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蓝衣坊

蓝衣坊

【主持人】盘古 小勇
一线打工者的写作工坊,他们的故事鲜活而有质感,更珍贵的是,他们因之而体会存在。

留守男女性乱相

“贪官可以找情人,在外务工的男人女人可以做临时夫妻,就不兴留守的女人男人做露水夫妻?要烂,大家一起烂。”村里人都这么说。

八个农村老家的真实故事

农民靠田致富已非常艰难,大部分年轻人背井离乡出外打工谋生活,留守的都是老弱妇孺,没有几个劳动力。这是发生在河南南部山区的

父亲最后的时光

和五年前不同,这次父亲坚决不治病了。“我宁愿死,也不能把底子盘得太亏,让你们过苦日子。”就这样,我们眼睁睁看着父亲和时间

憋死在池塘里的龙

我至今还记得龙叔日记里写着,“要成为农村致富的领头人”、“要带领全村人摆脱贫困”的梦想,如果让村里人知道,会不会笑得连树

逃婚的新娘

第一次见面,姑娘就开口向弟弟要了手机、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忙活了一个多月,订好的姑娘却跟着别人跑了。

一个老无所依的疯癫故事

她正在桌边吃饭,吃着吃着突然把一碗稀饭扣在桌子上,一边笑一边用手拍打稀饭。她口里还自言自语,呢喃着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话。

我是安装螺丝钉的螺丝钉

“感觉人都成了机器,一直重复同一个动作,不用动脑不用思考,只要埋头苦干就行了,只会越干越傻!真是你要老板的钱,老板就要你

我只是一颗露珠,而且受了伤

工头看了看我的伤势,警示大伙儿:“大家干活要小心啊!咱厂里没工伤,住院看病自己掏钱。不能上班,就没工资……”

我们的朋友是鼠辈

我来北京皮村打工将近半年了,其间记忆最深的,竟然是与我们共处一室的几只老鼠。

姐夫的喜与悲

相亲时姐姐说我不能生,小伙子倒爽快,说没关系,以后可以抱养一个。于是他成了我姐夫。谁都知道姐姐没有爱上他。

16岁那年的寻工惊魂

来广州之前,以前的同事都不赞同。我谎称自己一切顺利,可是当时我不仅没有朋友,连深圳借的100块钱也只剩下50多了。

第一次打工,梦想碎了一地

我们俩提着行李包走在尘土飞扬的街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更倒霉的事还在后头哩。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