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40年后,我才理解了母亲

后来的许多个夜里,每当妻儿都睡了时,张文常常会呆坐在灯下发愣怔,无数过往的影像重叠交错,里面全是母亲的影子。

妈妈,我不再回家过年了

新的一年又要来了。我不想像母亲一样,只在年底那几天自我麻痹,年年祈求生活会变得更好,却年年过得一塌糊涂。她这一辈子,最终

我卖了父母,将生活扳回正轨

我的故事写出来,很多网友不太信。我的近况跟乡亲说,他们也不信。最后,奶奶见到了稿费,才相信写文章真的可以赚钱。

我的2018,流产了两次

总的来说,2018年上半年我怀孕流产了,下半年的创业也流产了。我的2018就这么过去了。

失明的高中同学,早就认出了我

这些年我一直害怕遇到高中同学。要是同学问,你这些年干嘛去啦?就是一个针刺般的问题。

当贫困户的女儿成了扶贫干部

“都是贫困村的村民,凭啥别人有的我家没有?谁也没比谁富多少,凭啥别人是贫困户,我就不是?”

因为卖码,我们一家人逃了十年

是我害了厂里的那些人,老徐输光了内退补偿,老了还出去打工。唐会计挪用公款买码,被辞退了,你们数学老师张老师,算码把脑子都

一家三代的20年

我想到了1978年的秋天,年轻的爷爷独身一人站在城市的街道上时,风应该和此时一样清凉,他也应该可以明白此时我的所想。

方便面的料包,青春的调味剂

如今,再去追忆往昔岁月,也不过是方便面一样的人生,愿景、梦想与欲望如同配料,整包加入,不过是掩饰生活本身的粗砺与平庸而已

我的工作,是一名游戏托

你们良心也不用有什么过不去的,那些人要是不对异性产生某些龌龊的想法,怎么会到游戏里充钱?你们也没拿着刀逼着他们,自己好面

越南工厂暴乱后的生死逃亡

这次排华游行很可能会越来越猛烈,在这里,阿才还能冒充一下越南人,但是我一张口,肯定会暴露。怎么办?

我们在墨西哥和彼此永别

“你们这次也未必走德州,那边这阵子执法比较严,也有可能去凤凰城,或者走海上去休斯顿。你们是不知道,每年这里有多少人跑进美

逃离斗狗厂的雪山骑手

那年冬天,他怀念去世的祖母,面对着村落里的老人们,拒绝了城里伙伴要他回去跑出租的邀请,又做起大家的骑手来。

靠一个假章撑起的行业

原来,公司所有的运作,其实只要自刻一个“工商信息博览编辑办公室”的印章就够了。所有的运作成本,除了跑业务,就只是一点印刷

知青子女回沪记

“假如嘲笑一个外地人能让你们感觉更好,让你们上海人更进步,你们尽可以嘲笑。看看你们考卷能领先我几分!”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