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大国小民

大国小民

【主持人】沈燕妮
你我是时代的人质,但也是历史的创造者。欢迎读者来稿 thelivings@vip.163.com

3个儿子,怎么都不管娘

村里那位住危房的阿婆去世了,听说,她的葬礼很是风光,但3个儿子连眼泪都没流一滴……

被时代抛弃的体育老师

在体育课走向衰微时,自己又在考场上被心爱的学生大庭广众之下揭发作弊的技巧,不知老邓会不会就此明白:时代,真的已经不同了。

葱煎饼在天上,母亲在梦里

幼时,我总是不断地试探着母亲的底线,提一两个小小的要求——而葱煎饼,是一个永远不过分的选项。

一间小书店的反复死亡

因为学校后勤部门的摇摆,他的小书店多活了一年;但因为想多赚点钱,“清仓打折”似乎又变成了一场情怀消费的欺骗。但没有人知道

我的孩子,成了班主任的人质

从开店那天起,朱老师就三不五时地找我推销保健品,后来家长们在闲谈时纷纷表示也收到过类似信息,但大家也只是私下发发牢骚。

走着走着,我们的婚姻就到了头

他俩如同两条相交线,顺着各自的轨迹慢慢靠拢,组成一个家庭。而对生活的不同态度,不断地撑大着两条线之间的距离。

我亲历的一桩儿童拐卖案

大年初一,孩子正身穿新衣新裤,满院子蹦蹦跳跳,小朋两口子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一家人甜甜蜜蜜。说什么我都想不到,这个孩子竟

19岁,只想带着我的文身去远行

李东翔唯一能掌控的,似乎只剩下手上的那处文身。关于未来和理想,他只能继续寻找。

海外工地十五年

毫不知情的我,一怒之下把总经理做物资部主任的侄子给裁了。

死于内斗的民间体育协会

我们大多数人来打球就是为了锻炼身体,老李却始终热衷于以协会的名义,大操大办地打民间比赛,争名次、出风头、拉人脉,慷协会之

全年无休的临时工

工作一辈子,没有一天休息日,银行里的郝师傅就这样兢兢业业地干了20年。起初我以为,或许是因为这份工作能让他撑起一个经济尚在

月嫂回忆录

“我们一年不知道照顾了多少别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却连有没有吃饱都不知道。”

回村致富的贫困村大学生

你叔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念了那个狗屁大学!你叔不念大学,就会安安分分、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就不会见天去想那些没影子

甩掉这个巨婴,她用了半辈子

“他骂你两句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看你爸骂我,我笑笑不是什么事也没有了嘛。”娴芳本以为同为女人的婆婆,应该会给她主持公道。

横跨45年的无望之爱

世间相爱又不得见之人,莫过于牛郎织女。但大舅和林姨,就一起生活在这小小的校园内,却一年也难得见上几面,即使见到了,也不能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