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被房地产骗光家产的官二舅

不知道当年会不会也有同样的一群人,遇到了与二舅相似的境遇,而那时露出得意微笑的,是高高在上的二舅。

被联名罢免的村委会主任

从前,村里人说他上访,是带着大家在感受“民意”的力量。如今却成了“有这么个爱告状的,村里就是想给大家办点好事也不敢。”

一场走后门引发的血案

后来我问几个人:知道他们在办公室里厮打,为什么不去看一看?有人说:“不知道会出人命。”有的人却说:“谁管他的事。”

往后生日,没了妈妈做的冰糖蛋

一个没有母亲的家是不完整的,不管它的餐桌如何丰盛,外面的烟火如何璀璨。

对话小杜:美国往事

本期节目我们与作者小杜连线,聊一聊他在美国的生活,面对异国文化的融入与抽离,以及对他而言写作的意义。

后来,一吃馄饨我就想起了你

从前的我们,总是贪多,终是到了年长才知道,人间事,哪有饱足,本来就是欢聚少,离别多。

人到中年,潮到岸边

父亲转过头去,我清楚地看见,眼泪从他脸上滑落。其实,这一次旅程里我已经清楚地感觉到,他比任何人都更脆弱。

半个世纪前的美国性爱乌托邦

在这里,个人的身体,同社团里的其他所有事物一样,都是共享的,任何形式的占有欲都被认为是违反社团精神。

一次玉石生意,断了三门亲

原本是想一起凑钱,赶着玉石原料市场风头正劲赚上一笔,没想到,几十年的老朋友没得做,连自家的这几门亲戚情分也算是到此为止了

我最爱吃的,是你请的冷锅串串

小乔永远都是这样,有本事瞬间打破我平静的生活,一秒钟将我置于鸡飞狗跳的情境下。

回四线小城卖成功学的年轻人

以前在广州没什么自己的时间,现在回了家乡倒出奇的闲,也好,总算有机会去想一些事。可想来想去,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觉得日子不

留名江湖却留不住两任老婆

我实在没法接受,这个常和我喝酒的朋友,这个跑了两个婆娘的街坊,这个养护我5年皮鞋的鞋匠,真就这么没了吗?

我就想去大城市当个流浪汉

什么正常人啊!正常人没勇气抓住想要的东西吗?正常人结不了婚吗?正常人会流浪好些年?正常人会做事吊儿郎当?

儿子不能走我的老路

我没想到,一个多年和警察玩猫鼠游戏的“老毒么子”,会为了这件事情主动找警察,还要请吃饭。

在工地上老去的农民工

如今的年轻人,谁愿意干建筑小工?又苦又累,工资还不高,只有那些没技术的老农民工肯干,他们没有退休金,出来挣点养老钱罢了。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