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renjian@163.com

春节这一天,我等了364个日夜

过年时父亲、母亲回来了,他们带着我364天的念想回来了,有糖果、有新衣,最重要的是又多了双份的爱。

春节回家,我们义无返顾

那一年大雪封路,我和几万人一起在车站死等,以为挤上车就能顺利到家。

如此多赢的召回事件

两年过去,我们才发现,召回已从一项煎熬和负累变成了一个商机。

父亲破产之后,我回家了

我在电话里问父亲:有件事我想了很久,一直想问你。小时候,爷爷要把我送走,你为什么又把我带回来?父亲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舍

来私企工作的老干部

“关系搞好了,飞机都会刹一脚!凭我多年的经验,‘请吃饭’是最快的方法。我们是大企业,不能小气,起决定因素的都是人,就看你

在梦中流浪的老姑娘

头一年打工回家,有人到家里说媒,“找婆家越早找的人家越好,一过20岁好的都被挑完了。”当时,我对这样的安排很抵触,我不想跟

大山里的临时工做着网红的梦

“成了网红就不一样了。现在谁不想红,谁不想出名?你看许华升啊那些人,一开始和我们有什么区别?”

企业慈善,亏损也要捐

“行政单位有规定,不能接受任何捐赠。你说我们怎么敢给你们出据?财政查到了怎么交待,外面传出去还不说我们是‘吃拿卡要’?”

90后的单亲爸爸们

如今,我的那些男同学中,单亲爸爸这个群体正在一天一天壮大,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再怎么贫瘠怪诞,人们也总是能活下去的。

平原冬猎的枪声

领导已下定决心为郭浩申报追烈,而主管追烈部门的意图他们已经领会:郭浩评烈士,刘向必须死。不久以后我就发现,我最初的忧虑果

他们叫我“肝炎病”

作为“乙肝携带者”,唯一没底的就是婚姻问题。我该如何向她解释这件事呢?交往几天就告诉她吗?很可能没有下文;到婚前再告诉她

钱宝网已死,他们说有事烧纸

钱宝网关闭时,一时间“宝粉”们也炸开了锅:有立刻坐飞机去南京的大妈团;有冷静报案的“资深用户”;但更多的则是像阿顺这样濒

爸,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在我对母亲漫长而痛苦的思念里,曾无数次地设想,母亲当初若是果断地离婚该多好,至少肯定不会有后来的悲剧,至少,她不会永远

走不出大凉山的小新娘

喜儿曾经想着有天能走出马边县,看看小英口中的“大海”、“游乐园”,到底是什么模样。可惜她已经怀了孕,大概此生都只能在山里

被丈夫拉入深渊的女人

对于一个打工家庭而言,她说她已经耗尽心力,却还是捉襟见肘。没有亲身经历的人,可能根本无法理解。

1 2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