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特写

生死青海湖

“一天到黑都是黑压压的抓鱼人,比湖里的湟鱼多!”

河中央的房子下,是垃圾场

没几年,河水发臭发黑,整个县城都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沙颖河几近断流。

没有谁十七岁就想结婚

就是因为你不听话才不让你读书的,你想读你就回去读,老子是没得钱供你的。

一场'狗'官司,十年世态炎凉

唐正宜缓缓挥了挥手,轻轻说了句:“是人犯的错,无关狗事。”

干过多少行,没能搬出泥砖房

我捕鱼,鱼只上别人的钩。我打银,赔得过不下去。我运客,却被人打断了腿。

被命运绑架的支边女青年

“我豆蔻少女,他青春少年,除了民族不同,都有正常的向往,有肉吃就好!”

那个专门生孩子卖的傻子

“没见过这么狠心的爹娘,居然让闺女生孩子赚钱,是人都干不出来这事!”

放码大哥给我讲了5个故事

张小雨带人进来,冲老板微微点头。老板会根据他的暗示,决定让顾客赢钱或是输钱。

一场事先张扬的失败维权

老杨最终选择叛变,在“维权群”里借口要出差,将群主转让给了“和尚”。

混在蒙古黑货道上的中国青年

谁都不知道,这些货物运输到这里,要穿越过一个什么样的丛林世界。

那个捡垃圾的傻女人被强暴了

在街道办妇女主任安排下,梅娟被上了节育环,他们说,这样她以后就不会出事了。

一个局长落马的不完全记录

“整我们市局就算了,这把省局的领导也一起整了。”

靠“粉丝”供养的另类网红

“我姓刘,而且祖籍也是诞生过汉高祖刘邦的沛县,那我岂不是刘邦的后人吗?”

不想靠丑红的少女组合

因为造型丑、唱功差,她们被送上了微博热搜,三天都没掉下来。

媳妇的凄苦时代

“婚事”吹了后,家里人都很生气,扁担、棍子雨点般落在她身上……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