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我要举报我爸爸

江根发脱下外套,把黄洋裹紧。黄洋的头靠在父亲的腿上,闭着眼睛,他隐约听见江根发对他说:“洋洋,江爸爸跟你爸要去很远的地方

苏北农村里的苏南知青

在一两次挑堤、三五次农忙之后,最初的“广阔天地炼红心”的豪情往往就土崩瓦解,青年们逐渐发现自己并没有“改天换地”的本领。

活在疯狂里的老夫少妻

“她没错吗?她有错!”老核桃凑近,恨恨地笑着,“她令我痛苦!我惩罚一个对我犯错的人,我有错吗?我没错!”

北漂十年,明星一梦

接触的时间越长,我越来越发现一个事实,阿辰其实称不上对“表演”抱有多大的热情,他仅仅是对“当明星”有热情。

浮生如梦,亦如厕

回忆固然伤感,可时光却从来不会为谁多情。家里的平房已被拆了,连同毫不起眼却每天必用的厕所。

父亲的糖醋排骨,是捆绑我的枷锁

最终,他接受了我只会是个普通孩子的事实,我也接受了他只是个普通父亲的事实。

被传销公司拖下水的县城美容院

我在一旁看多了、聊多了才惊觉其中的套路是一个接一个。从新人进门开始,那些“红马甲”、调理身体的“专家”,一系列的环节都是

把织机当神供奉的父亲

不管绞去了多少人的手指,转走多少人的青春,织机仍是他们的信仰,与乡间老去的耕牛、锈蚀的锄头一样,都是难舍的神圣的事物。

我的籍贯,写着武汉

对于籍贯上填写的这个城市,我们一家三代的心底都有各自的想象、落差和秘密。

伪装成一个男人

这不仅仅是关于疾病。我开始怀疑过去所熟悉的观念,而重新思考:究竟是什么决定了我们的性别?

被线人拴住命运的刑警队长

“现在很多年轻侦查员接到案子,要么调视频监控,要么钻情报信息网络,和老百姓说不上话,也没有自己的线报,离了科技手段就是瞎

南京记忆:从车站到医院

有一个人,将永远无法看到这样的人间美景了,我也不知道天堂的模样。快两年了,南京站、玄武湖,什么都没改变,又什么都改变了。

66岁的姑姑,决定不忍了

友珍姑姑记得离婚签字的时候,自己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是:“从今天开始,我可以想几点睡觉就几点睡觉了,不用再等孙岩松关

一个武汉餐饮人的闭店98天

这是他们劫后余生的第一次约会,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笑容。我们终究是赶在春天的尾声里回到了春天,为活在春天的人们提

恶女自由行

反正自己下一步还没定好去处,不如将这孩子送回老家,沿路去拜访几个要好的狱友,也当是一次旅行。说不定能从狱友那边寻得一点儿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