家庭里,我就像一个异类,暗暗地祈祷着“只生一个好”永不落幕。

30多趟跨国航班,只为追女神

每次结束和女朋友的短暂相聚,在去俄罗斯的航班上,他都会胆战心惊,仿佛坐姿稍微改变一下,或周围乘客有一点异样的举动,他就会

我之所以当警察,都是为了她

“如果说烟瘾是‘1’的话,性瘾大概是‘20’,酒瘾估计是‘100’,毒瘾应该在‘3000’左右。你想想自己戒烟时的决心,乘3000倍,

在中国学川菜的英国女孩

在中国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烹饪“学徒”后,我的词汇量可能是留学生中最奇异的。我写得出某种奇怪的菌类名字或猪肉的古语;有些特别

飘雪的冬天,我们与拆迁楼永别

我回屋关门咬甘蔗的时候,像是在咬糖水。真心意外了,这热乎乎的甘蔗比我任何时候吃过的都好吃,还是碗热糖水。

我们和拆迁楼,迎来漫长的秋困

我们聊着怎么养孩子,陈姐看着我说,这以后都是你的经验。

夏夜的红光里,站着谋生的女孩

97号楼的气味粘在人的汗渍上,融在里面,老住户和租客们走远的,衣服上就带着楼的气味走远,然后又走回来,像一条条咸腻的线牵着

正常小姑娘,不要租在这里

她们住着,我离开了。今天也不过是待了一个小时。总觉得明天要早来些,得从早上待到晚上。

那一年,我一直在歌唱祖国

在路上,我远远看见美丽的烟火在鸟巢上空升起——毋庸置疑,一个伟大的时代就要展现在我们面前。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