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脑教育”大起底

2019-12-07 11:21:26
9.12.D
0人评论

今年下半年,我入职新公司,担任商学院部门的负责人。有天休息间隙,我对同事们说,“看大家学习辛苦,我给你们介绍下量子波动速读法吧,我之前是做全脑教育的,稍微懂一点这些东西。”

同事们一个个露出看外星人一般的眼神——“什么是全脑教育?”

“你们知道,人的大脑里有第三只眼,也就是松果体。古人所谓的开天眼,说的就是这个。如果能够合理地开发,不仅能够做到蒙眼识物,看书一目十行且过目不忘,更能够通观过去和未来,达到本具自足的圆满境界!”

“你可拉倒吧哈哈。”同事们纷纷笑道。

“不信是吧?我现在就给你演示!”

我随手拿起一个勺子,用面巾纸擦了擦,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勺子背面贴在鼻梁上,再轻轻把手拿开,勺子一下就“粘”在了我脸上。

“这有啥的?我也能行。”招商经理拿过勺子,就往鼻梁上贴,结果试了几次,全掉了下来。

“你刚才肯定是动手脚了,”招商经理说,“或者你有什么秘诀?”

“来,我给你亲自指导,大家都不要说话啊。”我故弄玄虚,抽一张纸巾,把勺子擦了擦,放到她眉心前,轻声说,“现在听我的,轻轻的呼吸,把身体调整到一个放松的状态,提升自己的专注力,用心去感受……你是不是觉得,眉心中间有某种感觉?好像是某种波动?”

“诶,好像还真是……”

“好的,继续提升你的专注力,把你的意念集中在额头上,让你的脑电波在额头前形成一个磁场,调整你的呼吸,3……2……1……”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着我们两个,我松开手,勺子稳稳地“粘”在她头上。

“不是,这个怎么……”招商经理刚开口,勺子“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看,现在你的专注力分散,磁场也就消失了。”我弯腰捡起勺子,“你们谁还想试试?不难的,要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能力,只是被应试教育给埋没了而已。”

我又“指导”了几个人,大家渐渐都掌握了,哄笑着散了,只有招商经理留下,悄声道:“这个……是假的吧?”

我语气一转:“那些垃圾资金盘常说的是什么?要先相信,才能看见。你现在都已经看见了,难道还不相信?”

“那网上这么多新闻,说你这东西是骗局……”

“很简单。现在社会上各种教育机构鱼龙混杂,一些行业规范还不完善,难免会有一些无良机构打着全脑教育的旗号招摇撞骗。这是所有创新产业都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

招商经理虽然面带疑惑,但也频频点起头来。

“哈哈,我开玩笑的!你还真信了?”我拍着招商经理肩膀,笑笑说,“要是这是真的,发现的人至少该得个诺贝尔奖,还用我给你们讲?再说了,要是这事儿真靠谱,我干嘛从上家公司离职?”

1

2017年底,我刚过24岁,因所在的创业公司的老板常常一个月换两三个项目,着实让我们不堪重负,便辞了职。

过完年,我在网上找工作,没刷几屏,便看到X教育集团正在招聘“品牌部文案策划”,双休朝9晚6,底薪5000加提成,而且办公地址与我的住处只隔一条马路,完全可以做到“把手机伸到窗外就可以钉钉打卡”。我毫不犹豫就投了简历,上午投完,下午就收到了面试通知。

公司规模不小,办公楼上下两层。接待台后的展示墙上,从“央视展播品牌”到“中国驰名商标”一应俱全,还有各种奖状以及董事长的题字——“自利利他,利他则久”(原句是“自利则生,利他则久”,此为董事长的“创意”)。公司内部则是传统格子间的布置,很多员工坐在里面打电话,走廊上贴满了各式打鸡血的口号。

在洽谈室里,HR了解完我的基本情况后,便让我等品牌部负责人来。没多久,一位30来岁、面容和善的女性推门而入,自称小罗姐,言语十分温柔,“你觉得文案策划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讲故事。”我说。

小罗姐微微点头,笑道,“那如何讲故事呢?”

“就两个字——诱惑。”我答得笃定。

小罗姐先一愣,随后点点头,再聊了一会儿,便加了我微信,说她要回去看看我之前做的策划,然后让我在这里等招商总监。不一会儿,一个瘦瘦高高、很有亲和力的中年男人又走了进来,“我看了简历,你此前没接触过教育行业,到我们这里算是转行,对自己有信心吗?”

“有,因为招商的本质就是可以做到高效复制。复制得越好,公司也就做得越大。”这是先前那份工作给我最大的启示,“我看咱公司还蛮有实力的,全国的加盟店有……”

“530多家。”副总监赶紧补充道。

“嗯嗯,这说明公司的模式很容易复制。我很好学,应该很快能上手。当然了,您要是能点拨点拨我,就更好了。”我认真表态。

副总监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当天晚上,我便收到Offer,明天就入职。

公司的品牌部隶属于招商部,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满足招商的需求——吸引加盟商、成交加盟商、服务加盟商。

在我加入前,公司品牌部只有3人——小罗姐负责做图,张哥负责摄影摄像、剪视频,小新负责公司公众号运营。而我的工作,则是负责“文字输血”,给小罗姐的海报和宣传图设计文案,给张哥的视频做配音稿,给小新的公众号写公司的通稿。

虽然是负责公司宣传,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弄明白公司所经营的“全脑教育”课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听起来很滑稽,但对于我们这一行的营销来说,其实是常态——所谓讲故事的“诱惑”之道,不过就是把对方想看的东西,最大限度地展现给对方看,但要把“关键部位”遮盖住——家长想要的是孩子能快速提升成绩,于是我们就写各种孩子学了全脑教育后提升成绩的故事。加盟商想要的是钱,于是我们就写各种落魄老板转行做了全脑教育后发财致富的故事。至于这东西“关键部位”是怎么回事,背后究竟有什么原理,我们写文案的人,根本无需了解。反正,受到诱惑的家长和加盟商会拨打招商经理的电话,谜底自然就能揭开。

除此之外,我很快又解锁了一项重要技能——政策解读——就是在网上找一些官方新闻,断章取义地截出来,再用能自圆其说的逻辑串成线,最后得出一个统一的结论:我们的项目是“符合社会发展趋势”的。

比如,我看到当地一家媒体的新闻上说,少年宫开设的“感统训练”课程非常火,家长连夜排队。我想起公司也有一个“HSP高感知”的课程。我其实并不清楚这两者有什么共通之处,甚至根本不知道它们到底在讲什么,但既然都有一个“感”字,那就当两者是一回事好了。于是,宣传文案就是——“何必连夜去少年宫排大队?来XXX全脑训练中心,XXX专注提升孩子感知力、记忆力、创造力15年,成就普通孩子的天才梦!”结尾处,再来一波所谓“使命感召”,打打爱国牌,比如当下国际竞争激烈,需要“高情商、高智商、极富创造力的综合型人才,才能让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等等。

小新把这篇稿子发在公众号上后,招商部的副总看了十分喜欢,还花大价钱去当地官方媒体买了通稿,大肆宣传了一番。

2

此番宣传后,副总让我把“政策解读的几项原则”总结一下,做成PPT课件,以丰富销售话术。在被安排去参加了“XX智慧商学院”两天一夜的“超级演说家”培训后——还有模有样地给了我个结业证书——我就被安排去当讲师,给销售做培训了。

一直以来,公司都有一个专门的“讲师课程组”,平日负责开发五花八门的课程、给销售提供课程卖点、以及给加盟商进行课程培训。专业讲师一般得是外表姣好、口才一流的人才能胜任,但也因要求高,总部近百人的团队,也只有四五个讲师。而他们中大多数人都被几个大加盟商花钱“借走”,去各地帮忙招生了——一个优秀的讲师可以让报名人数翻倍——总部自然乐见其成,但这就导致讲师严重稀缺,大概也是副总让我一个做文案的赶鸭子上架的原因吧。

销售培训讲了一段时日,副总又跟我说:“现在我们很多讲师都在外面跑,你销售培训能讲,你去做课程培训也没问题吧?”

我先是答应了下来,但转念一想,自己还从来没接触过机构的课程。销售技巧不过是编编故事,讲讲套路,能结合公司现状自圆其说就可以了。可是课程培训,应该需要些专业能力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副总连连摆手,“一个人只要有初中文化水平,不痴不傻,一周就能学会。你这么聪明,就更没问题了,你让花花给你‘复制’一下。”

花花是我们的教学总监,也就是课程组的负责人。按道理,讲师都隶属于课程组,是需要“开发新课程”、然后做成PPT供所有课程使用的。不过他们成天满世界飞,哪有这个空闲。

有段时间,我看到小罗姐不做图时,就会拿出一本“全脑教育”主题的书,把里面的内容敲进Word里,如果有插图,就上网找类似的图片贴上。我问小罗姐这是干嘛,小罗姐便说:“做教材啊。”

“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抄?连图都不换一下?”

小罗姐苦笑道,书是一位讲师临出差前给小罗姐的,说书里的内容就是“新课程”,让小罗姐帮他做成课件,向来不太会拒绝人的小罗姐便答应了——最后,39块8的一本书,内容抄下来,图片改一改,就是39800元的核心课程了。

继续深入,我才明白,公司课程多是一些形而上、不好直接做出判断的课程,比如感知力、专注力、记忆力提升等。而像速读、作文、珠心算和编程,开会时大家都说想做,但也一直都没提上日程,原因便只有一个——不易于复制。

有一次我们开校长培训,来了一位某加盟校区的校长,50多岁的中年人,不仅不会讲普通话,甚至连字也不认得几个,校区投资人专门对我说:“你们好好教一教,我的这个兄弟小学还没毕业。”

我说:“X总,这个确实不行啊,还是得需要一点文化水平的。”

“文化水平不重要,”投资人大手一挥,“最重要的,是忠诚!这是我当年一起长大的兄弟,没有人比他更忠诚了。”

如此,“易于复制”的必要性可见一斑。而在这一点,最好做的就是“HSP高感知”,也就是网络上臭名昭著的“蒙眼识物”课程了。

据我所知,其他机构通常会在戴眼罩的方式上下功夫,比如故意在眼罩下面留一条缝,孩子们便可以偷看,这就相当于跟孩子一起骗家长。然而,这样简单粗暴的方法,其实是很难“复制”的。比如说,眼罩一旦没戴好怎么办?孩子不配合怎么办?孩子一开始在配合、到后面又不配合怎么办?甚至还需要主持人现场做一些轻度的催眠。

而在我们机构,是将不同的色卡做出不同的手感,或者在不同的色卡上留下比较淡的气味,让孩子用嗅觉去分辨。这样就很易于复制了,不论是谁,学两次也就会了。这样设计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两头都说得通”,拆不穿就往HSP高感知、特异功能方面去渲染;拆穿了,也还是可以说成是一种提升感知力的训练手段。

——这全都是花花设计的。

当我夸她“别出心裁”时,花花却一脸严肃地说:“你这是在说公司的课程是骗人的吗?这个东西本来就是真的。”

我一度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以为这家公司的所有人都是奔着“钱”去的,至于这些所谓的“全脑教育”可不可信,没人去深究。可后来我才从老同事那里得知,公司的董事长本人十分沉迷特异功能,还说这不值得大惊小怪,“乔布斯不是也信什么自然疗法,得了癌症不吃药不化疗么?”而下面拿钱办事的人,更是有人真信、有人佯装。

看着花花的表情,我实在分不清她是真是假。而对于我做讲师这件事,花花也很不满意,总说我在台上“乱讲”,根本“没有用真心”。我也委屈,原本这种内训活动,公司就不看中,毕竟内训的听众要么是自己人、要么是已经交过费的加盟商。而对外的销售讲演活动才是公司最在意的,因为那才是能直接来钱的活儿。

后来,我也去了几次对外销售演讲,才算进一步了解了这门生意更深的“奥秘”。

3

相较于内训,对外的销售讲演活动更像是一场表演,一般分为招商型和招生型。

招商型的演讲大多数是由总部牵头,目标是拉入新的加盟商。严格地讲,我们这种公司是没有招商加盟资质的,跟加盟商签的是“技术转让”合同,即转让“商标和课程”。加盟标准分4种店型,9到28万不等,其实就是4种课程组合,最后,再附赠给加盟商一份CAD(装修平面图)。

这种演讲被我们戏称为 “传销大会”,一般会场都会设置到酒店里,富丽堂皇,豪车美女一应俱全,专戳中年男性的痛点。

会前,我们通过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广收集客户留下的电话,招商经理再逐一邀约。当然,每次邀约的效果不尽相同,客户也会时常放我们鸽子。有时候一场招商会,可能只有十来个客户到访。这种情况,就需要我们员工登场了,我们管这个叫做“复盘”,通俗地讲就是“托”。最夸张的一次,全场50个人,只有3个真实客户,剩下的都是我们员工及亲朋好友。

所有的“复盘”都会统一安排好,什么时候鼓掌,什么时候提问,什么时候上台“签假单”。员工假扮的“托”,还会跟真客户套近乎,做做促成。用副总的话说:“他妈的,十来个人对付两三个,吃也给他吃掉了!”

而招生型的活动,则多由加盟商牵头,一般挑周末在商场举行。其丰富的游戏环节,总会吸引不少带孩子逛街的家长路过现场时驻足围观,这时销售人员便会推出一些优惠课程。对于有背景的加盟校区,会直接把招生活动开到学校里,资源更好的甚至还能跟当地官方联名搞活动——我们管这种形式叫“上达天听”。

无论是“传销大会”,还是“上达天听”,销售讲演的模式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在人员安排上,大概分为主持人、主讲人和“复盘”。主持人就是我们的讲师,负责控场,介绍一些全脑教育的理论基础和历史,最后还会涉及一些大趋势和大背景,也就是我的“政策解读”。

“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钱学森的时,钱老发出了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其实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中国传统的应试教育,极大地打压了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与高情商、高智商、极具创造力的国际人才标准极不相符。

“我们都知道,人的大脑分为左脑和右脑,根据美国科学家斯佩里的脑分工理论,左脑负责文字、推理、数字计算,是学术脑;右脑负责想象、感知、创造,是艺术脑。而当今中国的传统应试教育,更着重于孩子的左脑,却忽视了右脑。

“根据科学机构研究,右脑的记忆力、感知力,是左脑的100万倍,如果能合理地运用右脑,开发右脑,不仅能够促进孩子的全面发展,更能够激发孩子被埋藏的潜能,让孩子创造出不可思议的奇迹!而全脑教育,就是运用国际先进的脑开发手段,帮助孩子唤醒右脑、使用右脑、开发右脑,让孩子成就更好的自己,成为自我命运的掌控者,家族使命的继承者,美好未来的开创者!”

这些理论,我讲起来干瘪无趣,可一到专业的讲师口中,立刻变得生机勃勃,还颇为煽情。对此,花花不屑地告诉我说:“就是因为你的起心动念,只有挣钱。”这也是她之前说我“没真心”的原因,“我们讲师的起心动念,是基于大爱的分享,是要把这种好的东西,分享给那些需要的人!”听花花这么说,我一时语塞。

而所有活动的重头戏,就是让“明星学员”上台表演“绝活”——也就是蒙眼识色。

孩子上台后,讲师会对其进行采访,比如 “学了课程有什么变化?”、“对学习有哪些帮助”等等。这些问题都有标准答案,要是孩子答不上来,主讲人会代答一下。

随后就是演示环节,孩子戴上眼罩,运用“早已烂熟于心”的原理,把一堆不同颜色混合的牌,左右分成两堆,扔得啪啪作响。这种在常人看来魔术一般的“特异功能”,自然有很好的舞台效果。

展示结束后,我们的“复盘”就会跳出来,抢着要成交。再加上讲师的烘托,争相抢购的氛围就起来了。

起初我也会想,现场的观众真的这么容易就相信了吗?但事实上,公司根本不会关心这个问题。

“高手造场,普通人入场,小人砸场”——在被营造得如此高大上的“场”(氛围)里,即便有90%的人都不相信,也都会秉承着“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就算不认同,也只会默默走掉,绝不会跳上去砸场。只要是剩下的,就是我们的目标客户了。

当然,这目标客户也不是人人都会成交,不然我们早就像招商手册里说的那样,在港股上市了。他们之所以留下,有兴趣,也会有质疑——

大多数目标客户都会在手机上先自行搜索一下,这就正中我们的下怀了。比如,在搜索栏里打出“蒙眼识字”,得到的结果是这样:

“全脑教育”大起底

随便打开一条,比如“蒙眼识色卡骗局大揭底”,除一两条新闻外,就都是广告了。

某搜索网站“全脑教育骗局”搜索结果(作者供图)某搜索网站“全脑教育骗局”搜索结果(作者供图)

在搜索网站“竞价排名”的帮助下,但凡跟“全脑教育”相关、带“骗局”字样的,排在前面的搜索结果基本都是广告。单是我们公司,每个月在搜索引擎推广上的费用,就有十多万。

当然,我们偶尔也会买一些竞品被罚的通稿。最终,公司招商会、互联网信息和意向客户,也组成了一个大型的ABC谈判模型,成交率跟着就上来了。

4

除了花钱就能解决的问题外,整个行业还在提一个“顶层设计”的概念。

在我供职的那段时间,行业里最常讲的一句话就是:“规范市场,整治乱象,建立全脑教育行业标准”。但问题是谁来规范,谁来整治,又由谁来建立呢?

像全脑教育中的很多理论和概念,本就是行内人为了“发掘需求”自己发明出来的。那么既然是自己发明的,规则就由自己来制定好了。

在其他品类的培训中,最后的培训结果都会对应到某种考试里得到检验:艺术类培训有考级和艺考,英语培训有雅思托福,文化课更不用说,期中期末成绩就见分晓。但全脑教育则完全没有相关考试作为束缚。大脑怎样算是被“开启”,潜能怎么就被“激发”,生命如何算是“觉醒”——所有标准都是自己定的,只要话术到位,能圆回来就行。

至于应试成绩提不上来,也有相应的话术:“全脑教育提升的是孩子的综合能力,是素质教育,而非现在死板的应试教育。孩子的感知力、创造力,都是应试教育所忽视的,至于情商和灵商(作为从业人员,我至今也没搞懂这个‘灵商’究竟是什么)更不会体现在成绩里。”

反正最后都可以甩锅——“这不是机构的问题,而是中国教育制度的问题”。

同理,在面对负面新闻报道时,也可以用同样的逻辑:“这是一些不规范机构走了歪路,在夸大宣传,而我们是正规机构。”这就跟权健说,“别人是非法传销,我们是正规传销”的逻辑是一样的。

当然了,总是自说自话总是不够的,我们也需要权威机构的背书,除了断章取义的新闻报道外,还有这样一套打法,做得好,甚至还能从中捞一笔:

比如一个或者几个机构联合起来,注册一个某某研究院(有限公司)——多是在香港注册——随后通过这个公司制作网站,再以研究院的名义组织培训和考试,给加盟商们发证书奖牌等等。更狠一点的,可能还会让加盟商出钱来买。

“全脑教育”大起底

“全脑教育评定机构”简介(网络图)“全脑教育评定机构”简介(网络图)

原本,我们公司也想在香港注册一个“研究院”,奈何被第三方公司坑了,牌照迟迟没有办下来。

后来,还有加盟商在酒桌上问,我们为什么没有“研究院”,副总就大手一挥,把这个“借壳立威”的套路讲了一遍,最后还总结说:“都是些自说自话,花里胡哨的东西,没什么鸟用的。咱们就踏踏实实,低调挣钱好了!”

副总这句话对不对暂且不论,但想方设法让加盟商赚钱的心,对方是真体会到了。毕竟,加入进来的加盟商,多半是觉得这桩买卖有利可图。就像为何传销屡禁不绝,因为参与者都认为,只要运营得当,完全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盈利,用我们的话说,这叫“出局”。

我所知道的最快“出局”的校区,只用了1个月。

这是一家东北校区,当时只选做了最便宜的9万套餐,套餐里只有“HSP超感知”以及快速记忆两门核心课程。签约半个月后,校区打来电话,说需要总部给老师做培训。总部培训都是免费的,食宿自理,但只有凑齐20人才会开课,我们告知对方后,对方却说:“我这边有50位老师。”

一般一个校区,3至5名老师就足够了,10名老师以上的就是超级校区了,找50个老师,这是要干什么呢?

总部也很迷惑,便派了3名讲师过去。1周后,3个人回来,惊叹道,“我的天!哪里是50个,是150个!你知道他们怎么搞吗?咱们的培训,人家反手给搞成了3天2夜9800元的有偿培训,一下就是147万。”

算上给我们的加盟费9万,哪怕他们包吃住、投广告,怎么也能挣100万了。我立刻把该校区的情况汇报给了副总,副总只是笑笑,“挺好的,这说明咱们课程质量确实不错,这件事以后做成交的时候,可以私下里跟客户讲讲。”——毕竟,加盟商里还有一半在赔钱,大肆宣传也会引发这些加盟商的不满,再说媒体还得看紧点。

5

然而,就是为了预防被媒体盯上而做的改革,却成为我们公司的“挽歌”。在媒体大量曝光“假全脑教育”的“不规范行为”前,公司已经预见到了这些比较“玄”的课程,到后面早晚要出事。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教学总监花花就开始准备着手推行一系列改革,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弱化HSP高感知,也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蒙眼识字”、松果体开发等,将它们作为一种“训练手段”,而非最后要达成的效果。

很快,新课程教研组建立了起来,新来的讲师都是带着教材来的,Logo一改,PPT一做,课程又有了——最近比较火的,就是教小朋友手舞足蹈做数学题的“珠心算”。

新课程出现后,最令人头疼的一点是:这些零散的课程,跟“全脑开发”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我们(主要是我)编出一堆话术,跟全脑扯上了联系。那有这些课程的机构,岂不是都可以挂上“全脑教育”的招牌?我们的竞争力又在哪里呢?

所以,新课程在内部的推行也困难重重。更要命的是,尽管内部强调过很多次,新课程需保密,然而招商经理们为了跟加盟商拉近关系,仍然私自把消息放了出去。结果可想而知,讲师本来就少,全国几百家加盟分校都吵着要总部给他们做新课程培训。

后来,我们勉强组织了一次演说课的培训,效果奇差无比,用讲师的话说:“来培训的人普通话都说不清楚,一个礼拜能教出个啥?”

说到底,还是不好复制。后来花花提出了三点,让加盟商们加钱、换人、给时间,而加盟商却勃然大怒:“我知道你们是要收韭菜,但你们这收得也太狠了一点吧?你也知道我们校区现在在赔钱。”

最后都是不欢而散。

而就在我们“内调”紊乱之时,对外也遭遇了惨败。

当时我们招商部门的计划是,以温州直营校为大本营,攻下福建,向广东进军——那里有我们南方市场的最大劲敌。而就在那段时间,我们的竞争对手正好因为“玄”课程招惹到了媒体,可谓是天赐良机。

然而,加盟商来考察时,却对我们不甚满意——理由恰恰是,那些被我们弱化的“玄”课程,怎么都没有了——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加盟商还问,“有没有那种把汉字卡夹在腋下,就能判断出是什么字的课程?”我们说没有,他就又让我们找几个学员展示蒙眼识字,我们解释所以要弱化的原因,说到一半,对方就不耐烦地说:“x院教授都证明这是有效果的,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宣传?我看你们是没这个技术吧?”

更有甚者,直接说我们是骗子——打着全脑教育的招牌,不做全脑教育该办的事儿。公司顿时陷入了巨大的信任危机当中,新的加盟商招揽不来,而旧的加盟商,又吵着要解约。

对于这场危机,老板的总结是:“我们预见到了将来的危机,着手去解决危机,结果陷入了更大的危机”。而董事会则提出,造成今天局面的结果,主因就在于公司决策层过于“异想天开”,只在乎自己的主观演绎,却忽视了当下商业社会发展的真实情况——拥抱互联网。

6

2019年初的年会上,大家都在纠结,到底该怎么“拥抱互联网”。

花花坚持要转型,哪怕成本高,哪怕有加盟商解约,也要把新课程推出来,不然公司做不久。而在她眼里,我大概就是个“搞传销”的,“归根到底就是要拉人头。”

我则认为:“公司之所以能够做到现在,就是商业模式很简单,加盟商可以直接复制。逻辑不是从钱到课程,而是从钱再到钱,这个东西才能玩下去,课程只是个幌子而已。”

大家越吵越激烈,我最后甚至说,“如果咱们公司倒了,你要负主要责任!”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一是花花哭了,二是我在想,是不是自己真的已经变得毫无底线了?

春节后,大家还是没想出到底该怎么“拥抱互联网”。于是第三方策划机构介入,我们砍掉了新增加的课程部门,又拿出了曾经被否决掉的“阿尔法脑波音乐耳机”方案,建立了“九级八阶分销制”的社交新零售方案——第三方当时信誓旦旦地说,他们就分销层级的问题咨询过工商,得到的答复是 “现在没问题”。同时,公司还搞出了一套区块链虚拟币系统。

“6万变10万算什么呢?6个亿变成10个亿,这才叫创业啊!”第三方对我如是说。

可这不就是赤裸裸的传销嘛?比起“自视清高”的花花,我以为自己已经很“没底线”了,而和第三方接触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有这么一大批人,脑子里根本就不存在“底线”这二字。

然而,在董事会仍然还在争论未来的方向时,董事长因其名下的其他业务投资失利,损失惨重,引发了董事会震荡,大批股东纷纷出走。很快,公司资金链断裂,连工资都拖拖欠欠。而我们这些没有买“原始股”上船(公司并没上市,只是告诉员工提前买原始股,往后收益翻倍)、用老板的话说都是“穷人思维”根深蒂固的打工者,则纷纷选择离职。

5月底,花花第一个离职,给我留下了这样一张“感谢你一路支持”的便条。很快,我也走了。

后记

后来,我也给新公司的招商经理讲了我在“全脑教育”的工作经历,我问他,“你觉得我刚才说的这些,是不是在干坏事?”

“对啊!难道你不觉得?”招商经理问。

我摇摇头,“当然是坏事。可那时候身处其中,我自己却为什么总会情不自禁地洋洋得意起来呢?”

“那……那个勺子到底怎么解释?”

“哪有什么磁场,只不过是摩擦力而已!”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VCG