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特写

开网约车上街捡钱的时代

“易到不能被滴滴给带歪咯,花钱弄来的都是贪便宜的客户,这些客户没有忠诚度。”

国殇墓园的守墓人

倒下时,他说:“不知今年海棠如何?”妻子来接他的灵柩,大哭说:“还我的人。”

俄罗斯工地上的朝鲜黑工

那些在俄罗斯工地上干活的朝鲜人,为国家赚的钱都会被用于军费和核武器研发上。

被买卖的婚姻

“加上房子,一共花去小30万。媳妇娶进门了,家底被掏空了。”

坐火车去大上海上班

赶火车的经历来自另类的“天时地利人和”搭配,工作机会在上海,却没有生活位置。

我的家在小城雄安

权威政策出台前,人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捕风捉影,从那真假难辨的政府文件里找出路。

流进血液中的故乡印记

他们尽力挥霍着自己生命的样子,就像没有明天一样。

谢谢你,没把我卖掉

可男人一得到她的身体,就会把兴趣转移到别的女人那里,也许连歌都不来唱了。

我要带你回家

陈连长他们一路往南奔去,重返激战后的战场,“决不能在越南境内留下一个烈士。”

被时代抛弃的断指“莽夫”

我曾以为那节断指是他勇气的象征,而今时代变了,勇气和力气贬值了,他也贬值了。

以家为牢,自困40天

马秀丽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被“关押”在自己家里。

吊死在儿子饭店门口的母亲

管不了小儿子的刘老太,只能抓住大儿子这根救命稻草,要求他替弟弟还债。

两个家庭叛逃者

“如果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他的内心是女孩还是男孩,难道父母从未发觉么?”

冠县催债人:这一行迟早要完

“放高利贷的人让对方脱光拍裸照,如果不还钱就把裸照贴当地电线杆。”

民女邓玉娇

同样因为被害人被认定为有严重过错,“辱母杀人案”与邓玉娇案确有一定的相似。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