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没考上大学,我后悔了30年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断地悔恨,那些考上大学的同学,坐在温暖如春的办公室,写写材料,哪个的手指能有我这个德性?

40年前,我们与高考迎面相撞

在1978年的考场上,有15岁的少年,有3个孩子的父亲,也有怀着身孕的母亲。

高价收驾照分的黑幕

“我1次卖12分,他们代考包过,第二个星期我就能拿回驾证,又可以卖12分。每个月我来3次,在柜面签个字就能挣4500。”

14岁的贩毒少年

我知道,我们不能简单地要求一个处于叛逆期的孩子具有坚强的定力,在艰苦的环境中仍旧努力奋斗。这也是留守儿童普遍面临的现状。

村里那个嫁不出去的老米子

40年了,一个人从婴儿长成了嫁不出的老姑娘,一座土房子在大地上站得腰酸背疼,胸膛里装着的几个人,死的死了,老的老了,还有一

还好有你,我的鹦鹉

那天晚上,它径直爬上床头,将脑袋藏进背后的绒毛里,以一种守护者的姿态不太安稳地睡了。这个场景何其熟悉,从前那么多个夜晚,

1978穷村纪事

古大和潘四像两棵消息树,放学后,我背着书包走到院子的巷道口,如果望见他俩站在我家门口,就知道有干部或师傅到我家搭伙吃喝了

再见,我的柳飘飘

她初见我时,说我不像个做正事的人,像个骗子;第二次见面,她觉得我夸夸其谈不可信,不知道我究竟想玩什么把戏;在我承认自己是

再见,我的柳飘飘

她初见我时,说我不像个做正事的人,像个骗子;第二次见面,她觉得我夸夸其谈不可信,不知道我究竟想玩什么把戏;在我承认自己是

知青岁月里的红白玫瑰

“你复习考试的时候,你读书的时候,是阿春撑住了整个家。现在你日子好过了就想甩手走人?你读这几年书就光想着干这事了?”

抵达最危险一站

这趟航班分三段,北京飞巴黎、巴黎飞墨西哥城、墨西哥城飞伯利兹。按照他们的说法,现在我们正处于行程中最危险的一段——因为法

被黑社会押去领拆迁款的父子

“以后你也别叫我爸爸了,我本来就不是你亲爹,待会儿拆迁款拿到手,我们就去民政局,把这件事情就给了断了!”

人到中年,生活唯有忍耐

就像这个城市里许许多多没有一技之长、在底层讨生活的普通中年人一样,在忍耐中,还保存着自己的一丝盼望。

上海三代家味

“你和你爸的馋嘴啊,真的是一脉相承。”母亲笑眯眯地看着我,“从你祖父开始,便是一模一样。一传就三代。”父亲不满地瞟了母亲

赌上半辈子,总算熬成了北京人

这些年陈进在外头晃晃悠悠,她从来不敢提离婚,这么大个城市,她已经不如年轻时那样光彩照人,一个鬓角上已经开始长白头发的外地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