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被遗弃在精神病院的女人

他指指站在一边小儿麻痹的弟弟,又指指病房,对我怒声吼着,“一个是这个鬼样,一个是那个鬼样,老子扛这么多年,你叫老子怎么办

西南地下隧道里的冰与火之歌

老杨说干这活伤肺,里面太热,口罩戴不住。“一会儿戴,一会儿不戴,会吸入很多粉尘,鼻涕唾沫都是黑色的。”

38岁的我,“炒”了银行

好在老天赏给我几个大客户,要不是快40岁的人了,我还真感觉自己是块金子。

艰难时刻的妇产科

我父母也像您这么大年纪,您不让自己的孩子出来,我父母呢?他们要是知道我工作时摘下护目镜没有任何防护,他们会怎么想?

一个服刑父亲的救赎

毕竟如果这次捐肾成功,不仅救活了牛小慧,对牛明来说也是一种救赎。如果牛明未能捐肾救活女儿,他不仅无法从对家庭的愧疚中走出

吃了这盘饺子,自己就还有家

因为父母对我的爱,我才有勇气再一次组建自己的小家。

我在日本当研修生的那两年

在日本的中国研修生们,背后大都有自己的一部血泪史,我就曾是其中的一份子。

八仙饭店里的张半仙

老张从来都不是什么“半仙”,只是一个父亲。

那个诚信的企业家,跑路了

“现在我准备朝建筑房产上发展,接了几个小工程在做,有块地皮正在协商搞开发。”

四十多岁了,她还在努力考证

这是她第三次参加司法考试了。2016年,她第一次参加考试,差9分;第二年又考,差35分。

职场上的中年人,要不起面子

在生存面前,自尊心和面子又算得了什么呢?潇洒地一拍两散固然畅快,但能做到唾面自干与自我和解,未尝不是勇者。

粒粒白米是人生,一只红鲟是爱意

时隔多年,八宝红鲟饭总让我想起,自己曾如此有幸成为父母的女儿,生活在他们用爱营造的家庭里,这让我面对人世艰难总比旁人多了

妈妈,我该改口供救爸爸吗

“姥姥,咱们可不可以就想妈妈,不恨爸爸?”

一个东北小好人的艰难几年

从北京到东北,几年的奋斗最终教会了他放弃。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