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老人们说:麻将馆就是我的家

以前在家里我就把电视开着,听着声音睡觉。现在开电视不行了,非要听到真实的人声我才能睡着。这不,我晚上就喝点酒,在麻将馆坐

独居老人的麻将馆第二春实验

“你跟杨月感情好,到最后你不还是得跟你老伴合葬在一块吗?你不把房子和钱做好安排,不是给你闺女留下一堆麻烦事吗?”

缅甸新娘背后的利益链

一边是黑在中国领不了结婚证、被家暴也求告无门的缅甸新娘,一边又是随意舍弃的未成年孩子,这更让我觉得四伯在做不好的事情。

戒赌吧老哥们,后来都怎样了

等从虚拟赌桌上跌落下来,就再一次赶回戒赌吧,对着老哥们痛心疾首:“狗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祖坟迁了,家也散了

这个曾被周遭百姓羡慕的书香之家,那十几口亲戚生活在一起的大家庭,在从迁祖坟而起的拆迁风波中,彻底散了。

找熟人装修,坑的就是自己人

“其实我们看在是一家人的面子上才揽下这个烂摊子。装修完工后,你们要及时把尾款如数打到我哥账号上——大家还是一家人。”

婆婆用一只粽子摆平了我

有时候,一家人在一起,食物就像一根看不见的绳,牵住了所有人,婆婆包的粽子,正是那根绳,将我们紧紧地拴在了一起。

想卖装修?你先得会演戏

“你不如转行吧,来我们公司,跟着我干3年,咱俩也开个装修公司,自己当老板!不是我说,这装修公司里面的油水可大着呢。”

母亲的一辈子,都在逃离家暴

母亲在三番五次的逃离中,耗去了大半生光阴,如今却还要提议用毕生积蓄去换取自由,这是对家暴者的什么惩罚呢?她应该更幸福啊。

杀死爸爸,我们就解脱了

我真是受够了,忍无可忍,我看不到希望。唯一出路就是杀死他,以解脱我和妈妈。我知道妈妈胆子小,不敢杀人,那就我来杀吧。

当煤炭业的寒冬降临

再也没有一家煤矿门口、排着那浸透着亢奋的长龙了,很多煤老板开始改行,也有很多来不及抽身的煤老板行将破产或者已经破产。家乡

他的医生生涯,止于自己的心软

所有人都可以等,唯独受伤的老人不能等,你是医生,放着自己的病人在那里独自承受着伤痛的折磨而不管不顾,难道你忘了希波克拉底

我的假酒,全靠这帮传销佬

要知道传销可是带动了我们市的GDP啊——搞房产的靠传销,菜场卖菜阿婆靠传销,商店卖衣服靠传销,哪怕是卖小板凳的都能靠传销发

餐饮加盟的坑,跳了才知道

眼看着加盟商们满腔热血的希望,全部变成了泡沫,看起来很美好的“躺着挣钱的大买卖”处处都是坑,我才终于明白,自己其实早就陷

买户口的农民,融不进城,回不了乡

1992年那场席卷全国的“卖户口”风潮,将几百上千万的农民卷入其中。他们在失去了土地,甚至宅基地后,大部分却没有真正地融入城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