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特写

我要带你回家

陈连长他们一路往南奔去,重返激战后的战场,“决不能在越南境内留下一个烈士。”

被时代抛弃的断指“莽夫”

我曾以为那节断指是他勇气的象征,而今时代变了,勇气和力气贬值了,他也贬值了。

穆斯林的归真之路

这是每个穆斯林的宿命。这个世界上看你最后一眼的,永远都是阿訇。

以家为牢,自困40天

马秀丽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被“关押”在自己家里。

吊死在儿子饭店门口的母亲

管不了小儿子的刘老太,只能抓住大儿子这根救命稻草,要求他替弟弟还债。

两个家庭叛逃者

“如果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他的内心是女孩还是男孩,难道父母从未发觉么?”

冠县催债人:这一行迟早要完

“放高利贷的人让对方脱光拍裸照,如果不还钱就把裸照贴当地电线杆。”

民女邓玉娇

同样因为被害人被认定为有严重过错,“辱母杀人案”与邓玉娇案确有一定的相似。

跨世纪东方三号货船事件

1999年12月31日的跨世纪,就像是一颗小石子丢进了汪洋大海,了无痕迹。

上海董家渡:陈旧与绚丽共存

我们当然应该拥有电子乐,但是何必要消灭生煎包?

少将枪杀上将

两个陆军上将先后死于私利报复,在法律框架外构成一种以恶制恶的循环。

孝子贤孙挖坟记

迁一座坟就能得到将近一万块钱,差不多是一亩地十年的收入。

我要为你和警察枪战

“上帝啊,你怎么能被孩子们吓破胆呢?”说着对警车又来了一枪。

被奔跑时代遗忘的个体

如果我混下去,就会变成他们,到时候也会无事生非,无恶不作,变成混混。

一个重刑犯的可疑自赎

血色中格外醒目的是,一把蓝柄的牙刷扎在他的脖颈之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