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特写

凭什么要我管我妈

“就是因为他妈老了,没得用了,榨不出油水了,成累赘了,所以这就都不上门了。”

群众举报我是同性恋

“你父母知道吗?同意吗?他父母知道吗?国家的法律允许你们在一起生活吗?”

你当初为什么放弃在北京买房

等到2017年,别说二环内,就算到五环边上,也找不到百万以内的房子了。

南方秋天的血案

“你过威!”烂东高高仰起脖子叫嚣,这激怒了对方,他们抽出了几把西瓜刀。

失踪86天的少女

看守们从不管陈嘉琦,也没要求过看她的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

逃离疯人院

家属强行扭送,精神病院强制收监,截止到被“救出去”,余虎被控制整整19天。

与公鸡拜堂的女人

“出国留洋的人一般三年五载才会回来,然后买田置地,结婚生仔。”

莫斯科的夜晚,不相信眼泪

一个早晨,红红捂着肚子回到了我们的出租屋。

当留守儿童长大之后

不论是堕落叛逆,还是内心变得十分强大,两者都对爱极度渴望。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一道阴影

命运有时候不是你想选择就可以选择的。

再见,弑母者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挺缺爱的,觉得自己需要人爱。爸爸,你以前从没有表达过。”

亲兄弟之间的血案

女人当众搂起上衣,赫然露出一条从乳房下环切到后背的刀疤,足有30公分长。

小镇青年的“主流”相亲

相亲,几乎真正变成了一场宏大的社会实验,为他呈现了光怪陆离的人间。

一场对过去人生的告别

“我可能和大部分人不一样。” 武荣断断续续挤出这几个字那年,他只有六岁。

十六岁的中学生毒贩

芳芳跟着彭江上车,听两个男人讨价还价,然后从内衣里掏出20.03克冰毒。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