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飘雪的冬天,我们与拆迁楼永别

我回屋关门咬甘蔗的时候,像是在咬糖水。真心意外了,这热乎乎的甘蔗比我任何时候吃过的都好吃,还是碗热糖水。

我们和拆迁楼,迎来漫长的秋困

我们聊着怎么养孩子,陈姐看着我说,这以后都是你的经验。

夏夜的红光里,站着谋生的女孩

97号楼的气味粘在人的汗渍上,融在里面,老住户和租客们走远的,衣服上就带着楼的气味走远,然后又走回来,像一条条咸腻的线牵着

正常小姑娘,不要租在这里

她们住着,我离开了。今天也不过是待了一个小时。总觉得明天要早来些,得从早上待到晚上。

那一年,我一直在歌唱祖国

在路上,我远远看见美丽的烟火在鸟巢上空升起——毋庸置疑,一个伟大的时代就要展现在我们面前。

再见,旧时光里的疙瘩汤

在消沉的时日里,张文总会回想那些旧时光,如同在回忆中寻找能够片刻喘息的避风港。

在福清,出国就像是一种本能

其实,与那些落后地区的居民整村出外讨生活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最大的区别或许是,我们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东北表姑的后现代美国生活

在我们县,一个姑娘的美可以分成两种:小家碧玉型,能让婚嫁变得简单明快;第二种美可不得了,属于全县人民,反倒把事情搞复杂了

别了,我的小猩猩

从衣食起居到工作娱乐,我们朝夕相处,工友们也都笑说,平仔就是“陈”的儿子,而且,平仔也没有让我失望。

我的毕业礼物,是一份租金贷

拒绝承认自己已经不是学生

当上白领的哥哥,拖垮了全家

哥哥在出租房里供着一串开光的佛珠,脖子上还带着商业人员的吉祥物和田玉貔貅,他似乎比任何人都需要运气。

老去的孙悟空和他的渡口

那天,他梦到水龙王化作龙形,从大溪河里游蹿出来,用巨爪抓走了大桥,连桥墩拔起,蹿回了汤汤的大溪河。

渔王淹死了

“小伙子,你说我们这样的家庭,既不偷,又不抢,也没有沾亲挂故当官的亲戚,要想翻身,没有白日做梦的精神,还活不活啊?”

商战局中局,卧底抓到了内鬼

本来“商务调查”只是附加在公司收购时的“赠品”,结果“赠品”却有了超值体验——通过调查,一家公司的CEO和副总裁的狼狈为奸

我们一起聊聊人间

这里是人间FM的新谈话节目——《编辑部的故事》。第一期,我们一起聊聊人间。编辑部的成员都有谁?他们是怎样的人呢?一起听听编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