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记事

初入机关,差点成了廉政的反面教材

“你以后去了新单位,记得要尊重领导,不要和领导硬碰硬,凡事多汇报,也要学着揣摩领导的意思。”

成长在“信任危机”中的中国孩子

“是不是人家又没还钱啊?你们太幼稚了,等我长大了,别说陌生人,就算是朋友,我也不会借钱给他!”

奶奶被秃鹫带上天国了

“在我们藏民来看,天葬是极好的一种方式,但从你们汉民族的角度就看出了魔幻。”

一切都为了生儿子

你当时工作的时候,怎么不说这是犯罪了,怎么不说这是杀人了,我们能让你们就这么生吗?国家养得起那么多人吗?

“恶娘”萍婶

照片里,年少的峰伢偎着母亲,在阳光下皱着眉。年幼的艳妹坐在引擎盖上,诧异地抬头。

一个不可描述的死缓犯的故事

他送我回监狱时告诉我:齐伟,我手上每年有两个犯人意外死亡的名额,你说如果被狗咬死,算不算意外?

为了父亲,我曾杀心四起

盯着那个说要断我父亲几根肋骨的大汉,我捡起一根螺纹钢,冲过去对准他的脊背,用尽全身气力抡过去。

“老骗子”和小媳妇

“他跟我吹他一个月多少多少退休金,说我跟了他,不愁吃不愁穿。等我过来后,嚯嚯——就是个老骗子嘛!”

被嫌弃的董小姐

什么是黑历史?就是有故事的人呗,这年头,保不齐哪个不起眼的女生就是下个“董小姐”。谁还能没点黑历史呢?

1996年亲历刑场

“日他祖奶奶,俺这算个球啊,弄5000块钱都够着枪毙啦?那些贪官弄了多少钱,咋不挨枪子啊?”

父母教育偷懒,孩子买单

“你要求儿子回家主动学习,自己却天天看电视玩手机;要求他言行举止文明,自己说话却总是带脏字。”

第四次高考与第一次胃癌

父亲是怎么度过他生命中最后两个月的呢?吃不下,也吃一点;喝不下,也喝一点。他忍着不死,直到我考完试的那一天。

被炒房游戏裹挟的三代人

我成了中国无数个房地产接盘侠中的一个,一边痛恨吹大泡沫的幕后之人,一边成为推高楼市的炮灰。

1960,饥饿故事四则

每次盛饭,沈学玉都先盛一碗放在旁边,算作他自己的,如果谁认为他盛少了,可以跟那碗换。

那年315,我上了电视台

“既然他要上媒体,就让他上吧。同意换第一台,就会有第二台。你换得起吗?如果怕上媒体,就别做这个店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