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特写

跨世纪东方三号货船事件

1999年12月31日的跨世纪,就像是一颗小石子丢进了汪洋大海,了无痕迹。

上海董家渡:陈旧与绚丽共存

我们当然应该拥有电子乐,但是何必要消灭生煎包?

少将枪杀上将

两个陆军上将先后死于私利报复,在法律框架外构成一种以恶制恶的循环。

孝子贤孙挖坟记

迁一座坟就能得到将近一万块钱,差不多是一亩地十年的收入。

我要为你和警察枪战

“上帝啊,你怎么能被孩子们吓破胆呢?”说着对警车又来了一枪。

被奔跑时代遗忘的个体

如果我混下去,就会变成他们,到时候也会无事生非,无恶不作,变成混混。

一个重刑犯的可疑自赎

血色中格外醒目的是,一把蓝柄的牙刷扎在他的脖颈之处。

和所有人分享所有人的故事

他们的最后一句话永远都是“我们是为你好,爸爸妈妈老了,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扫黄之后的东莞

“在这30%里面,小姐的置业房产占到了差不多15%。”

春节返乡笔记

我问,那个卖金条银条的那天在村里卖了几千块吧?“岂止几千啊,上万都有。”

一个人民公敌的潜逃之路

“可是这人呐,一旦冲破了原来的生活方式,想再收心就难了,我可不想再退回过去。”

打工八年,仍是童工

14万元的一次性补偿数额,名目包括营养费、误工费等,但没有失去劳动力的补偿。

打工记:出租屋里的叔叔们

他的房间里,有字迹模糊的码报、色情的白小姐,以及各种纸片上面心神不宁的数字。

林场杀人旧事

绣峰林场,相隔16年,丁家的两个媳妇死在这里。同样死状惨烈,同样尚未侦破。

一辈子为了计划生育

“90年代,我积极拥护国家的政策,为计划生育工作奉献了一辈子。”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